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锦思 > [转载]别拿官方来说事儿

[转载]别拿官方来说事儿

原文地址:别拿官方来说事儿 作者: 史义军

别拿官方来说事儿

史义军

 [转载]别拿官方来说事儿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周长庆、张颖在其文章《“抗战第一大捷”并非“抗日神剧”》中说“一些曾被‘抗日神剧’雷翻了的读者,其做事认真、敢于质疑的态度无可厚非,但也有一些人估计连文章都没有读完,就以‘逢官方必讥讽’、‘逢抗战必质疑’的态度胡乱发声,低估了中国军民抗日勇气、信心,对历史和先烈毫不尊重”。

到底是谁“胡乱发声”,估计不用我说了。但我要说的是你们胡乱发声之后,俨然代表官方,或者说以官方自居。请问你们是代表官方政府呢?还是代表官方研究机构呢?你们在新华每日电讯和《国际先驱导报》上的文章,是代表那个官方,是地方呢,还是中央呢?请你们说清楚为好。

你们以新华社记者的身份发表的两篇神文本身就不是什么学术文章,只是信口开河的“胡乱发声”,对于这种“胡乱发声”我们质疑不对吗?对于你们这样的所谓“官方”发布的虚假消息,不仅我们可以质疑,真正的官方研究机构如中国社科院、中央党史研究室、军事科学院、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都可以质疑。请你们问一问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和军事科学院,张量同志、彭训厚同志能代表各自单位出来发声吗?他们在你们的神文中说话,恐怕只代表他们自己的意见,如果说他们代表抗日战争纪念馆和军事科学院发声,那我们完全可以质疑这两个研究机构的科研水平。

从这一点上来说,这两个单位应该出来说话。张量、彭训厚的胡乱发声已经严重地损害了这两个单位的学术形象。

据说李丹刚、李刚著,华文出版社出版的《中国抗日战争镜泊湖大捷之谜》一书也是经这两位专家力荐出版的,张量在该书第97页说“考察战史,不能建立在信与不信上,重要的是‘真与不真’。如果证据证明战果为‘真’,数字无论多么惊人我们都得信;如果没有证据证明为‘真’,或有证据证明为‘假’,无论数字缩到多么少我们也不能信”。

张量先生说的很好,信与不信关键看证据。估计张量和彭训厚先生没有看到王锦思、张彦夫、瀚海存真等网友提供的证据,就开始为两位作者背书,张量在《中国抗日战争镜泊湖大捷之谜》一书的序言中说“本书的特色,是坚持用有效证据说话,每个立论都建立在两个以上可靠的证据的基础上,依靠基于证据的推理和证实推理的证据,逐步破解历史谜团”。

那我要问一问张量研究员,补充团所打击的日军到底是哪支部队,你们搞清楚了吗?天野是死是活你们搞清楚了吗?日军烧毁的枪支是日军自己的枪支,还是救国军的枪支,你们搞清楚了吗?《过去的年代》一书可信吗?

《中国抗日战争镜泊湖大捷之谜》通篇用伤亡统计法,这本身就是文字游戏。如145页中有这样一段话“关于日军的伤亡,日军陆军省193266日发表战报,声称‘9.18’以来伤亡不过4000,隔年又说死亡1000。”这话一点都不矛盾,作者连“伤亡”和“死亡”都搞不清楚,引用这句话意在说明日军在缩小死亡数字,真是弄巧成拙。

墙缝战斗到底日军死了多少人,已经很清楚了,不到20人,这就是新华社记胡乱发声的抗战第一大捷吗?你们还敢说你们是代表官方吗?这简直是在开国际玩笑。而且你们还在到处放风说中央领导对你们的文章有批示,请把批示亮出来,让我们来看一看,中央领导怎么没有征询有关研究机构啊!是不是你们假传圣旨啊!是不是你们在欺骗中央领导啊,好让中央领导在国际上出丑吗?

学术问题不是官方说了算,也不是领导说了算,是证据说了算,是专家依据“有效证据”的研究结果说了算。正如张量研究员所说:“不能建立在信与不信上,重要的是‘真与不真’”。基于此,我们的质疑错了吗?

周长庆、张颖同志,请不要拿“官方”来说事儿,请你们主动站出来给网友们道一声歉,就说“‘逢官方必讥讽’、‘逢抗战必质疑’的态度胡乱发声,低估了中国军民抗日勇气、信心,对历史和先烈毫不尊重”这句话我们说错了。

只有这样,我们才可以原谅你们。

你们这种为学为文的态度“才是对历史和先烈毫不尊重”。

请你们三思。

在此也提醒你们一句,官方很重视的庆典就要拉开帷幕了,请别利用新华社的大牌子再给官方添乱了,说一句不好听的话,吹大牛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0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