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锦思 > [转载]《国际先驱导报》上的又一篇抗日神文

[转载]《国际先驱导报》上的又一篇抗日神文

《国际先驱导报》上的又一篇抗日神文

史义军

[转载]《国际先驱导报》上的又一篇抗日神文

[转载]《国际先驱导报》上的又一篇抗日神文
王锦思提供的证据,该书有详细的日军死亡人员名录。
[转载]《国际先驱导报》上的又一篇抗日神文
此图为博友瀚海存真提供,1932年3月日军在烧毁救国军的枪支。

如果不是博友相告,我还真不知道有这么一份报纸《国际先驱导报》,我还真不知道周长庆、张颖写的《“抗战第一大捷”并非“抗日神剧”》的神文。

这两位作者是那么坚信墙缝一战700人消灭日军3500人,我方只牺牲7人;这两位作者是那么坚信“镜泊湖连环战”是东北乃至全国的“抗战第一大捷”,意义堪比5年后的“平型关大捷”。

文章说:“一些曾被‘抗日神剧’雷翻了的读者,其做事认真、敢于质疑的态度无可厚非,但也有一些人估计连文章都没有读完,就以‘逢官方必讥讽’、‘逢抗战必质疑’的态度胡乱发声,低估了中国军民抗日勇气、信心,对历史和先烈毫不尊重。”

读此神文,我真不知道是我的脑子进水了,还是两位作者的脑子进水了。明明两位作者在搞抗战神话,却讽刺拿出了证据质疑墙缝神话的博友是被“抗日神剧”雷翻了。而且上纲上线说什么博友的质疑是“低估了中国军民抗日勇气、信心,对历史和先烈毫不尊重”。这真是猪八戒照镜子倒打一耙。按照两位作者的逻辑,你们应该去谴责普京才是,普京在今年莫斯科红场上的阅兵根本就没提中国军队在反法西斯战争中做出的贡献,反而感激、感谢美英法等盟国,而且对印度士兵都大加赞扬。按照两位作者的逻辑,凡是造假编神话的都是对先烈的尊重,凡是实事求是记述抗战历史的都是对先烈的不尊重。他们心目中的先烈就是李延禄。

李延禄是东北抗日联军创始人之一,历史给予他的尊重够多了。但他早年间为了宣传东北抗联最弱的一个军——第四军说的那些夸大其实的战绩,早有专家予以纠正。

李老去世后,其后人不能正确对待老人家的历史贡献,把当年夸大的战绩又搬了出来,莫名其妙地搞了一个什么“侦探组”,侦探出一个所谓的墙缝神话。这样做除了欺世盗名,还有什么呢?

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东北抗日联军斗争史》第76页说“日军在和义勇军的战斗中,究竟死伤多少,这个数字是无法精确统计的。仅就日方片断记载提供的数据,1933103日《盛京时报》第一版报道:日方关于日中事件中的陆军死伤者人数,关东军战死将校99名;准士官以下1750名,共计战死1849名”。就算日军有瞒报行为,假如瞒报10倍,从1931年的九一八到193310月也不过死亡18490名。而且日军是面对30万之众的东北义勇军。一个墙缝,一个镜泊湖连环战就消灭了日军一个旅团,真不知道是谁的脑子进水了,是谁被抗日神剧雷翻了,是谁造假造的连自己都相信的五体投地了。

博友王锦思、张彦夫、瀚海存真已经拿出了相关的证据,对你们抗日神文中的所谓确凿证据给予了回应,你们怎么不出来说话了。一个打死日军不超过20人的战绩,被你们无限放大,说什么“此辉煌战果被湮灭在历史中80多年。相关人士经过多年发掘、考证和研究,证实了镜泊湖大捷的真实性。受访专家认为,‘镜泊湖连环战’是东北乃至全国的‘抗战第一大捷’意义堪比5年后的‘平型关大捷’”。

这里说的相关人士不就是李丹刚和李刚吗?不都是李延禄的亲属吗?夸耀自己的爷爷的辉煌战绩,用自己爷爷的辉煌战绩教育自己的后代,那是他们自己家的事情,但拿这些所谓的辉煌战绩来欺瞒世人,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东北抗日联军第四军在东北抗联战斗序列里从来就是一支最弱的部队,周保中如是说,冯仲云如是说,就连当年和李延禄关系比较密切的吴平(杨松)也是这么说。吴平起草的《中共驻东北代表给珠河党团委及三军负责同志信》中说“你们对于第四军李延禄的看法与我们完全不同,现在东北所成立的各军中,第四军虽为弱小部队,李延禄迄今仍在继续抗日,故不宜异端视之。” 瞧瞧,吴平都认为第四军为弱小部队,可是吴平当年怎么不知道李延禄指挥所部消灭了日军一个旅团啊?如果当年他知道700人在墙缝消灭日军3500人,他还会认为第四军是弱小部队吗?就是这么一个弱小部队的指挥者生生编造出了一个抗日神话,而且还有所谓的专家学者深信不疑。

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1987年出版的《东北抗日联军史料》一书转载了李延禄口述,他的女婿孙西林整理的《东北抗联四军介绍》,据说陈潭秋还帮助润色过。这篇文章介绍了很多战例,唯独没有墙缝及镜泊湖连环战,这么辉煌的战绩怎么不写呢?估计担心延安的那些老红军们不会相信吧?

《东北抗联四军介绍》一文在选入《东北抗日联军史料》一书中时,编写组的成员也太不给李延禄面子了,在团山子战役一节里李延禄说“我军完全胜利,敌死伤二百余人”。编写组人员偏偏作了个注释,说“据核实,本文所载敌伤亡数字多处有误,此役日伪军官兵死伤十余名”。“死伤十余名”,也可以理解为死1个人,伤10个人。也就是说《东北抗联四军介绍》一文中的战绩基本都是夸大的,都是几十倍夸大的。

就是这样经不起考证的战绩,上世纪九十年代出版的《东北抗日联军斗争史》一书还作为史料引用,甚至还把小说家言《过去的年代》也当史料引用,甚至还把造出来的一个国际主义战士“伊田助男”写进了权威史书中!

据说新一版《东北抗联史》就要出版了,但愿此书不要出现这种令人贻笑大方的事情来。

为了维护《东北抗联史》的严肃性,建议不要把所谓的“镜泊湖连环战”写进严肃的历史,就连什么备一说都不要有。那会让一贯造假的某些所谓专家,所谓的文史工作者和后代们暗自窃喜。他们不是以为报纸上登了,史书上写了他们就成功了吗?为了造假有人竟写信逼着有关部门把什么700人,消灭日军3500人写进正史。有关部门居然还把这无理要求备了一说写进了注释里。真是滑天下之大稽,难道我们的有关部门连自己起码的学术判断都没有吗?是就是,不是就不是,连一个并不难的判断都不能判断,想必今后要出版的所谓权威书籍的权威性就要大打折扣。

一个学术部门都如此,我们还有什么理由谴责那些不是搞历史研究的媒体记者呢?

中国抗日战争纪念馆的张量同志、军事科学院的彭训厚同志应为前不久新华社的乌龙稿件负责,你们应该出来说话,你们应该给读者一个交代,700人消灭日军3500人这样的神话你们咋就相信了,我想不至于吧?可看报纸我又不得不相信,新华社的记者白纸黑字写着“记者采访的十多个来自北京、吉林省、黑龙江省、辽宁省的官方和民间知情者、学者、专家,包括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研究员张量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研究员彭训厚等专家都表示,“镜泊湖连环战”是亲历者李延禄和知情人周保中、李范五、彭施鲁等东北抗日将士的共识。”

请问周保中是什么时候知道的消灭日军7000人的,那也是听李延禄说的。写入文章也是1960年以后的事情了。其实,周保中夸大战绩的事情也不少。

两位记者的文章还说“军事专家还特别指出,‘墙缝’和‘松乙沟’战斗打的都是‘神仙仗’,将天时、地利等自然条件化作优势巨大的作战资源,以弥补我方在人数、装备、训练和经验的劣势,从而以弱胜强。特别是‘墙缝’大捷,不但有修枪物证,有当事人、知情人的人证,还有战场所在地民众几代相传的口述传承、战场遗址的地形地貌等各类史料的支持。证据翔实完整,不容否定。”

估计这话是彭训厚同志说的,此话说的太有水平了,请问,那些枪是日本人烧的自己的枪,还是烧的救国军的枪?你看过日军死亡人员名单吗?真是打的“神仙仗”,你这句话概括得很到位!我等佩服之极,这就是一位专业军事专家说的话。

最后,我想问一问周长庆、张颖两位记者,到底是谁在“胡乱发声”,是谁在“‘逢官方必讥讽’、‘逢抗战必质疑’”,难道你们是官方研究机构吗?请你搞一个调查问卷,问一问中国近代史所、军事科学院、国防大学、中央党校、中央党史研究室的研究人员,他们会像彭训厚、张量那样为你们论证墙缝一战700人消灭日军3500人是真实的吗?你们是媒体,能代表官方,但代表不了学术研究机构和有良知的研究人员。你们的文章,也只是你们为新华社又增添一个供世人茶余饭后谈论的笑话而已。

0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