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锦思 > [转载]历史研究没有大题、小题之分

[转载]历史研究没有大题、小题之分

w我转了

历史研究没有大题、小题之分

史义军

 

近年来,我对中央党史研究室李忠杰同志主编的抗日战争时期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调研丛书提出批评,对黑龙江、吉林、辽宁党史研究机构的一些出版物提出批评,这一举动颇引起一些人的不快。甚至个别党史研究机构的官僚们认为老史的纠错之举是小题大做,这引起了我的思考。

何谓小题大做?小题大做,汉语成语,最早开始于明、清时代的科举考试中。在明清科考时,以《大学》、《中庸》、《论语》、《孟子》四部书中的文句命题,叫做“小题”;以《诗经》、《书经》、《易经》、《礼记》、《春秋》五经中的文句命题,叫做“大题”。“小题大做”原意为用“五经”文的写法,作“四书”文,引申为用小题目做大文章,比喻把小事当作大事来处理。

历史研究,特别是还原一些历史事实决不能搞大题小题孰重孰轻之分,大题小题都重要,无数个小的问题搞清楚了,大问题才能解决。说老史小题大做之人,恐怕连历史研究的基本规则都忘了。

这里我要问一问,抗日战争时期劳工问题是大题还是小题?那么多的劳工在东北惨死,在日本本土惨死。李忠杰主编的抗日战争时期中国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调研丛书,却把这一问题列入间接伤亡人口统计中了。华北地区在日伪时期是劳工输出比较多的地区,一些特殊劳工,如八路军战俘被送往东北和日本本土,有的惨死在那里。

我曾调查过,在2008年之前延庆还有健在的劳工多位,我们的党史研究机构并未采访过他们。如今在延庆大庄科东二道河还有特殊劳工李全富健在,党史研究机构也没有采访过他,如若采访,我可以带路。这就是党史研究机构眼中的小题吗?这样的忽视小题,我有理由推断李忠杰同志主编的抗日战争时期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调研丛书中一些省份的成果恐怕都是豆腐渣工程。黑龙江、辽宁的调研课题可以判定是已经坍塌了的豆腐渣工程,吉林党史研究室搞得抗损课题未敢亮相,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

这里我要问一问,张冠李戴,把日军讨伐队照片当做东北抗日联军这是小题大做吗?把人名地名搞错这是小题大做吗?连这些小问题都搞不清楚,说明中央党史研究室以及各地党史研究室研究党史的水平很值得怀疑。这些机构中的一些人员还以权威自居,还以党史学家自居,难道你们不明白小题大做是学术研究的一个重要方法嘛。所谓小题,就是具体的历史现象,意味着特殊、个别。所谓大做,分析特殊性和具体的事件,来上升到普遍性。至于这个事件,能否被研究者相中,要看有没有充足的史料。研究历史者选题,就是再造“闪电”,来“照亮”黑沉沉的历史世界。

我曾批过中央党史出版社出版过的一些书,不但没有把问题搞清楚,而且越研究越令人迷糊,而这些书却堂而皇之的摆到各大书店的柜台上,还被一些媒体捧为经典,逼着党员干部学习,这样学习下去,不是越学越糊涂吗。这种灯下黑的现象就是中央党史研究室一些官僚忽视小题大做的恶果。小题不屑做,大题做不来,这就是现在党史学界的普遍想象。奉劝党史研究机构还是先把小题做好吧。

史学前辈大师严耕望认为,选题应大处着眼,小处入手。此外,他建议,青年时代,小题大做;盛年时代,大题大作;老年时代,大题小做。

严先生这里说的是史学研究的方法。

中央党史研究室编过《习近平同志关于党的历史的论述摘编》,其中有一段是这样说的:“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学习党史、国史,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把党和国家各项事业继续推向前进的必修课。这门功课不仅必修,而且必须修好。要继续加强对党史、国史的学习,在对历史的深入思考中做好现实工作、更好走向未来,不断交出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合格答卷。”(《在对历史的深入思考中更好走向未来 交出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合格答卷》,《人民日报》2013627

这门必修课,恐怕中央党史研究室和各地党史研究室的工作人员都应该先学好,你们学好了,才有资格编写教材供全体党员学习,否则,净出豆腐渣工程也不好向习总书记交待。

切记,先把小题做好了。

别再发“小题大做”的愚蠢论调了!

历史研究,特别是在还原历史事实上没有大题小题之分。

0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