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锦思 > 能否讨回日本掠夺的唐鸿胪井刻石

能否讨回日本掠夺的唐鸿胪井刻石

     唐鸿胪井碑是唐朝时期的文物,记载着唐朝派遣使节崔忻前往“渤海国”册封的过程。1908年4月30日,日军将唐鸿胪井碑及碑亭(唐碑亭)作为日俄战争战利品存放在日本皇宫,由此已经106年的时间了。

    几年前,北宋书法家黄庭坚的《砥柱铭》在北京拍卖出了4.368亿元的天价,创下中国艺术品成交的世界纪录。不为人知的是,《砥柱铭》之前藏于日本,而且只是浩如烟海的珍藏在日本的中国国宝级文物之一。

    古代日本受中国影响巨大,日本人对中华文化非常虔诚。中国流传到日本的许多文物珍存千年至今,尤以古籍最为壮观。海上“书籍之路”使中国许多亡佚的稀世珍本在日本幸免于难,其中蕴涵着丰富而深刻的思想与哲理。隋唐时期,日本皇室对多得中国文书宝物者重赏。日本人“尽市文籍浮海而还”,带回的古籍占隋唐宫廷藏书的一半,达1800多部1.8万余卷。20世纪80年代,日本收藏中国清代以前古籍达7500种。日本东洋文库70万册图书中,中国古籍占1/3。这些“天壤间秘籍,无二之孤本”对中国古籍等文化的发掘、整理、研究起了巨大作用。

    民国时期,日本趁中国战乱大量低价购进中国古代书画艺术品,客观上使一批珍品得以保存完好。大概在上世纪初,《砥柱铭》从广东流入上海,被南京人伍福购得。不久又流入日本,被私立博物馆有邻馆收藏。有邻馆藏有从殷代至晚清近4000年间大量中国艺术瑰宝。比如早几年拍卖的怀素《食鱼帖》、米芾《研山铭》都从此处流出。黄庭坚另一佳作《李白忆旧游诗》是有邻馆的镇馆之宝。

    一方面购买,一方面掠夺,是造成大批中国文物还在日本的重要原因。日本侵略使中国文化古迹损害巨大,毁坏古迹741处,抢劫图书和手稿300万册、文物360万件,另1870箱,“北京人”头盖骨化石也被掠走失踪。

    根据美国著名学者斯特林•西格雷夫及佩吉•西格雷夫所著的《黄金武士》一书指出,日本在侵华战争中有一个代号为“金百合”的组织,专门负责掠夺计划,而负责这一组织的正是当时日本天皇的亲弟弟秩父宫。且“日本(在掠夺方面)做得比纳粹德国要彻底得多,日本军队如同一个巨大的吸尘器,…有计划、有系统地洗劫了国库、银行、工厂、私宅、当铺、艺术馆以及普通老百姓。同时,日本的黑帮也洗劫了(中国的)黑社会及其所拥有的钱财。日本是做得如此彻底,把中国在每一个角落的财富都考虑到了”。甲级战犯之一的土肥原贤二早在1937年6月(即南京陷落前半年)就将日本黑社会顶尖人物儿玉誉义夫派到中国,专门负责对中国的黑社会的抢劫。书中以翔实的史料证明了现今的一些日本财团的财富主要来自于对中国等国的掠夺,如三井、住友、尼桑、三菱等。住友的总裁收藏开始于1900年八国联军攻打北京时,其专门收掠中国古代的青铜器。但绝大部分在1937~1945年间得到,质量之高,完全可以和埃弗里•布伦戴奇的媲美,其藏品是世界最好的。书中还写到:日本有300万册从中国各地图书馆抢来的珍贵图书和手稿,分布于日本皇宫、皇室内宫、靖国神社、东京科学博物馆、东京美术学院、早稻田大学、东京帝国大学和庆应大学等17处地方。从1895年到1945年,日本对中国的掠夺从东北开始,然后波及上海、南京和全国数百个城镇,中国价值数十亿美元(当时的价值)的金块、财宝、钻石、宝石、瓷器、艺术品、远古化石(如北京人头盖骨,日本窃取的嫌疑最大,书中并认为现藏于日皇宫地下室)、无价的线装典籍、宗教文物和祖传宝贝都成了日本人的囊中之物。

    1937年,日本实行“金百合行动”,在南京至少掠夺6000吨黄金,东史郎等日军到处搜刮名人字画、古玩。流失海外的3万枚甲骨片,就有1.3万枚被掠至日本。中国作为战胜国,仅仅收回了从周口店出土的10箱化石、3.5万余册古书以及张学良将军收藏的绢制古画58卷。现代统计海外失落名画已查录的有2.3万件,其中在日本的就有1/3。

    在东京国立博物馆的9万多件藏品中,包括上万件中国文物,上自新石器时代的良渚文化玉器、唐宋元瓷器,下迄清代的瓷器字画,可谓无所不包。目前在该馆网站上亮相的中国国宝或重要文化财产等文物有143件。只有极少数的文物注明了是由某某人捐赠,大多数则并未标明来历,让人不面对来历充满疑问。该馆收藏马远的《洞山渡水图》《寒江独钓图》,梁楷的《雪景山水图》《李白行吟图》《六祖截竹图》、李迪的《红白芙蓉图》等等都是旷世名作。此外,日本各地的博物馆中,中国的文物珍品也是数不胜数,日本1000多座公私博物馆几乎都有中国藏品,数量应该在数十万件。 东晋著名书法家、“书圣”王羲之的书法在日本流风遗韵,千年不衰。王羲之的《丧乱帖》唐时传入日本,或谓鉴真和尚东渡时带去,而今由日本皇室御藏,被认为是王羲之目前存世的唯一真迹。

    近年来,台湾所藏文物回归大陆的呼声越来越高,但是不为人注意的是,比台湾所藏祖国文物还要浩瀚的国宝级文物仍在日本束之高阁。从近年大众文化热可以看到,人们带有一种浓厚的怀旧情结,对祖先留下来的传统文化的吸取是积极的,是自觉的,这种吸取精神食粮的回归,代表了中国目前人们审美情趣的主流方向,也体现出了人们对传统文化价值的关注度。因此,促使珍藏在日本的中国国宝级文物回归势在必行。

    日本却仅退还了极小一部分其掠夺的财物,如前所诉中国的300万册书籍,仅退还了16万册,不足6%。日本对其本国国民的战争赔偿为4000亿美元,其中包括战犯也是受益者,而对外的战争赔偿只有区区65亿美元。连日本的一位叫田中宏的社会学家也承认“我们的战争赔偿政策对于外国人来说是不公正的,也是对历史毫无悔悟之心的。”
  推荐阅读:

美杜莎蛇身人震惊世界

龙骧战略社区

王锦思,北京“锦标堂”工作室,首倡九一八全国鸣警报、国家领导人出席等内容的国家级纪念抗战活动,征集收藏东北、北京、孔子儒学、中俄中日关系等主题史料文物。


王锦思系列著作:《发现抗战》、《图说抗联》、《发现东北》、《超越日本》、《日本行中国更行》。购书网址:孔夫子网:www.kongfz.com,当当网:www.dangdang.com


王锦思邮箱jinsiwang@126.com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