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锦思 > 全党全军书《苦难辉煌》错误何其多?

全党全军书《苦难辉煌》错误何其多?

    中国有一批将军,男女老幼,胖瘦俊丑,将星熠熠生辉,唱歌跳舞指挥科研看似样样在行,为国防事业做出重要贡献,当然也有谷俊山之流贪污腐败、祸国害军、贻害无穷。同时也有罗援、张召忠等在本职工作上,到处讲学指点江山,主张严惩外强小霸。绝大多数时候,他们讲得挺好,也有时预测失误笑剧百出,做学术也有很不扎实的时候。国防大学教授、少将金一南名头很大,态度和蔼可亲,比起某几个好得瑟、出风头、满嘴跑二踢脚、飞机大炮手榴弹乃至火箭的将军强多了,他的《苦难辉煌》作为全党全军必读书影响甚广。

    金一南的专著《苦难辉煌》,自2009年1月出版发行以来,社会反响强烈,受到广大读者的追捧。截至2012年1月1日,该书发行量已突破110万册。据悉,《苦难辉煌》面世后,连续印刷至少30次,被列入全党和全军学习型党组织建设重点学习书目。2010年9月,该书荣获第三届中华优秀出版物大奖;同年12月,获全军党史军史研究优秀成果奖;去年3月,该书又荣获第二届中国出版政府奖。据说,该书以大量事实和深刻思考回答了“党的力量来自哪里?军队的力量来自哪里?”等重大历史问题,引起读者强烈反响。全国人大常委会机关党组和一些省市党委中心组把其列为必读书籍;许多党政机关和部队纷纷邀请金一南为党员干部作以“苦难的辉煌与信仰的力量”为主题的党课报告,累计听众达数十万人次。

    但是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这本书的错误也实在不少。要求一部民间学者写的书不出错误或许有些苛刻,但是全党全军书就应该严格要求、一丝不苟,否则,看着这部书了解我党我军的历史,进行我党我军的发展建设,难免不出错误,甚至难免不打败仗。

    历史学者杨奎松不顾和金一南两人同是“名家”、同在京城的情面,大胆认为:

    “金书之胡抄乱写、粗制滥造,在这里又一次达到惊人的程度”。

    “多与囫囵吞枣、生吞活剥、不求甚解的错抄有关。”

    “可以肯定,以金书作者第一章这样的水准,以其速成巨制的极不严肃和极不学术的方法,金书其他十五章中的硬伤、错误和抄袭的问题恐怕还多得多呢。当然,作者写此书的立意或许真是可圈可点,只可惜,如此不讲规矩,不顾深浅,拿激情议论来代替客观扎实的学术研究,把立论建立在种种错抄误读的历史资料和历史叙述的基础上,怕是如同把漂亮的建筑建在沙堆上一样,既经不起推敲、验证,也难有任何持久的生命力。评这样的书,实在让人痛苦;用这种方法写书,更是误己误人误社会。”

    我则认为,任何人写作难免不有错误,难免不借鉴取他人的成果,谁也不能免俗,笔者王锦思的作品《发现抗战》《图说抗联》等就存在不少问题。显然,目标越大,遭受指责的可能性就越大。我不去置评《苦难辉煌》是否抄袭,这本书值得肯定的地方有,但是瑕疵错误也的确不少,甚至网上谣传也被《苦难辉煌》当做真实。也就是说,编造者犯错误,抄袭者也抄错了。学者不该犯错误,老年学者不该犯错误,军队的老年学者更不该犯这样的错误。我党我军肯定要求全体成员,实事求是、一丝不苟。

    《苦难辉煌》书中说,中国封建制度2700多年。从秦始皇算起,有2200多年历史。从战国开始,也不过2300多年,金一南的数字显然改写了中国权威的历史划分标准。如果非要说中国封建制度是2700多年,那么从辛亥革命算起以后至少还有三百多年时间里中国还是封建制度,包括现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

    《苦难辉煌》讲述李鸿章说,“最后全部接受了日本提出的要求”。事实上,李鸿章和日本进行了激烈的斗争,对日本的条件进行了很大的压缩。

    《苦难辉煌》说国民党将领蒋百里在日本学校成绩突出,获得天皇赐刀。这种说法无法证实,很可能是把流传谣传当做真实历史。

    《苦难辉煌》描述1930年彭德怀率军进攻长沙,一处说国民党湖南省主席何健“只身逃向湘江西岸”。另一处则说先是“督战”,后来“马弁架着扶着”。显然前后不一,不知哪个正确。

    《苦难辉煌》说1931年九一八事变的晚上,张学良在北平广和剧场“携妻带妾”看京剧。这里的记载讹传较多,严格地说应该是前门外“中和戏院”,也有的认为是“华乐戏院”。而《苦难辉煌》还说蒋介石密电张学良不抵抗,其实这种说法早已被权威的史学界推翻,这份所谓的密电至今没有找到,仍被当真十分悲哀。《苦难辉煌》还把歌曲《松花江上》说成《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显然犯了常识性错误。

    有人或许夸张地说,《苦难辉煌》几乎每一页都有错误,甚至两三行都能找出错误,达到惊人地步,打破我军记录。

    《苦难辉煌》说日本将领板垣征四郎吃亏是林彪领导的平型关大捷,显然忽视了之前一个月发生在北京昌平的南口战役。作为距离南口不远的解放军学术将领的金一南不该不知道。

    《苦难辉煌》说日本军国主义思想家石原莞尔是当年右翼分子石原慎太郎他爹,这根本就是中国网上谣言,没想到也被金一南当成真实记录在内。

    《苦难辉煌》说抗战后,“中国收回被割让出去的岛屿”。请问钓鱼岛算么?显然《苦难辉煌》再次犯了一个学术上的错误。

    《苦难辉煌》表述说“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从1978年到1999年”,显然没计算清楚这应该是二十多年。《苦难辉煌》2009年出版,结尾使用一系列反映中国辉煌的数字全是1999年的,不知为何不使用更接近书籍出版年份的数字,却使用一个很过期的数字,显然不足以体现作者要赞扬的“辉煌”。

    《苦难辉煌》说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历史和中国人民的必然选择,可是对于发展中产生的负面问题,几乎没有提及,仿佛全是辉煌而没有“苦难”,要知道连中国共产党都认为大跃进、文革都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军队需要情报,军人需要严谨,何况需要准确无误,军人的研究也是如此,否则虚假情报和虚假学术会贻害无穷。做到严谨认真,才能无往而不胜,何况作为全党全军的必读书。
全党全军书《苦难辉煌》错误何其多?

全党全军书《苦难辉煌》错误何其多?

全党全军书《苦难辉煌》错误何其多?

全党全军书《苦难辉煌》错误何其多?




推荐阅读:

美杜莎蛇身人震惊世界

龙骧战略社区

 

    王锦思,北京“锦标堂”工作室,首倡九一八全国鸣警报、国家领导人出席等内容的国家级纪念抗战活动,征集收藏东北、北京、孔子儒学、中俄中日关系等主题史料文物。


    王锦思系列著作:《发现抗战》、《图说抗联》、《发现东北》、《超越日本》、《日本行中国更行》。购书网址:孔夫子网:www.kongfz.com,当当网:www.dangdang.com


    王锦思邮箱jinsiwang@126.com

 

   请您关注王锦思新浪微博http://weibo.com/wangjinsi918

   王锦思邮箱 jinsiwang@126.com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