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锦思 > 唐山大地震为何拒绝日本救援

唐山大地震为何拒绝日本救援

唐山大地震为何拒绝日本救援

王锦思

又到了唐山大地震纪念日。随着冯小刚影片的热映,唐山大地震再次扯起了人们的神经。苦痛和泪水凝固成新的纪念图景,可是对于地震频发、地质灾害错杂复杂的当代而言,总结唐山大地震教训仍然十分重要,以避免悲剧重演,树立起忧患思维的防震救灾意识。

发生大地震时,日本要援助药品、衣物、帐篷,有的国家要提供救生犬。经历了10年文化大革命洗礼的中国,在“自力更生”、“人定胜天”思想主导之下却宣传,我们是社会主义大国,别的国家发生灾害,我们要发扬国际主义精神援助他们;而我们自己受灾,“外国人靠狗,我们就要靠毛泽东思想”,我们要自力更生,向世界证明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证明中国人民是不可战胜的。群众又自豪又激动又鼓掌又流泪,救灾成了人们自救,重建花了整整十年,有的灾民在临时搭建的帐篷里一住就是半辈子。

唐山大地震最初死伤人数被定为“机密”,24万这个数字在地震后3年因“国际辟谣”需要才被公开,整整过了十年甚至二十年,人们才得以从《唐山警示录》和《唐山大地震》等作品中了解当时的真相。由此可见,没有透明度和公开性,就无从谈起科学有效的救灾防灾。2005年9月12日,国家保密局宣布,自2006年8月起,因自然灾害导致死亡人员的总数及相关资料将被解密。

地震专家指出,中国公民防震意识比日本落后。对于地震时的处理方法,一般回答是:“跳楼”,“往楼上跑”,“往楼下跑”,“喊救命”,“不知道”。其实应该选择最小的空间躲避,如卫生间、厨房、床底等;或人多时先打开门再去安全处躲避,以防房门因地震打不开影响出逃。

日本危机管理学家小松昭良认为,中国最缺的是“预测意识” ,“而北京、上海这样的城市最擅长的恰好是意外发生后的应对,而不是危机前的预防研究,这让人担心”,“一旦发生意外,采取什么措施都晚了,国家准备好的优秀管理体系和硬件设备都难以发挥作用”。

我国一旦出现意外灾害或突然事故时,弱势群体往往不知所措,或寄希望于社会各界帮助,以及某个领导的良心发现,但是只有1%的企业捐赠。面对强者失德、企业寡税、富人吝捐的公共救济缺失的现实,导致了对民间道德资源的过度依赖和过度开发,社会爱心不堪重负,无法一劳永逸。

而今,中国在汶川地震中接受日本等国的救援,是国际主义和人道主义的体现。

锦思,吉林德惠人,定居北京,北京大学媒介专业研究生结业。做过记者、歌手,收藏中国各地各种史料和日本侵华罪证,也是唯一成规模、成系列收藏中日友好交流史料的人士,进行中国问题、国际关系、抗日战争和中日关系的业余研究,首倡九一八全国鸣警报、国家级公祭英烈和死难同胞。专著《日本行,中国更行》、《中国的跛足危机》、《发现抗战》。如需转载发表请联系jinsiwang@126.com



推荐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