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锦思 > 为何到中央党史部门“学术上访”?

为何到中央党史部门“学术上访”?

3月11日下午,我和抗联史爱好者史义军到位于北京海淀区的中央党史研究室准备进行学术交流和探讨,也算班门弄斧,被业内人士调侃为“学术上访”。虽然首轮受挫,但是我们决心愈挫愈奋,还将进一步努力,次轮三轮四轮“学术上访”,争取最终取得“真经”。

此行是史义军提出来的,一开始我有些犹豫。他说:“我们是为历史负责,过去搞错了,现在就应该纠正,不能一错再错。你怕什么?”

 中国处于转型的关键时期,假冒伪劣产品和豆腐渣建筑工程层出不穷,这些都严重败坏了中国的形象,尤其是中国政府和中国共产党的形象,也不断有人为了拆迁、为了争地、为了待遇、为了冤假错案去上访。与此同时,中国学术界出现的腐败、造假、吹嘘、马虎等各种问题也十分严重,笼罩的“雾霾”甚至北京的天空还严重,只不过这些精神层面的弊病没有被各界关注而已。但是,有形的豆腐渣工程为害一时,无形的学术豆腐渣工程为害一世。

不仅如此,有中国媒体,甚至有日本媒体曾问过我有关抗战学术研究错误的问题,我也迫切需要与中国权威的学术机构的专家学者交流探讨。尽管有时间参加学术研讨会,见到一些大家,但是时间仓促,交流有限,所提出的问题没有得到及时有效准确的回答。

经史义军一再鼓动,我终于认识到,出于对历史负责和学术探讨的目的不妨去一趟中央党史研究室,和有关专家学者交流一下,长长见识,就决心随同前往。

为了试探一下民间爱好者和中国学术机构的交流渠道是否通畅,我们没有通过任何关系,就携带各种各样的材料直奔最高殿堂而去

 坦率地说,以中央党史研究室等中央级和国家级的名义发表的文章、出版的书籍很多,有的确实具有丰富的历史知识和扎实的学术功底,让我得到不少启迪。但是也有一些作品良莠不齐,存在许多严重的史实错误的问题。如果说民间学者作品因为学术基础不牢、不拿国家工资、不靠国家统购统销,存在部分问题情有可原的话,那么作为这么权威的学术部门犯下这么多的错误有违常理,也违背了毛泽东题写“实事求是”的宗旨。何况出现问题后,这些作者和机构再也没有之前的信誓旦旦和口若悬河,而是百般搪塞、左推右挡、含糊其辞,甚至销声匿迹、倒打一耙、恐吓威胁,大有我吃皇粮我怕谁的“官二代”架势。

金一南著作《苦难辉煌》和同名纪录片存在诸多错误,仍然被当作全党必读书大行其道,发行量高达数百万册。

史义军考证发现,国家社科基金特别委托项目中国抗战损失课题调研成果丛书错的令人难以置信。

再比如,中央党史出版社出版的150多页的小书《东北抗联:绝地战歌》,里面的史实、文字等错误不下几十处。

不仅如此,该书封面和内文所用的照片是最严重的错误。有一张照片是一群身穿日军军服的人在林海雪原里活动。显然,该书编者认为这些人就是东北抗联战士们。这张照片还被许多专家学者、纪念馆、权威书籍当作了东北抗日联军战士,并煽情地解读为“我英勇的抗联战士”,连朝鲜领导人金日成《与世纪同行》都作如是说。难道真是如此么?

笔者王锦思拥有一张原版照片,有关人士也提供了一张关东军档案照片,上面日文说明是:“在敦化东南约25公里迷魂阵地带牛心顶山附近搜索到了崔贤土匪山寨。”无疑说明,这些人是日军或伪军,他们找到了抗联的宿营地,而不是他们本身是东北抗联。经过放大的照片,可以很清晰地看到日军的肩章和帽徽。

我在由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的自己的专著《图说抗联》中,做出了详细的解读和分析,引起一定的反响,中国媒体和日本媒体予以关注。

史义军指出错用照片这一问题的严重性后,中央党史出版社负责人说照片“存在争议”,意思是是不是日军照片不一定。我们倒要问,既然存在争议,为何还在大量的出版物中称这就是抗联照片,而不是说“存在争议”。社长汪晓军去年在给史义军的博客回复中说要请有关专家进行论证,时近一年,也没有一个论证结果。

前不久,史义军在《党史博览》2014年第一期发表了一篇《东北抗联中的女战士》,被多家网站转载,有的网站居然还把这张照片配了上去,让史义军哭笑不得。不仅男女不分,甚至鬼子抗联不分,荒唐到了极点。

基于此,我们不能保持沉默,有必要和有关部门交流沟通。

下午两点三十分我们到达中央党史研究室门前

手搭凉棚,放眼观瞧,呦!中央党史研究室大楼上悬挂四个红色大字,在五星红旗的下面熠熠生辉,让我们陡然生出分郑重之情。原来那是毛泽东题写的“实事求是”四个大字。

不过,看到高耸尖利的铁栅栏和威严的武警战士,我们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就知道这不是一个谁都能轻易入的衙门,所涉及的领域也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涉足的,毕竟里面的专家学者都是国家最顶尖的,而我们只是民间的散兵游勇。本着知无不言、实事求是的态度,我们决心叩开这扇神秘的大门。

按照规定到门卫登记,但是接待人员拿出文件告诉我们,领导开会贯彻学习习近平讲话,外来人员没有预约,一律不得入内。我们又问有没有其他领导和学者可以见面交流一下,再次被告知不可以,还让我们去中央党史出版社。没办法,我们只好来到了不远处的出版社。走进出版社,毛泽东题词挂在墙上:“要把出版工作做好”。

出版社大门紧闭,摁了半天门铃才看到一位女士,她告诉我们领导不在家,到室里学习去了。经过一番解释,那位女士看我们提着大包小裹,以为是从东北不远千里而来,把我们让进了会议室,倒了水以后就走了,就再也不回来了。我们在会议室逗留了十多分钟,一面墙的橱柜里面有很多荣誉证书,都是因为书籍而获奖的,着实让人眼花缭乱。

后来,史义军见到了出版社办公室的一位负责人,对方说虚心接受批评。史义军问他,你们社长说关于照片请专家鉴定的情况有没有结果,他说他也不清楚。无奈,我们只得离开。

我们希望有关部门尽快修正有关书籍的错误,消除恶劣影响,不要再以讹传讹了,关于此照片的使用要有一个明确的规定。

虽然此次“学术上访”受挫,但我和史义军还是很乐观,毕竟中央党史研究室群众路线教育已经告一段落,现在正在深入学习习总的讲话,估计下次再来,情况会有所改变。我们还有很多很多的问题要和中央党史研究室的专家学者进行交流,尤其是涉及到中日关系问题的问题。

有错必改,功莫大焉。“实事求是”不仅要挂在外面,还要长存心中。这是临街的标语,也是共产党人的行为准则。


为何到中央党史部门“学术上访”?



为何到中央党史部门“学术上访”?

为何到中央党史部门“学术上访”?



为何到中央党史部门“学术上访”?


为何到中央党史部门“学术上访”?




推荐阅读:

美杜莎蛇身人震惊世界

龙骧战略社区

 

王锦思系列著作孔夫子网:《发现抗战》、《图说抗联》、《发现东北》、《超越日本》、《日本行中国更行》www.kongfz.com

 
王锦思系列著作当当网:《发现抗战》、《图说抗联》、《发现东北》、《超越日本》、《日本行中国更行》www.dangdang.com


       王锦思长期征集有关名人、东北、北京、历史、中日、中俄、铁路有关珍贵档案、文件、信札、字画、照片、图书、杂项等史料文物。信箱411244979@qq.com

 

    王锦思,北京“锦标堂”工作室成员。首倡九一八全国鸣警报、国家领导人出席等内容的国家级纪念抗战活动。收藏东北、北京、孔子儒学、日本侵华、中日友好等主题史料文物。王锦思著作:《发现东北》《图说抗联》《发现抗战》《超越日本》《日本行中国更行》

 

   请您关注王锦思新浪微博http://weibo.com/wangjinsi918

   王锦思邮箱 jinsiwang@126.com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