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锦思 > 我收藏了激发鲁迅弃医从文的图片

我收藏了激发鲁迅弃医从文的图片

我收藏了激发鲁迅弃医从文的图片

王锦思藏

人们在中学都学习过文学家、思想家鲁迅的《呐喊·自序》和《藤野先生》,里面记载了鲁迅在日本学医,但是最后由于看到日军屠杀中国人,而附近却有许多中国人麻木围观的图片,就决心弃医从文,走上救国救民的文学道路。这张甚至改变鲁迅命运,乃至改变中国文学史、中国历史的照片是什么样的,许多人并没有见过。

据悉,鲁迅13岁那年,父亲因长期患病死亡,家境败落了下来。他经常拿着医生为父亲开的药方到药店去取药,拿着东西到当铺去变卖。在家境好的时候,周围人是用一种羡慕的眼光看待他这个小“公子哥儿”的,话语里包含着亲切,眼光里流露着温存。自他家变穷了,周围人的态度就都变了:话语是凉凉的,眼光是冷冷的,好朋友也不和他说话了,脸上带着鄙夷的神情。周围人这种态度的变化,在鲁迅心灵中留下的深刻的印象,对于他幼小的心灵的打击很大,这使他感到在当时的中国,人与人之间缺少真诚的同情和爱心。

1898年,18岁的鲁迅,进了南京水师学堂,后来又改入南京路矿学堂。成绩优异,使他在毕业后获得了公费留学的机会。1902年,他东渡日本,开始在东京弘文学院补习日语。鲁迅于1904年到1906年在日本仙台医学专门学校(现日本东北大学医学部)学习,而这也正好是发生日俄战争的时期(1904年2月至1905年9月)。他选择学医,意在救治像他父亲那样被庸医所害的病人,改善被讥为“东亚病夫”的中国人的健康状况。

1906年,留学日本的鲁迅观看幻灯片:一个中国人给俄军做侦探被日军捕获,正被砍头,一群虽强壮但麻木不仁的中国人正津津有味地围观。日本学生拍手欢呼万岁,声震屋瓦,深深刺痛了鲁迅,他于是愤然离开。在《呐喊·自序》里,鲁迅说:“凡是愚弱的国民,即使体格如何健全,如何茁壮,也只能做毫无意义的示众的材料和看客,病死多少是不必以为不幸的。”

鲁迅认识到,精神上的麻木比身体上的虚弱更加可怕。要改变中华民族在世界上的悲剧命运,首要的是改变所有中国人的精神和国民性,而善于改变中国人的精神的,则首先是文学和艺术。于是鲁迅弃医从文,离开仙台医学专门学校,回到东京,翻译外国文学作品,筹办文学杂志,发表文章,从事文学活动。在留学日本期间,鲁迅先生初步形成了他的世界观和人生观。他用“砸”文把中国人的劣根性砸个稀里哗啦,也稀巴烂。

据悉目前,在鲁迅当年就读的日本东北大学医学部,当时放映的那组幻灯片已经找到,奇怪的是,却失落了鲁迅所描述的那一张。尽管有日本学者考证鲁迅所说的那张幻灯片根本不存在,甚至被当做“第一大神话”。但是,鲁迅并不会撒谎。许多学者考证出当时鲁迅看到过的幻灯片的图片就是反映日俄战争期间在现今辽宁开原拍摄的图片。

笔者王锦思收藏了这组系列图片共有18张,整装成册,没有具体名称,均反映日军在东北屠杀中国人的场面,还有囚犯生存状况等。封面上用毛笔写有“八幡市东铁町”地址的字样,还有用毛笔写下的“波多野幸”字样,据分析可能是这本系列图片册的最初收藏者。

其中一张图片反映在开原的日本宪兵队长对充当俄国密谈的中国人进行审讯。这个中国人头扎辫子,背对镜头跪在地上;日军共五个人,有站岗的,也有记录的,也不排除有翻译。

其中另一张是一名日本军人挥起战刀,地上跪着这个中国人,现场至少有11名日本军人,他们身后站着数量更多的中国人,都是很好奇地围观这一血腥屠杀的场面。也就是这一幕促使鲁迅心灵受到刺痛。

还有一张是砍头瞬间画面,下面文字清晰介绍地点是“开原东门外”。

另外这组系列图片还有两张长春马贼被斩首的画面,身首分离,画面惨不忍睹,而围观这一幕的中国人更达到了数十人之多。

看到这组照片浮想联翩,今天的中国是否还有看客,是否还有麻木不仁者,是否后还有让鲁迅看到后大发感慨的情景,相信大家自有公论。

王锦思



推荐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