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锦思 > 母亲的名字回荡在天安门广场

母亲的名字回荡在天安门广场

母亲的名字回荡在天安门广场

王锦思

20105月母亲节到了,母亲在家乡东北;我从北京来上海,办事并看世博会,牵挂母亲!

笔者王锦思记得,20096月,母亲从吉林来北京小住的一个意外插曲,可以见证中国的进步和变迁。

我建议母亲逛完天安门广场,再去毛主席纪念堂看看。本来我想陪她一起进去,但是由于身上带包,存放不方便,我让母亲自己进去,我在毛主席纪念堂后门等她。

可是等啊等,约莫半个小时也没看见母亲,按理说应该参观完了。可是,继续等,仍然没有见到。

我不免有些担心,是不是母亲身体不好在里面晕倒,或者是母亲出来时候我们没碰到,她自己走丢了?

一系列的疑问涌上心头,我越来越着急。

我绕着毛主席纪念堂走了好几圈,又在天安门广场四处,还是没有找到。母亲去了哪里?

这时,我被一种强大的无助裹挟,我害怕。我竟然像童年时想念母亲那样,我想念母亲,我想妈了!

我想出种种方案,一是马上给东北家里打电话,告诉这个情况。二是给北京好友联系,让他们一起帮我来寻找。

但是鉴于问题不至于那样严重,我先自己继续寻找。

后来,我看到天安门广场靠近毛主席纪念堂这边有广播室,给游客服务。我灵机一动,用广播播放寻人启事。和负责同志一说,他们很爽快就答应了,接着广播响起。

“吉林来的,纪念碑东侧有人找!”连续广播多遍,母亲的名字回荡在天安门广场。

曾几何时,在这个中国最神圣庄严的场合,只能有一个名字“毛主席”回荡。而今,伴随中国的进步和民意的扩展,同样可以用广播喊出普通人的名字。

我耐心等待,可是还没有见到母亲。在这种情况下,我只好存包,进纪念堂去看个究竟。

出了纪念堂,看见母亲站在后门焦急地等我。

我又惊又喜,急忙上前拽住母亲的手,生怕她不见踪影,生怕我再也找不到母亲。

原来,我对母亲说在纪念堂后门等她,是指纪念堂南侧一些的栅栏门,不是纪念堂本身的后门,两个后门之间相隔要百米左右,母亲误解成纪念堂的后门。我们母子在两个门都不容易发现对方,结果虚惊一场。

母亲告诉我,她也不知我为何没来,焦急地等了很久之后,她本想借别人电话联系我,可是不好意思。

少年时,就唱《妈妈的吻》:“我那亲爱的妈妈,已白发鬓鬓”,当时妈妈没有白发。

记得19年前,笔者王锦思第一次离家出外求学,就给母亲写了一首诗:“妈妈,希望时光给予我尽可能多的青春,我不再长大,您不再衰老。果真如此,生活该是多么美好!”

时光就是这么快,《妈妈的吻》都把母亲唱老了,我心中的母亲却永远年轻。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