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锦思 > 《北京晨报》报道:王锦思:以"邻"为师中国更行(图)

《北京晨报》报道:王锦思:以"邻"为师中国更行(图)

《北京晨报》报道:王锦思:以"邻"为师中国更行(图)

来源: 北京晨报        作者:陈辉 

去年,王锦思收藏的中日交流史料在人大图书馆展出。

十多年来王锦思收藏了上万件有关中日关系的藏品。

这是王锦思收藏的“中日友好邮戳”,非常珍贵。

这张照片极为直观地反映了侵华战争中,日军悍然使用化学和细菌武器残害中国军民的罪行。

从少年时代起,王锦思就梦想着写一本关于日本的书。那时正值《追捕》在国内热播,万人空巷的场景,深深地印在他脑海中。而在他的老家吉林德惠,侵华战争时修建的日式建筑依旧坚固,依旧被使用着。

2003年,王锦思第一次踏上日本,短短7天的行程,在大阪他看到马路的绿化隔离带中,塞满了遗弃的塑料袋、饮料瓶,他有点奇怪:我们不是一直在传说“日本很干净”、“根本看不到垃圾”吗?

直到今年,王锦思的书才终于写完,它原来的题目叫《日本还很远》,编辑觉得不响亮,他又改成《再向日本学习》,仍被认为不够“鼓气”,最终书的名字变成了标准的口号体——《日本行,中国更行》。

“也许这样的标题更能振奋国人吧。”王锦思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的感受,“我真正关心的,还是如何学习日本,如何弥平中日之间的差距。”

■王锦思

中日传播中心常务理事、中日关系专家,收藏有表现中日关系藏品达万件,著有《日本行,中国更行》。

日本人是否像传说中那样坏

晨报:从何时开始您对日本研究产生了兴趣?

王锦思:可以说从少年时代就开始了,我是吉林德惠人,1931年沦陷,日本人在那里呆了15年,老一代人都经历过那个时期,闲聊时常会提起日本人。此外,家乡很多建筑也是那时修的,还有日本人当年留下的工具,说实话它们的质量特别好,这让我很好奇,想了解日本人究竟是一些什么样的人?

晨报:您的长辈所描述的日本人是什么样的?

王锦思:我爷爷、奶奶和父母都见过日本人,倒没见过他们烧杀抢掠,但心里总觉得害怕。在许多老一代人的口中,日本人无恶不作、很残忍。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日本电器、汽车等就源源不断涌进中国,还有日本影片如《望乡》、《追捕》等确实很好看。但是历史不应该忘记。

晨报:从那时起你开始研究日本了?

王锦思:那时只能说是兴趣,喜欢搜集与日本相关的各种资料,后来到北京上大学,天天在图书馆看的也是与日本有关的书,毕业后我当过记者,卖过保险,但一直在坚持研究日本。这些年我收集了上万件反映中日关系的藏品。

晨报:您没在日本长期生活过,也不太懂日语,您又是如何研究日本的呢?

王锦思:是的,我确实不懂日语,但我看过很多懂日语、在日本生活多年的中国人写的文章,感觉很失望,它们都是一个套路,其中包含着一些偏见。或者是太了解日本了,影响了他们的视野。从某种意义上看,我不懂日语也是个优势,让我能跳出来,从更多的角度去看日本。

对日不应“五十步笑百步”

晨报:您所说的一个套路是指什么?

王锦思:我们在中国看到许多介绍日本的文章中,总说“日本没有创造性”、“日本经济80年代短暂辉煌后迅速走向没落”、“日本发展是靠美国扶持才成功的”等。我觉得,对日研究必须将中日放在一起来分析,否则没有意义。比如我们在说日本创造性不足时,当代中国在技术、文化输出方面表现同样不佳,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

晨报:许多西方学者也认为日本创造性不足?

王锦思:这与大背景有关,近两百年来,中日在西方文化面前受到的冲击很大,但应看到,在此背景下,日本对中国的文化输出依然是很多的,比如日报、新闻、政治、政党……这些词汇都是从日本舶来的,这样的词汇在汉语中多达几千个。还有像共产主义经典著作,当年有很多也是从日文转译过来的;孙中山先生名字中“中山”两个字,是源于日本的姓氏……至于日本产品对中国产生的影响,那就更不用说了。所以说,创造性不足是相对的,相对于近代日本对中国的文化等方面的输出,我们的表现弱于日本。

妖魔化日本对中国没价值

晨报:既然近代日本对中国有如此大的影响,为何国人却对日本评价不高呢?

王锦思:因为日本侵华时非常凶恶残忍,但我们不能据此推断,当日本不侵略时也同样残忍。在西方进行的国家形象调查中,日本位列第一,而在很多中国人眼中,日本负面第一。都应该一分为二,日本罪恶要记住,优点要正视。

晨报:您的意思是国人在某些地方存有偏见?

王锦思:可能有些报道误导了读者,比如刚获得奥斯卡奖的纪录片《海豚湾》,使得日本捕鲸业成为众矢之的,很多人认为全世界都在指责日本人仅仅是为了口腹之欲而残忍地杀害鲸类。可事实是,国际组织在禁捕鲸鱼的投票中,几十个国家都支持日本,最终禁捕协议并没通过,况且捕鲸的国家很多,并非日本一家。当然,我不赞同捕鲸,但也没有必要妖魔化日本,这对我们没什么价值。既然我们厌恶日本人不能正视历史事实,那么我们就不应犯同样的错误,我们必须正视今天的事实,看到日本的长处。

“抵制日货”不是明智之举

晨报:网上有少数人经常会发出“抵制日货”的声音,您怎么看?

王锦思:我过去也主张过,但现在不这么想了。“抵制日货”的意愿可以理解,但在今天贸易全球化的背景下,“抵制日货”值得商榷。网上有人说,“只要大家一年不买日货,日本就会如何如何……”这些说法不正确,当年战后的日本一片萧条,可最终日本还是重新发展起来了。

晨报:可是为什么大家还总是提“抵制日货”呢?

王锦思:很多人说韩国不买日本车、日本货等。我也去过韩国,其实那边人买日货比咱们可凶多了,去年韩国对日贸易逆差达270亿美元,是有史以来最高值。

我们应向日本学习什么?

晨报:您认为中国究竟该向日本学什么?

王锦思: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要学会谦虚、冷静的态度。日本在“二战”中遭遇了很大损失,但他们从中得到几个深刻的教训。首先是对科技的认识,日本人当初想靠“武士道”打天下,搞“人海战术”,失败后他们痛苦地反省,切实地加强了科技方面的学习;第二是对经济模式和制度安排的认识;第三是在国际平衡方面应付得很自如。这三方面的经验是值得我们参照的。至少,在对既往历史教训的学习上,我们不应落后于日本。

教育是提升国家形象的根本

晨报:很多学者很重视两国文化的差异,您怎么看?

王锦思:我有许多日本朋友,但整体上说,与他们很难交到心里去,彼此都很客气,很难形成真正的沟通,不像中国人在一起很热闹、很讲“义气”的感觉。不过我也经常被自己的哥们骗,那时我又很希望能像日本人那样,彼此平等、独立和讲信用。

晨报:您认为中国究竟怎样才能更行?

王锦思:随着越来越多的国人走出国门旅游、居住,他们在外面表现出较高的素质,我们国家的形象才会提升。国家形象是由综合因素构成的,但教育是根本。总之,我们要保持谦虚的胸怀,善于学习别人的长处,同时把我们自己的事情切实做好,那么日本能做到的,我们中国一样能做到,而且会做得更好。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