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锦思 > 岳飞墓前如此闹心

岳飞墓前如此闹心

岳飞墓前如此闹心

王锦思

难忘杭州西子湖畔美丽如水,岳飞英雄碧血丹心,难忘一路上上海、苏州、杭州、南京朋友盛情款待,在南京结束此次行程,抛开江南的雨季北上。

五一后,去上海,一周后在苏州孔庙前,暮色苍茫,枯藤老树昏鸦,符合历史的孔子的意境,中间最难忘的是在杭州西湖边,在岳飞墓前有点闹心。

我太忙,频繁地按动快门,想把你在杭州西湖的一切都拍进我的相机,还有你的风骨。

从刘兰芳的评书到那时代的小人书,从初中历史到数不清的口传赞颂,太熟悉岳飞了。

终于在今天和你相遇,站在你身边的是800年后的一群人。你的悲剧已经沉入西湖,没有谁在你面前哭泣,你已经成为传说,我却闹心。

在这里我才知道,不仅是《满江红》,你的《池州翠微亭》战歇之际也那么诗情画意:

“经年尘土满征衣,

特特寻芳上翠微,

好山好水看不足,

马蹄催趁月明归。”

你差点成为我的老乡.如果“直捣黄龙府,与诸君痛饮耳”成功,你也许长驻黄龙府(今吉林农安),在我的家乡德惠边上.而那时区域划分没那么严谨,我就算黄龙府人.今天纪念你,我会就近敬上三杯德惠大曲,绝对够年头,让你痛饮.

没关系,没去上黄龙府!你去了,八百多年,在东北的每一寸土地上,今天的黄龙府人哪个不知道你的英名。

在岳庙里,我看到极具象征意义的人生格言。许多商店前都卖写有“精忠报国”和“难得糊涂”的两种纸扇。卖主和买主都没有深刻思索着两句格言的哲学意味。精忠报国,怎么一个坚持了得!如果岳飞不再“精忠报国”而是“难得糊涂” ,如果不再坚持北伐,不至于冤死风波亭。许多人会问,你何苦呐?三十九岁就身死风波亭. 你是个悲剧英雄。

八百年了,时代不同了,今人不至于像岳飞那样“精忠报国”的决绝,碧血丹心大都是古人所为,可是“难得糊涂”仍是许多人的处世哲学,只有这样才不至于太累,才可以随波逐流,暖风熏得游人醉,西湖歌舞几时休。取个“精忠报国”和“难得糊涂” 中间的人都难得一见,之于此,我更为岳飞感觉凄凉。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雨。这句话于笔者王锦思心有戚戚焉,难以平静,更难免进退两难。

写下这些话时入夜,在苏州始建于北宋的“沧浪亭”边,波光倒影,景象万千,离开岳飞长眠的古城杭州已经七个小时。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