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锦思 > 参加家乡德惠一百周年庆典

参加家乡德惠一百周年庆典

参加家乡德惠一百周年庆典

德惠老龄青年 王锦思

详情参看凤凰博客王锦思http://blog.ifeng.com/usercp/index.php?op=blogpost#upload_file_url

5月24日星期一,参加家乡德惠一百周年庆典。作为吉林省外特邀嘉宾,我也有幸出席。

可是昨天北京还有事,直到下午17点半才仓促踏上归程的动车组和谐号列车,晚上12点到长春。顾不上休息,马上倒车回德惠,凌晨三点终于回到家乡。

多年来,一次次在德惠火车站这里远行,今天的回来,意义有些特殊。

夜色清凉,街上静寂无声。我轻轻的脚步,也不忍心踏碎每个德惠窗口的梦境。

比德惠一百岁年龄还要大的德惠火车站,始建于清末,见证了多少风雨沧桑。我有幸收藏清末的德惠火车站照片,填补了家乡史料部门的空白。

这次回来,我决定利用这个历史性时刻,把我多年从北京、沈阳、日本、俄罗斯等地收藏的上百件德惠史料和文物捐赠给德惠市政府。花费的金钱和精力不算可观,也不微薄,为了家乡做点贡献也值得。

早上九点,到德惠市政府宾馆报到,领取一份特惠特产,里面有德惠大曲、德惠纪念银币等,而后去工人文化宫开会。20多年前就在工人文化宫开校会,要为共产主义理想奋斗,今天又来,不胜感慨好奇。清华大学校长顾秉林等德惠籍人士发来贺电。

而后,随同诸位领导嘉宾参观图片展。有些见证百年德惠历史的图片,尤其是清末到日伪满时期的德惠建筑旧迹的图片是我提供的。

午餐绝对丰盛而不奢侈,正宗德惠味,许多菜外地人甚至叫不出名来。不胜酒力,百般推脱,终于得以幸免全身而退。

许多人有许多变化,许多人完全陌生。德惠在成长,我们都在改变。下一个百年的德惠,我也为你祝福!

2010年,德惠人口达到100万整,而今年也恰好是德惠建县一百周年。

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长春以北85公里的吉林省德惠市。凡是直线进入东北腹地的公路、铁路,首先接触的松花江就在德惠,这里还有个松花江乡。

2月17日,正月初三,我应邀参加德惠市政府招待外地德惠人的宴会。上午,赶赴市宾馆,签到,领礼物,戴红花,感到很高兴。

这次招待会是第二次举行,主要是德惠市政府领导宴请在外地工作的德惠人。今年这次参加者一百多人,除了德惠主要领导外,嘉宾主要分布在长春、北京、上海、广东等地。行业主要是政府领导、名牌大学负责人、军队高级指挥官、房地产企业家。最有影响的德惠人无疑是清华大学现任校长顾秉林,副校长也是德惠人,这是德惠的骄傲。

德惠市政府赠送给各位嘉宾的礼物是18年德惠大曲、达利饼干等德惠特产,还有招商引资资料,并有一本在外地工作的德惠人通讯录。

德惠市政府领导讲话后,我向市长祝永安赠送德惠珍贵史料。德惠驻京办事处开始撤销,王建平主任把最后一张名片给我。我还得到一枚限量1000枚的德惠纪念银币,精美细致,纯色十足。这是家乡给与我的最宝贵的财富,我要永远珍藏。

 

峥嵘德惠

德惠老龄青年 王锦思 

秦以前德惠有肃慎、夫余、东胡等少数民族居住。两汉时期属秽貊族建立的夫余国。魏晋南北朝时期勿吉族在这里繁衍生息。清末宣统二年1910年5月24日,钦批设县,取沐德、怀惠之尾字名为德惠,县城设于大房身,仍隶属长春府。

德惠附近的农安古称黄龙府。这里的辽塔是我国最北、东北最早的佛塔,上千年时间里几乎是东北的最高建筑物。南宋抗金名将岳飞 “直抵黄龙府,与诸军痛饮耳” 的豪言,使很多观光游客慕名而来,醉卧农安。据母亲讲述,关于农安塔有许多神秘传说,喝下用农安塔上面刮下的灰就能治病。农安塔曾经裂开,一位锔锅先生路过,竟然把农安塔锔上,使之千年不倒。

1931年7月,日本侵略者在现在德惠万宝引发万宝山事件,这是日本对中国反抗程度的一次侦察。由于中国军政当局极力退让,最终导致两个月后九•一八的发生。

1931年9月18日入夜,高粱红了,高粱熟了,爷爷奶奶睡着了,侵略者却睁着猩红的眼睛下手。沈阳、长春失陷,德惠也岌岌可危。正像南斯拉夫战争影片《桥》主题歌唱得那样:“有一天早晨,从梦中醒来,侵略者闯进了我家乡!”

根据德惠《县志》记载,1932年1月23日14时许,日军乘80多辆汽车开进张家湾(今德惠市),后向东开去。傍晚,从长春又开来一连日军,占领张家湾南大营。这一记载可能有误。日军占领沈阳和长春都用不上“80多辆汽车”,何况小小的德惠。

而根据日本1932年出版的《满洲事变记念写真帖》记载,2月2日,关东军独立守备步兵第一大队第四中队在中队长芳贺丰次郎大尉带领下,在窑门车站(今德惠车站)激战,日军伤一人,死九人。我收藏了目前发现的日军占领德惠的唯一图片,1932年拍摄。

1936年,日本殖民者将伪县公署迁到张家湾街,张家湾遂改名德惠。传闻两个日本兵手持剌刀,东西向相对而立,用刺刀尖两点成一线设计出五道街。传闻以可笑而有趣的方式记载了日本侵略,鲜活地留存在百姓心中,反过来也验证了日本用刺刀深刻地改变了家乡的生活状态。

德惠攻坚战

德惠老龄青年 王锦思

著名电影导演冯小刚拍摄的《集结号》反映解放战争的惨烈,参战者潇洒面对死亡,也惊恐回避死亡。坚守阵地的连长被告知听到集结号即可撤退,然而他始终没能等到集结号响起,最后全连战士阵亡。观众没有了观看抗日电影那种强烈的仇日情绪,死亡却依然无处不在。

虽然我没有经历过战争,但是觉得《集结号》里的才是战争,让我震撼不已。即使如此,我也觉得其惨烈程度无法与德惠战役相比。

林彪指挥抗日的平型关战役,日本投降后领导东北民主联军。孙立人是歼灭日军最多的中国将领,西方赞誉军长为"东方的隆美尔"。孙立人率领的国民党新一军是战功最杰出的抗日部队,赢得“天下第一军”的美誉,是国民党五大主力王牌之一。

1947年2月23日,正值春节期间,新一军50师驻守德惠,50师师长潘裕昆是湖南人,黄埔军校四期,与林彪同窗,两人也都是国共双方最善战的抗日名将,终于在德惠遭遇,一决雌雄!中共著名将领黄克诚、刘亚楼、洪学智、梁兴初也亲自指挥。后两人后来在朝鲜战场同美军作战,梁兴初还担任“万岁军”的军长。

蒋介石手谕:“德惠一战,事关国际信誉和党国命运,只许胜利不许失败。”

德惠,发生的是一场炮对炮的战争。新一军师、团均有炮兵分队,火力很强,堡垒式防御工事固若金汤。东北民主联军3个纵队进攻,火炮80门,这是东北我军第一次向国民党主力军进行的正规攻城作战,还是我军建军以来首次进行步兵、炮兵、坦克兵诸兵种参加的协同作战。

来自他乡的年轻士兵横尸旷野,堆积如山。潘裕昆看到德惠那么多解放军尸体心痛,说打日本人都没有这样狠。根据德惠史料记载,解放军牺牲800多人,民间则说至少2万。2008年8月,97岁的郭德辉老人是当年国民党德惠县公安局局长,对我回忆起死伤之惨重还叹息不已。国民党东北司令长官杜聿明甚至吹嘘“德惠大捷,歼灭共军十万”。蒋介石欣幸过望,在南京庆祝,以自己的名命名50师为"中正师",149团赐名为"中正团",郑明发连孤守松花江桥头堡,抵抗24倍解放军24天,赐名"中正连"。潘裕昆据说获得蒋介石的“免死金牌”。德惠战役作为国民党经典战役一再被赞扬,台北还设立一条“德惠路”纪念。

国民党新一军用重炮轰击解放军攻入的山东屯,造成平民伤亡。一个母亲掩护儿子不幸中炮遇难,多年后,儿子成为老人,每想至此还孩子般地痛哭失声。

母亲的村子有数千阵亡士兵堆在一起。善良的外公每逢过年过节,按照当地风俗到坟前送灯祭奠,“这些小伙子看着灯肯定乐得抢着就跑!”听来让人宽慰又辛酸。就在2010年春节,这个小村还坚持为当年战死者烧纸。

而在1946年7月,就是新一军在德惠期间,惨绝人寰的霍乱瘟疫席卷城乡,2万多人死难。是新一军带来的霍乱吗?我百般调查也没有结果。

长春的国民党守将是在抗战中负伤最多的郑洞国。解放军兵临城下,为了迫使城中百姓与守军争食,不放任何人出城,而国民党杀民养军,出现了人吃人、卖人肉等惨剧,死尸发涨、爆裂之声不绝,臭不可闻,最后国民党部队投诚。据长春市政府网站等有关资料介绍:“10多万人民群众在国民党‘杀民养军’的政策下饥饿而死,长眠在长春这块土地上。”民间俗语"铁打的德惠,纸糊的长春"流传至今。而今,南京大屠杀30万人妇孺皆知,而长春饿死的10万人悄无声息。有的资料甚至认为死亡60多万人。

我们深深的期待,在我们的土地上再也不要发生战争,任何的屠戮和血腥、暴虐就此打住!

德惠更加富强

德惠是全国十大产粮县和东北十强县之一,被誉为“中国松花江大米之乡”和“中国肉鸡之乡”,德惠正大是亚洲最大的肉鸡屠宰加工企业。

德惠是一座小城。命名德惠,寄托着家乡人民对品德和恩惠的崇高要求。诗人说:“小城是绣花女,小城是打鱼郎。”小城的故事,比邓丽君的歌声还好听;小城的姑娘,比闪烁的秋波还迷人。任何一个新生事物只要刚一进德惠,随即风靡整个小城。

我一直在全国范围内收集史实材料,尤其注重收集有关家乡德惠的史物史料,目前有关德惠的史物史料达到200多件,并通过展出展览等形式,教育、激发人们爱国爱乡的热情。

1935年上海出版的《申报》;1947年北京出版的《大公报》都登载了介绍德惠当时概况、战事、经济等有关情况的内容,我还收藏了有关德惠的报纸、纪念章、票据、书法等史物史料多件。

2010年是“德惠”这个名字出现和德惠建县一百周年,我希望家乡德惠建设得更加文明富强。

外特邀嘉宾,我也有幸出席。

可是昨天北京还有事,直到下午17点半才仓促踏上归程的动车组和谐号列车,晚上12点到长春。顾不上休息,马上倒车回德惠,凌晨三点终于回到家乡。

多年来,一次次在德惠火车站这里远行,今天的回来,意义有些特殊。

夜色清凉,街上静寂无声。我轻轻的脚步,也不忍心踏碎每个德惠窗口的梦境。

比德惠一百岁年龄还要大的德惠火车站,始建于清末,见证了多少风雨沧桑。我有幸收藏清末的德惠火车站照片,填补了家乡史料部门的空白。

这次回来,我决定利用这个历史性时刻,把我多年从北京、沈阳、日本、俄罗斯等地收藏的上百件德惠史料和文物捐赠给德惠市政府。花费的金钱和精力不算可观,也不微薄,为了家乡做点贡献也值得。

早上九点,到德惠市政府宾馆报到,领取一份特惠特产,里面有德惠大曲、德惠纪念银币等,而后去工人文化宫开会。20多年前就在工人文化宫开会,今天又来,不胜感慨好奇。清华大学校长顾秉林等德惠籍人士发来贺电。

而后,随同诸位领导嘉宾参观图片展。午餐绝对丰盛而不奢侈,正宗德惠味。不胜酒力,百般推脱,终于得以幸免全身而退。

许多人有许多变化,许多人完全陌生。德惠在成长,我们都在改变。下一个百年的德惠,我也为你祝福!

2010年,德惠人口达到100万整,而今年也恰好是德惠建县一百周年。

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长春以北85公里的吉林省德惠市。凡是直线进入东北腹地的公路、铁路,首先接触的松花江就在德惠,这里还有个松花江乡。

2月17日,正月初三,我应邀参加德惠市政府招待外地德惠人的宴会。上午,赶赴市宾馆,签到,领礼物,戴红花,感到很高兴。

这次招待会是第二次举行,主要是德惠市政府领导宴请在外地工作的德惠人。今年这次参加者一百多人,除了德惠主要领导外,嘉宾主要分布在长春、北京、上海、广东等地。行业主要是政府领导、名牌大学负责人、军队高级指挥官、房地产企业家。最有影响的德惠人无疑是清华大学现任校长顾秉林,副校长也是德惠人,这是德惠的骄傲。

德惠市政府赠送给各位嘉宾的礼物是18年德惠大曲、达利饼干等德惠特产,还有招商引资资料,并有一本在外地工作的德惠人通讯录。

德惠市政府领导讲话后,我向市长祝永安赠送德惠珍贵史料。德惠驻京办事处开始撤销,王建平主任把最后一张名片给我。我还得到一枚限量1000枚的德惠纪念银币,精美细致,纯色十足。这是家乡给与我的最宝贵的财富,我要永远珍藏。

峥嵘德惠

德惠老龄青年 王锦思 

秦以前德惠有肃慎、夫余、东胡等少数民族居住。两汉时期属秽貊族建立的夫余国。魏晋南北朝时期勿吉族在这里繁衍生息。清末宣统二年1910年5月24日,钦批设县,取沐德、怀惠之尾字名为德惠,县城设于大房身,仍隶属长春府。

德惠附近的农安古称黄龙府。这里的辽塔是我国最北、东北最早的佛塔,上千年时间里几乎是东北的最高建筑物。南宋抗金名将岳飞 “直抵黄龙府,与诸军痛饮耳” 的豪言,使很多观光游客慕名而来,醉卧农安。据母亲讲述,关于农安塔有许多神秘传说,喝下用农安塔上面刮下的灰就能治病。农安塔曾经裂开,一位锔锅先生路过,竟然把农安塔锔上,使之千年不倒。

1931年7月,日本侵略者在现在德惠万宝引发万宝山事件,这是日本对中国反抗程度的一次侦察。由于中国军政当局极力退让,最终导致两个月后九•一八的发生。

1931年9月18日入夜,高粱红了,高粱熟了,爷爷奶奶睡着了,侵略者却睁着猩红的眼睛下手。沈阳、长春失陷,德惠也岌岌可危。正像南斯拉夫战争影片《桥》主题歌唱得那样:“有一天早晨,从梦中醒来,侵略者闯进了我家乡!”

根据德惠《县志》记载,1932年1月23日14时许,日军乘80多辆汽车开进张家湾(今德惠市),后向东开去。傍晚,从长春又开来一连日军,占领张家湾南大营。这一记载可能有误。日军占领沈阳和长春都用不上“80多辆汽车”,何况小小的德惠。

而根据日本1932年出版的《满洲事变记念写真帖》记载,2月2日,关东军独立守备步兵第一大队第四中队在中队长芳贺丰次郎大尉带领下,在窑门车站(今德惠车站)激战,日军伤一人,死九人。我收藏了目前发现的日军占领德惠的唯一图片,1932年拍摄。

1936年,日本殖民者将伪县公署迁到张家湾街,张家湾遂改名德惠。传闻两个日本兵手持剌刀,东西向相对而立,用刺刀尖两点成一线设计出五道街。传闻以可笑而有趣的方式记载了日本侵略,鲜活地留存在百姓心中,反过来也验证了日本用刺刀深刻地改变了家乡的生活状态。

德惠攻坚战

德惠老龄青年 王锦思

著名电影导演冯小刚拍摄的《集结号》反映解放战争的惨烈,参战者潇洒面对死亡,也惊恐回避死亡。坚守阵地的连长被告知听到集结号即可撤退,然而他始终没能等到集结号响起,最后全连战士阵亡。观众没有了观看抗日电影那种强烈的仇日情绪,死亡却依然无处不在。

虽然我没有经历过战争,但是觉得《集结号》里的才是战争,让我震撼不已。即使如此,我也觉得其惨烈程度无法与德惠战役相比。

林彪指挥抗日的平型关战役,日本投降后领导东北民主联军。孙立人是歼灭日军最多的中国将领,西方赞誉军长为"东方的隆美尔"。孙立人率领的国民党新一军是战功最杰出的抗日部队,赢得“天下第一军”的美誉,是国民党五大主力王牌之一。

1947年2月23日,正值春节期间,新一军50师驻守德惠,50师师长潘裕昆是湖南人,黄埔军校四期,与林彪同窗,两人也都是国共双方最善战的抗日名将,终于在德惠遭遇,一决雌雄!中共著名将领黄克诚、刘亚楼、洪学智、梁兴初也亲自指挥。后两人后来在朝鲜战场同美军作战,梁兴初还担任“万岁军”的军长。

蒋介石手谕:“德惠一战,事关国际信誉和党国命运,只许胜利不许失败。”

德惠,发生的是一场炮对炮的战争。新一军师、团均有炮兵分队,火力很强,堡垒式防御工事固若金汤。东北民主联军3个纵队进攻,火炮80门,这是东北我军第一次向国民党主力军进行的正规攻城作战,还是我军建军以来首次进行步兵、炮兵、坦克兵诸兵种参加的协同作战。

来自他乡的年轻士兵横尸旷野,堆积如山。潘裕昆看到德惠那么多解放军尸体心痛,说打日本人都没有这样狠。根据德惠史料记载,解放军牺牲800多人,民间则说至少2万。2008年8月,97岁的郭德辉老人是当年国民党德惠县公安局局长,对我回忆起死伤之惨重还叹息不已。国民党东北司令长官杜聿明甚至吹嘘“德惠大捷,歼灭共军十万”。蒋介石欣幸过望,在南京庆祝,以自己的名命名50师为"中正师",149团赐名为"中正团",郑明发连孤守松花江桥头堡,抵抗24倍解放军24天,赐名"中正连"。潘裕昆据说获得蒋介石的“免死金牌”。德惠战役作为国民党经典战役一再被赞扬,台北还设立一条“德惠路”纪念。

国民党新一军用重炮轰击解放军攻入的山东屯,造成平民伤亡。一个母亲掩护儿子不幸中炮遇难,多年后,儿子成为老人,每想至此还孩子般地痛哭失声。

母亲的村子有数千阵亡士兵堆在一起。善良的外公每逢过年过节,按照当地风俗到坟前送灯祭奠,“这些小伙子看着灯肯定乐得抢着就跑!”听来让人宽慰又辛酸。就在2010年春节,这个小村还坚持为当年战死者烧纸。

而在1946年7月,就是新一军在德惠期间,惨绝人寰的霍乱瘟疫席卷城乡,2万多人死难。是新一军带来的霍乱吗?我百般调查也没有结果。

长春的国民党守将是在抗战中负伤最多的郑洞国。解放军兵临城下,为了迫使城中百姓与守军争食,不放任何人出城,而国民党杀民养军,出现了人吃人、卖人肉等惨剧,死尸发涨、爆裂之声不绝,臭不可闻,最后国民党部队投诚。据长春市政府网站等有关资料介绍:“10多万人民群众在国民党‘杀民养军’的政策下饥饿而死,长眠在长春这块土地上。”民间俗语"铁打的德惠,纸糊的长春"流传至今。而今,南京大屠杀30万人妇孺皆知,而长春饿死的10万人悄无声息。有的资料甚至认为死亡60多万人。

我们深深的期待,在我们的土地上再也不要发生战争,任何的屠戮和血腥、暴虐就此打住!

德惠更加富强

德惠是全国十大产粮县和东北十强县之一,被誉为“中国松花江大米之乡”和“中国肉鸡之乡”,德惠正大是亚洲最大的肉鸡屠宰加工企业。

德惠是一座小城。命名德惠,寄托着家乡人民对品德和恩惠的崇高要求。诗人说:“小城是绣花女,小城是打鱼郎。”小城的故事,比邓丽君的歌声还好听;小城的姑娘,比闪烁的秋波还迷人。任何一个新生事物只要刚一进德惠,随即风靡整个小城。

我一直在全国范围内收集史实材料,尤其注重收集有关家乡德惠的史物史料,目前有关德惠的史物史料达到200多件,并通过展出展览等形式,教育、激发人们爱国爱乡的热情。

1935年上海出版的《申报》;1947年北京出版的《大公报》都登载了介绍德惠当时概况、战事、经济等有关情况的内容,我还收藏了有关德惠的报纸、纪念章、票据、书法等史物史料多件。

我收藏最早的德惠照片

2010年是“德惠”这个名字出现和德惠建县一百周年,我希望家乡德惠建设得更加文明富强。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