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锦思 > 接受中国和日本记者采访

接受中国和日本记者采访

 接受中国和日本记者采访

 

王锦思

 

 

今天是周末,我骑着二手自行车到邮局取一份积压半个月的邮件,然后晃晃悠悠在预定地点和中国日本记者会面。

由于太忙,穿得随便些,有些不好意思。

在中日关系紧张而微妙的时候,我用德语(家乡吉林德惠语言),而不是日语接受采访。

两国记者问我所说的“后抗日”是什么意思,和反日有什么区别。我说,所说反日是指反对日本的所有,我则不是,我只反对日本的错误的方面,比如钓鱼岛和靖国神社等。对于日本的科技、文化有用的东西,还要吸收。有人虽然歇斯底里,但是也对日本动画、相机乐此不疲。

记者问,你如何看待抵制日货吗?我说这也是自由,但是最好明确什么是日货再去抵制。有些人高喊抵制日货,以为使用别的国家东西,可用的还是日货,忘记了自己信誓旦旦的高喊口号。

谈起北京的西瓜,这似乎和中日关系毫无关系。实则不然。我说,北京的西瓜是产自大兴,占领了北京大半个市场,实际是日本品种,日本西瓜专家森田欣一无偿转让的。任何人不可能在吃西瓜的时候因为是日本品种就不吃。

对于钓鱼岛,我说这是中国领土,日本的任何做法伤害中日关系,最好到此为止。中国民间应该反对日本的做法,但是不要用谎言煽动子虚乌有的东西,那很无聊。中日关系中,侵略不是唯一,交流也不是唯一,过度偏重任何一方都将失衡。

记者问我是否因为这种观点被某些人孤立。我说无所谓。总有些人沉浸在自己的快乐中,他们也是,我也是。他们再没有以前那么激情亢奋,所办的网站没以前那么红火,粉丝逐渐少了,不过继续靠在小圈子恐吓造谣、画地为牢,真为他们遗憾。

我长期从事中日关系研究宣传,参加过反日活动,倡议九一八全国鸣警报,也珍视和推动中日两国交流发展,先后受邀请参加两次北京东京论坛。

我收藏日本侵略罪证,办展览日本侵略罪行,我也收藏中日交流实物和资料内容的展览。不论是否希望和喜欢中日交流,中日交流的历史事实存在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如果有可能,有必要举行日本侵华展览和钓鱼岛展览,这也是为了中日友好。如果机会合适,也应该进行中日友好实物、资料展览活动。的确敏感,可历史毕竟是发生过,难道历史都不敢面对吗?我们中国人经常这么说。

中国目前拥有反映日本50年侵华历史的纪念馆有150多个,但是却没有几座反映中日两国2000多年友好交流的纪念馆,提起日本许多人就气不打一处来。我希望等中日关系彻底改善之时,能建立中日交流纪念陈列馆。

我说我现在不仅关注中日问题,别的领域也涉及,以后我也不想只关注中日问题,中国的世界的,有意思的事很多,丑陋的罪恶的也很多。谈到个人,日本记者说自己在日本压力生活大,十多年工资一套房子。我早知道。这就是现实。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谁喜欢战争,谁将被战争埋葬。谁喜欢谣言,谁就被谣言嘲弄。

电梯告别。

窗外,是北京辽阔的天际线。

 

王锦思,又名TA、小蜂、一开,精通“德语”(家乡吉林德惠语言)。在北京从事文化传媒行业,多家门户网站博主,出版著作多部,首倡九一八鸣警报、国家级公祭英烈和死难同胞。收藏照片史料、孔子儒学、中外交流、名家匾额等,参与建立多家博物馆,合作筹建万国博物馆等。jinsiwang@126.com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