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锦思 > 凌晨北京某医院直击“号贩子”和排队难

凌晨北京某医院直击“号贩子”和排队难

 

 

凌晨北京某医院直击鈥満欧纷逾澓团哦幽

凌晨北京某医院直击鈥満欧纷逾澓团哦幽

凌晨北京某医院直击鈥満欧纷逾澓团哦幽

凌晨北京某医院直击鈥満欧纷逾澓团哦幽

凌晨北京某医院直击鈥満欧纷逾澓团哦幽

凌晨北京某医院直击鈥満欧纷逾澓团哦幽

王锦思

 

 

北京看病难,挂号难。

吉林朋友问我有没有某医院的认识人,要给亲属看病,我挠头,的确没有。他在网上找不放心,很着急。为给他探路,我就事先就到某医院摸底。

2月21日早晨五点半,为看个究竟,我天不亮就赶到三十多里外的某医院。

一看,人影晃动,长队漫漫。

这只是其中一部分,在另一处大厅里也挤满了人。

的确有人前半夜就在这里排队,大都人困马乏,还有人坐在地上瞌睡。

有些人主动问我买不买看病的“专家号”,三百元左右,还给我名片,说服务到位,保证当天看上著名专家。

我说提前排队不行吗?号贩子说著名专家只能看五六个人,也就是最前面排队的人五六个有这个机会。

我说买你号你怎么操作,他说把人直接塞到队伍前面去,省得排队了。我说后面排队的人不容易,不愿意怎么办?

小号贩子一脸不屑和轻蔑:“我们干啥的?”

我一听明白了,号贩子们人多势众,给钱就强行安排人加塞,有看不顺眼的有挨打可能。

一个四川来的中年女性可能给钱了,被塞到前面,脸上很畅快。后面排队的人来自全国各地,排了一宿队遭到这样的局面,不禁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但是看到横眉立目的几只贼眼,刚要张开的嘴闭上了。

外面警亭警灯闪烁,附近是各个重要的国家机关和法律机构。

我乘着夜色离开了排号大厅。

 

 

 

 

 

王锦思,又名TA、小蜂、一开,精通“德语”(家乡吉林德惠语言)。在北京从事文化产业,2011年度凤凰网十大影响力博主之一,首倡国家级公祭英烈和九一八全国鸣警报,收藏多种史料和文物,出版著作多部,筹建东北亚国际交流博物馆、万国博物馆、孔子儒学博物馆、中日交流展览馆。jinsiwang@126.com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