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锦思 > 中国外逃最大的贪官是他

中国外逃最大的贪官是他

中国外逃最大的贪官是他

 

王锦思

 

近日,央行报告称过万贪官外逃,携款8000亿,比前几年的预测长了4000亿。也该涨了,房价都长这么多了。可以想象一下,万余贪官如果集中在一起,绝对蔚为壮观。如果涌进美国华尔街倾囊而出,绝对摇荡世界经济。笔者的吉林老乡高严,曾任吉林省长、云南省委书记、国家电力总公司总经理。他是不是最大的贪官还不知道,但他绝对是外逃级别最高的贪官。

高严,是高官,或许做事也是高,实在是高!他或许想给中国历史留点记号,恰好是2002918日,也就是日本侵华纪念日前后外逃,是为新国耻,有消息说已经逃至澳大利亚。

有消息说,中国60%以上的富人想要移民,而家资在1亿以上的富人中,有移民意向的人比例更高,达到74%。没有统计有多少官员愿意在国外移民,但是我相信,几乎100%即将曝光的贪官尤其想移民国外。

中国社科院的调研资料披露: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以来,外逃党政干部,公安、司法干部和国家事业单位、国有企业高层管理人员,以及驻外中资机构外逃、失踪人员数目高达1600018000人,携带款项达8000亿元人民币。潜逃境外的目的地主要集中于北美、澳大利亚、东南亚地区。

高严,吉林榆树人,和笔者家乡德惠一样,这是个出高官的地方。194212月,高严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高严从小聪明伶俐,刻苦努力。如果不是东窗事发,他少年的事迹说不准成为青少年学习的好范本。

高严,虽然考不上清华北大,但是19598月考入长春电力学校热力系统自动化专业学习,也就为他日后加官进爵提供了必要的平台。

 1965年,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被提拔为副厂长,任吉林热电厂团委书记。仅仅23岁,高严就走上了处级领导干部的岗位。吉林热电厂,是日本殖民者侵占东北、残忍建造的丰满水电站的相关单位。

19671月,“文化大革命”中高严受冲击,下放劳动。可惜,高严没被当成资产阶级或反革命批斗,要不然阴差阳错,将其迫害致死,中国少了一个贪官,文革多了些许亮色。

高严,在文革期间继续攀升。1975年,33岁的高严被破格提拔为吉林省电力工业局副局长、党组成员,成为全省最年轻的厅级干部之一。19861月任吉林省电力工业局局长、党组书记。19881月任吉林省副省长。198812月后任吉林省委常委、省委组织部部长,副省长。

19923 月,高严任吉林省委副书记、省长。此时我在北京读书,听说家乡父母官高严的公子,俗称“高衙内”,时常出入吉林大厦,吉林驻京办将其奉若战胜明珠,呵护有加。高严事发后,吉林驻京办一片哑言。

19956月任云南省委书记。19978月任电力工业部副部长、党组书记兼国家电力公司副总经理、党组书记(正部长级)。19983月任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正部长级)。8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共 1415届中央委员。

高严犯了什么天条,需要仓皇出逃?

据悉,早在19961月,高严在担任云南省委书记时,应香港某公司总经理韩某的要求,搭线云南红塔集团董事长褚时建,与其下属公司签订了12800箱卷烟成交书,韩某因此而获利960万港元,高严收取了2万美元好处费。事后,组织部门因褚有严重的经济问题,免去其红塔集团董事长。高严安然无恙,从红塔集团出口中拿到了180万港元回报。

高严的儿子高新元开始频频向电力系统的工程项目插手。高严在明里暗里支持儿子捞工程,高新元在国家电力系统为他人承揽的项目造价高达近3亿元人民币,涉及6个企业。仅此一项,高新元就收受请托方所送人

民币共计1080万元、美元5万。

高严的弟弟、妹妹、女婿、舅舅、表弟和一些朋友,共在国家电力系统承揽了18个工程项目,总计涉及金额5亿多元。

就任云南省委书记不久的高严,看中云南省电视台女主持人杨珊。 高严在云南包养了杨珊几年,确实鱼水情深。调到了北京,为了逃避监督,高严在上海设立“行宫”,与杨珊共享奢华。1999年至2001年,高严多次去上海“治病”,在高级宾馆包租房间,每天食宿费高达1万元,共花费84万余元。2001年起,高严还在花费300多万元装修的一栋占地558平方米、价值650万元的高级别墅。就这样以养病为由,长期居住在上海的“行宫”里,经常在床上拥着杨珊,用电话遥控着国家电力公司的日常工作。

20027月,有关部门开始向秘书黄雨了解高严的问题。

中国外逃最大的贪官是他

于是,高严进行了出逃的准备工作。第一步,就是让情妇杨珊帮助转移财产。事后,仅被中纪委查出的转移、藏匿的港币、美元就折合人民币
500多万元,还有劳力士牌手表6块,大量的金银首饰等贵重物品。20029月,九一八纪念日前后,高严,金蝉脱壳,飞往海外。噩耗传出,一周内在香港上市的北京大唐发电和华能国际的股票下跌了11%,山东国际电源下跌了 6.7%

2003审计报告披露,国家电力公司原领导班子违法违规金额高达211亿元,所涉金额之高,位居本次审计公布的所有违法违纪案件之首。审计发现,国家电力公司4年前召开的一次会议,短短3天时间竟然挥霍了304万元,人均耗费2.4万元。《新京报》72日载文说,原总经理高严的住宿堪称“国宾待遇”。会议专门为他安排了一套8000/天的总统套房;为了他中午休息,又花6万元在另一处安排了一套特大套房,套房里的设施弃之不用,按高严的个人喜好和身材特征,专门订做了实木家具、床上用品甚至抽水马桶,另有两名保安、两名干警负责他的安全事务。

笔者王锦思注意到,关于高严的最后一次报道是2002829日,当日高严会见了日本亚洲交流协会代表团。
   
高严,是远在海外,还是隐匿在国内原始森林?相信这个情况,不是他自己知道。高严,饱食终日、颐养天年,是我国的新国耻!



推荐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