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锦思 > 日本80后学者加藤嘉一火在哪里?

日本80后学者加藤嘉一火在哪里?

 一个日本人,如此年轻,四个汉字的名字,唯一在中国写评论的日本人,这些元素组合在一起,在物以稀为贵的中国,想不出名都难。

加藤嘉一是谁?许多媒体人和评论人,乃至于加藤嘉一本人,在都以为他出名的今天,许多中国人还是只关心拆迁、醉驾、三聚氰胺,不知道加藤嘉一是谁。不过这几年来,这个日本80后青年学生,严格地说是青年学者——加藤嘉一在中国急速蹿红,连日本都宣传他是在中国最红的日本人。

比较而言,在日本的中国学者不胜枚举,却没有一个和加藤嘉一同样年轻,却同样有影响的。即便年龄是加藤嘉一的两三倍,也没有如同加藤嘉一一样独领风骚的学者。那么试问,一个加藤嘉一能顶多少在日华人学者?

 

王锦思

 

 加藤嘉一,1984年出生于日本伊豆,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毕业,如今他已经成为中日交流的民间使者,用中文发表了诸多文章和书籍。正如有人说:“在日本研究中国的学者中,他是距离中国最近的,又是中文最好的。当然,在活跃于中国各媒体的舆论领袖中,加藤又是日语最好的。” 

笔者王锦思也在2008年5月汶川地震后,和加藤嘉一一起接受邀请,参加了某网站举办的访谈节目,认识至今。这期间,我也见过至少两个和日本有关的中国学者,他们感叹自己的儿子和加藤一样大。这是对加藤的赞扬,也是对自己儿子相对发展滞后的叹息。

回到研究本身,中国在日本的学者数以千百计,以中老年居多,这种客观存在和两国经济发展以及对对方的重视程度有关。众所周知,没有几个中老年日本学者愿意在中国从事研究,这或许是日本学者的缺陷,是中国学者的优点,同样或许也可以说是中国缺乏吸引日本中老年学者前来定居研究的客观条件。当中国学者都不愿意在国内研究日本问题的时候,怎么能够吸引日本人前来。因此客观上造成了一个青年学生加藤嘉一,脱颖而出,鹤立鸡群,一枝独秀。

同样中国新闻环境和大众舆论是一个好奇氛围浓烈的气场。中国人传统上是个好围观的民族,大街上哪怕什么事情都没有,哪怕一个人看两只蚂蚁处对象,保管一小会就围上一大群人,接着城管闻风而动,连声大喝干什么的干什么的。进一步推理,中国人说相声不稀奇,请来加拿大人大山说相声就引起瞩目,加藤嘉一的出名同样如此逻辑。当一个如此年轻的日本人用熟练的中文写作表达,名字且是四个字,一眼望去就是日本人,哪怕说得毫无道理,何况加藤说得有些道理,他不出名才怪呢。

有人批判道:“加藤嘉一长期在中国,不能不考虑自身环境和发展空间,似乎讨好中国对日本无情鞭挞。”我则这样理解,加藤嘉一这容易被中国人当成日本卖国贼的谦虚,其实蕴藏了日本人的危机感。事实上,我在日本期间没有发现加藤嘉一揭露得那样严重的危机,或许我走马观花,可长期在日本的很多中国人也认为中国和日本差距还远着呢。如果真以为日本年轻人如加藤嘉一宣传那样堕落无知,那可大错特错。

是的,看似日本经济衰退,老气横秋,但是加藤代表日本的新生力量,表明日本即使不值得我们重视,也值得我们关注。面对一个加藤的只身挑战,在日本的华人学者,尤其是青年学生可要加油了。同样,国内的学者和媒体人更应奋起自强,别拿国家的经费和工资混日子。当然,即使很了解日本却不为中国做事,不为中日交流做贡献,意义又在哪里?记得周作人么,“日本通”通日本。倘若我们认识到这一点,或许是加藤嘉一对于中国的最大贡献。

有人或许嫉妒加藤嘉一的成功,如此解读道:“加藤嘉一尽情享受着在中国出名的快感,字里行间言谈举止似乎还要往明星路线上靠拢,时常自我介绍他如何被中国人重视。这其实透出他的不自信。”其实我也深知,从大唐王朝不那么把几百日本遣唐使放在眼里,到现在把一个日本80后看得如此金贵,其实暗衬出俺们国力的下滑和市场资源的物以稀为贵。一个加藤嘉一的横空出世,反映出泱泱大国的问题太多了。

顺便说一句,在我看来,加藤其实不是近些年来在中国最出名的日本人,应该是打乒乓球的福原爱和演鬼子专业户的矢野浩二。今年又横空窜出来个脱星苍井空,这还不算,本来是中国人起个日本名的“桥本龙则”的博客也狂飙突进。远来的和尚会念经,中国人就信这个。但是书斋里的学者名气从来干不过文体明星,古今中外莫不如是,除非他是鲁迅,经得起流传。



日本80后学者加藤嘉一火在哪里?



推荐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