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锦思 > 日本人给我带路

日本人给我带路

把日本人和带路联系在一起,往往让中国人想到在侵华期间,狡猾残忍的日本鬼子威胁或利诱中国老百姓,尤其是少年儿童,比如海娃、小兵张嘎、王二小等等,寻找粮食或八路军的去向。但是我们的中国儿童那可机灵那,把愚蠢的日本鬼子糊弄得一愣一愣的。孩子们于是把日本鬼子往伏击圈领,结果被我八路军包围,打得鬼哭狼嚎、连滚带爬、全部剿灭。但是革命故事告诉我们,王二小因为把鬼子带进伏击圈被鬼子杀害了。

 

王锦思

 

在和平条件下,早就知道日本人带路让中国人印象深刻,果然如此。

这次地震后来日本,轮到笔者王锦思让日本人带路了。我们几个人,或我只身一个人,至少十次让日本人带路,不用刺刀威胁,不用糖块米西米西,那些日本人没有一个带搭不理的,全都兴匆匆地耐心指路,甚至主动带路,简直一个赛一个,好像全日本知道我们这些被抗战故事洗礼的中国人要来体验带路的,也好像是当代日本人为了偿还逼迫中国人带路的历史债务,争相恐后为祖宗还债。

4月26日,古都奈良火车站附近,我们要找一个宾馆。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指路,耐心告诉我们后转身离去,可是没过两分钟,她又回来了,她以为告诉错了,又跑回来纠正,还连声道歉。我们按照她指引的道路前进,结果越走越远,原来这个老太太纠正后的方向是错的。不妨把这个老太太的做法当做歧视中国人,故意愚弄中国人,她的祖先可能是侵华鬼子,被我抗日军民带路带错了方向,今天她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4月28日,在广岛参观原子弹轰炸纪念馆,里面确实很少宣传被轰炸的原因是由于侵略,这显然应该批判。但是广岛从战后第二年就开始纪念,值得我们借鉴,我们无论是南京还是沈阳都是40多年后才开始纪念的。

走出纪念馆到附近一家小馆吃饭,到里面落座后才发现是饮料店,我们表示要出去吃饭,年轻的,还点着腮红的服务员,没有因为我们不喝饮料还要去别的饭店吃饭赌气,不顾工作很忙,甚至主动走出店门为我们指路。

对于这个女服务员,最好的设想她是雷锋,心地纯洁善良,虽然不至于感动天地惊天地泣鬼神;最坏的猜测她是日本特高课女特务或者日本自卫队女军官,故意迷惑中国人,假装日本人很善良,骗取中国人的好感。

以前来日本,中国导游告诉大家,找不到公用电话,可以借用日本人的手机,一般不会拒绝。我当时没去试试日本人是否会同意。这次来日本,一个华人告诉我,最好不要借别人的手机,这不太好。可是我找不到公用电话,只能借手机。至少两次,我借用日本人的手机,幸好没被拒绝,用后我表示谢意。

5月2日到了仙台,当天晚上,我因为寻找鲁迅遗迹,至少问了五个人,他们都耐心告诉,一个青年学生送我一段后回去了。

晚上十点左右,一个正在跑步的日本青年听说我找宾馆,停下脚步陪我走了至少四里地,问了多家宾馆,却都爆满,他就继续耐心地帮我寻找,直到看到我找到才安心离开。我多了个心眼,万一被日本人骗了怎办,于是问他的名字,他似乎做好事或做坏事不留名,有些不情愿,但最后还是告诉我了,叫佐佐木涉。

问路继续,让人意外的事情接连发生。

3号白天要到鲁迅当年的教室看个究竟,我就来到现在的东北大学,原先的仙台医学专科学校。在办公楼走廊里,恰好看到两个老师走出来,我说来自中国,要看看鲁迅的教室。

55岁左右的,西装革履,东北大学的总务部长高桥秀市闻听,主动带我前往。高桥的表情,让我十分诧异。

总务部长高桥秀市似乎像面对一个顶头上司,给他一个很美的差事,十分热心,满脸喜悦。由于教室不开放,总务部长高桥秀市竟然不顾西装革履搬来一个砖让我踩上去,爬玻璃上看。让我想不到的是,怕我站不稳掉下来,高桥竟然抱住我的左腿支撑我的力量。这是藤野先生转世吗?

如果说笔者王锦思被他感动,有些人要骂我怎么会被日本人感动;如果说总务部长高桥秀市虚伪,可他有这个必要吗?

可以设想一下,如果一个日本平民来到中国参观,吉林大学的总务部长殷勤地为他搬砖,并且抱住这个日本人的大腿支撑他的重量。相信这个事情传出来,整个德惠市、吉林大学和长春市一片沸腾,乃至大江南北长城内外,无不大骂汉奸、狗揍、卖国贼、狗腿子、王八蛋,丧权辱国、奴颜婢膝。

即使一个中国领导到了基层视察,一个小职员或清洁工主动为他这样做,也会被人指指点点,真他娘的没骨气。

记得柏杨说自己在东京迷途,“苦不会日语,向一小店老板,以笔写字问路,该小店老板亦不知也,拉一椅子命坐,一花枝招展的女郎含笑奉茶,该八字胡打了半天电话,才弄明白,乃领我回去。我以为不过十步八步,谁晓得他竟领我走了整整三十分钟。呜呼,八年流血抗战,一百年反日仇恨,在那一刹间,便从心头一笔勾销。第二次赴日时,曾带半打凤梨罐头往访,成了迄今仍在通信的老友。如果此事发生在敝中国,我的遭遇将是如何耶?想及至此,不禁打一个寒战。”

我倒不会因为日本人带路,就忘记侵略。日本侵略过中国,中日之间有历史问题,日本现实欺负中国。但是我们国家一些人的逻辑是,一个国家的错误,似乎注定要他每一个人承担这个责任,哪怕也要没做过坏事,甚至为中国人做过好事的日本人承担。两者如此紧密相连?鲁迅知道吧。鲁迅知道吗?哪怕毛泽东说日本人伟大,鲁迅说日本人值得学习,在而今谁要说日本好,就有人说你恶心,骂你汉奸卖国贼。

在此,为了让咱们同胞在饱餐三聚氰胺、苏丹红、染色馒头之后,弱不禁风的身体能支撑更长时间;在经常被冷脸和阴谋暗算、坑蒙拐骗蹂躏之后还能继续心花怒放、面如桃花,别因为遥远的日本人再恶心一把,我就不去赞扬身为总务部长的高桥秀市和其他为我带路的日本人,因为赞扬日本人多么忌讳啊!

有意思的是,5月8日回国在上海浦东转机,机场服务人员打个牌子为中日等国乘客带路,七拐八拐一路下来,地勤小姐一数人,感叹地说:“丢了三个人。肯定是中国人,日本人从来不丢!”我不知道她何以这么断言,或许由于日本人服从命令、中国人散漫吧。可见日本人不仅习惯于带路,更习惯于被带路。带上路了,日本人就纪律严明、直奔目标、绝不动摇。带上好路肯定成功,带上坏路就误入歧途,比如侵略战争。当然这个逻辑不独适用于日本,也适用于中国,咱们中国人也多少次因为统治者坑蒙拐骗把自己带进了沟里,在沟里还激情高呼万岁万岁万万岁。

良好公德是战胜震灾的第一要义。一个小小的带路,也是中日两国和国民综合素质的比拼。既然那么讨厌日本,仇恨日本,那就做得比他更出色,最好超过他,不仅在咱们最引以为豪地“牢记历史”之上,做人更应如此。这样在道德上才更有优势。

 
日本人给我带路

日本人给我带路

日本人给我带路
总务部长高桥秀市竟然不顾西装革履搬来一个砖让我踩上去

 

简陋的德惠图书馆,那曾经的青葱岁月,和年少梦想。 

 

王锦思,又名TA、小蜂、一开,吉林德惠人,定居北京,北京大学媒介专业研究生学历。做过记者、歌手,收藏中国各地各种史料和日本侵华罪证、中日友好交流史料,进行中国问题、国际关系、抗日战争和中日关系的业余研究,首倡九一八全国鸣警报、国家级公祭英烈和死难同胞、朝鲜半岛暨世界和平签名。专著《日本行,中国更行》、《活动家的证言》、《赶超日本》,《发现抗战》、《地震!日本》、《中国的危机》。 jinsiwang@126.com

 王锦思书籍销售:淘宝网、当当网、孔夫子旧书网,以及当地新华书店,不排除地摊可以发现。本人不赠不售不邮购。还望海涵。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