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锦思 > 我出书

我出书

 

2011年4月,笔者的第三本书《超越日本》出版了。2010年元旦第一本《日本行中国更行》。2011年3月,中国香港日本三地预订同时出版第二本《活动家的证言》。

 


  王锦思


  

五月初,笔者王锦思在日本东京,两次到靖国神社调查,还浏览神保田旧书一条街,看到了大量的日本人视野里的侵华历史记载。当目睹日本人还习惯性地将东北称为“满洲”,让我有些鼻酸。我和他们交流,并且在文章和书里告诉,现在的黑吉辽不叫“满洲”,统称为——东北。

小时候喜欢看书,小人书(连环画)、大书(东北土话:大本的文字小说),都乐此不疲,哪怕冬天爬在温暖的坑头上的被窝里,夏天蜷缩在东北青纱帐的田间地头。为了怕父母、老师看到,还要采取点防范措施。

终于来到县城上中学,这时我好奇于诸多问题,并在布满跳蚤和小虫的土炕上望着斑驳陆离的天花板神思遐想。爱看书,就想出本书,让别人来阅读。在我有这个目标之后,我从高中就开始努力,一直到北京上大学和现在,尽管这个目标遭到某些看似看透世界也看透我的人的耻笑,也遭到某些貌似比中宣部还牛,总想自己民主却不给别人民主的刁民们的干预。

紧赶慢赶,着急与不急,幸运的是,这个少年梦想拖到去年终于实现。不幸的是,我能出书的时代是个悖谬的时代:养二奶的比养奶奶的多,写书的人比看书的人多。因此,能出书不表明我水平有多好,只是我赶上了好时候。回到文革,别说出书,有这个目标可能是反革命罪行。

当然,为了能够出书,忍痛割爱,不得不删除有的照片,不得不删除某些段落。不仅要迎合时代,要满足审查制度,还要满足某些貌似比中宣部还牛的刁民的口味。都什么时代了,有点小悲哀。为了自己从吉林德惠高中就开始收集的资料不浪费白瞎,确实我的书里有些资料堆砌的痕迹,但是就总体观点而言,我希望自己突破,我最看不惯某些人不自己思考老问题,总爱人云亦云,把谎言当成真理,总嚼别人吃过的馍有意思吗?

目前还和各个出版社签约如下书籍《发现抗战》《地震!日本》等。以后考虑出版关于韩国、中国社会问题、民族素质等方面的书籍。我,和日本,要保持距离,不想总关注遥远的它。只要属于自己兴趣,有助于中国进步,我就发发感慨。感兴趣的就看,不感兴趣的可以转身,这个中国,没谁靠谁活下去。

中国人习惯要书,外国华人习惯买对方的书。闻知我出书了,新加坡驻北京华人朋友刘松涛、日本华人记者孙秀萍都买我的书。去年在青岛签售,烟台的大学同学刘振先特意开车赶来买了20本,青岛胶州好友朱军委也买了20本,都给了他们的好友。他们说这才是支持。

也有许多好友向我要书,有的确实感兴趣,有的只是习惯性张口,或许书到手后看半个小时就随手搁在一旁。其实,我出书不是企业赞助,出版社要给我稿费。但是如果一味送下去,自己能力不堪。鲜花赠美人,宝刀配英雄。古人云:书非买或借而不能读也。因此,我不太会到书店买自己的书赠出去。

如果我赠给中国国家图书馆,是我不自量力、瞎得瑟,人家什么好书没见过,不会拿咱的东西当回事。当然,自豪的是,即使我不赠,按照常规,中国国家图书馆也会主动买,出版社也会主动赠。鉴于此,我将不再无原则赠书。因此,在我的QQ空间留言中,我含泪泣告:“诸位列祖列宗,我的书没有了!别要了,谢谢。”如果支持我,想看我的书,请你们花30元钱去购买。

不过笔者王锦思并非不再赠书,除非特别有恩于我的人,特别想看我书的人,和我互换的人。我会赠给吉林省德惠市档案馆,我更会赠给德惠图书馆,家乡会相对重视。

高中时,我多次晚上飞檐走壁爬到德惠图书馆的三楼查资料,最后被管理员抓住,告到母亲那里。2011年春节期间我还去了一趟德惠图书馆,这个建筑还在。我想捐给我写的书,多年前的管理员已成副馆长,还能认出我来,我以为不认识我了,很有趣。

我的书必须给母亲一本。母亲见证了我的人生,母亲不再年轻。有多少次,在中国大地,在中国以外,母亲,总在我的面前,在我的心里。一次在北京地铁里,看到一个55岁左右的中年女性,长得像多年前的母亲,我不禁感叹岁月。那些往昔,都哪里去了?

第一本书,我赠送给第一个读者就是母亲。母亲从不看书,也不感兴趣,更不关心我写的和她生活毫不着边际的事情。给母亲,是告诉我少年以后看书没白看,我爬德惠图书馆没白爬,也告诉母亲,我这么多年并非一无是处。

记得,第一本书交给母亲的时候,母亲面无表情,看都没看。因为当时母亲病了很久,对什么都不感兴趣,一个人躺在床上,我也一阵心酸。现在母亲好了,我庆幸,我有了继续幸福的机会。

人生和世界这本书,有跌宕起伏,更有深情厚意,一辈子写也写不完。

我出书


 

 

王锦思,又名TA、小蜂、一开,吉林德惠人,定居北京,北京大学媒介专业研究生学历。做过记者、歌手,收藏中国各地各种史料和日本侵华罪证、中日友好交流史料,进行中国问题、国际关系、抗日战争和中日关系的业余研究,首倡九一八全国鸣警报、国家级公祭英烈和死难同胞、朝鲜半岛暨世界和平签名。专著《日本行,中国更行》、《活动家的证言》、《赶超日本》,《发现抗战》、《地震!日本》、《中国的危机》。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