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锦思 > 目睹日本震区惨如战争

目睹日本震区惨如战争

21日,温家宝在日本福岛灾区画笑脸,并题写美好祝愿“微笑地生活下去”。5月3日下午,我在日本期间,也专程前往福岛灾区调查地震损害状况。经历十分难得,感受非同寻常。我到这一看,摧毁、废墟、惨烈,所有形容战争的词汇都可以用来形容福岛灾区。

 

王锦思

 

想起来惊悚,3月11日,笔者王锦思刚在北京三元桥日本大使馆入境管理处递交赴日资料,走出不到2个小时,还在北三环的路上,突觉车身陡然晃动,半小时后回家一看:日本发生特大地震,北京有震感。

知道日本是个地震国家,而递交签证恰逢日本地震,也许是天意,因此这次去日本有了特殊的意义。去之前,就有出版社和我签约,要我写日本地震的书。出版社没想到我能去日本地震灾区,而我能去,则实现了多重目的。越早去日本,越能感受到日本地震的惨烈状况。当然去日本之前,福岛,在我的计划之外。

恨日本的人,把海啸和地震看成美丽的天使;同情日本的人,则把地震和海啸当成魔鬼。地震袭来,海啸席卷,发了疯地,狂野地,撕碎了日本的东北海岸。地震、海啸,试图将日本抛向空中,再砸进海底,也锤打出一个特殊性格的民族。

4月26日到达大阪机场,一路上看不到地震的痕迹,因为这远离灾区。不过许多商店、寺庙、娱乐设施等公共场合都放有捐款箱,可以看出地震的影响辐射到日本任何一个角落。

28日到广岛,原子弹轰炸之地,看出战争的威力。1945年8月6日,美国空军B-29超级堡垒轰炸机“艾诺拉‧盖”在广岛投掷核武器“小男孩”。当时就有至少7万多名平民罹难,广岛遭受极大的破坏。我在广岛的原子弹轰炸残骸圆顶屋前,看到许多人参观。

广义上日本都是灾区,日本每天小地震不断。狭义上,只是日本东北沿海是重灾区。我从大阪、奈良、仙台,一路前进。在仙台看到存放鲁迅留学资料的展览馆因为地震关闭,仙台古城局部坍塌,路边的石灯摔散在地上。我觉得时间还来得及,就在仙台决定去福岛灾区看看,具体目标是在国内就通过新闻报道知道的相马市。

本次笔者王锦思受耿谆老人的委托,将一幅上书“为日本灾区民众祈福”的书法作品带到日本,要展示给日本灾区的人民和有关方面。不过,在出发前也有位同胞写下书法,非让我带到日本拍照留念,表示“庆祝”之意。但是这幅书法在日本遭到华人阻拦,说这是反人类行为。

5月3日下午,从仙台乘电车出发,经过亘理倒汽车,一路向南。终于看到了,路右边是宁静的乡村,而路左边是废墟、残骸,被海啸吞噬了的黑乎乎的耕地,上面还有许多没清理完的房屋碎片。

到达相马后,小城本身似乎很清静。我随意闲走,看到一对夫妻正在烤鱼。看起来色泽诱人,闻起来香味四溢,我买了两条陌生长相的烤鱼,约有七两吧,价格950日元,折合人民币80元。遗憾的是,我忘记拍张照片。我也忘了国内抢盐这回事,也忘了这里距离全世界关注的福岛核电站只有五十公里距离。不过即使知道这件事,我也不会在意。三聚氰胺、苏丹红、瘦肉精,什么样辐射污染的食物没接触过没吃过啊,我已经练就百毒不侵、刀枪不入之身,区区核辐射能奈我何!

事实证明,我的大意是正确的。后来到东京接触到中国高层人士,他们对我说,在国内抢盐的高峰时,中国派核专家到日本检测核辐射程度,惊呼:“东京核辐射竟然比北京还低!”理由是辐射未见得全来自福岛核电站,日常身边的工厂、汽车、垃圾也有大量辐射和污染。原来如此。如果消息确实,从某种程度上洗刷了中国人抢盐因为谣言的恶名。看来我们中国人,科学精神很强,没有国家发布权威辐射公告就知道中国辐射比日本还高,于是囤积居奇了。

在相马,鱼还没吃完,我就要到当地救灾中心看看。和卖鱼老板连比划带忽悠,他终于明白我的意思。二话不说,免费开车带我找到了救灾中心。来自日本各地的志愿者数十人集中在这里,劳动了一天,正在清洗工具。我日语学过后所剩无几,英语好些也是不行。我用汉语和英语说我来自中国,要采访一下灾区的情况。七八个日本志愿者和我简单交流,奇迹终于发生了。一会聚来三个会汉语的日本青年,他们都对我很客气,说即使不能参加救援当志愿者,也对我的到来表示欢迎和高兴。

我问明天志愿者主要做什么,他们说处理在学校废墟中找到的照片等。我希望明天采访他们的工作,他们表示同意,但是为了确保安全,要我登记,进行人身保险。这张登记卡被我带回了中国。

志愿者中心在海啸没袭击过的地方,一片宁静安详。五点多钟,看天色还早,我还表示,能不能去灾区看看,他们同意了,于是开车带我出发。

途中经过日本自卫队驻地,军车和帐篷集中在一处,由于坐车匆匆,我不好意思要求停下来拍照。再说万一弄出个中国间谍刺探日本军事机密的事情就不好办了,遥远的北京和吉林德惠谁也无法将我救回祖国。

在一处灾民中心停了下来,里面灾民都还宁静,孩子们做游戏,老人看电视,我还拍下了这个灾民中心的名单。

小雨淅沥,两辆汽车继续前行,经过二十分钟的行驶,终于抵达了福岛县相马市海边的重灾区。一眼望去,一马平川,除了孤零零的几座幸存的千疮百孔的住宅,还有许多大大小小的船舶被海啸输送到了陆地很远的地方。

4月中旬,日本首相菅直人就福岛核电站事故造成的严重影响表示歉意,表示日方将尽全力积极应对。其实不是我未卜先知或如何聪明绝顶,我的文章《日本应就核泄漏向全世界道歉》在菅直人道歉半个月前就已经写完,并在日本新华侨报登载。这次在日本许多地方看到这份报纸,上面有我这篇文章,我带回一份纪念。

相马灾区的大路已经清理出来,路边一个大肚弥勒佛泰然自若,面前摆放一枚古钱。估计是救援者清理找到的,于是摆在路边,没人去拿,等我拍照留念。

本来要夜宿相马,但是志愿者告诉我没地方住宿了,去远处住要半个小时车程。考虑到在远处住要自己打车,费用太高,我只好放弃第二天采访调查他们志愿工作的设想。我表示时间很紧客观原因,明天不能和他们在一起,要当时就去福岛市区,请他们原谅,他们表示理解。

离开相马前我打听汽车站,就到“中国龙酒家”,猜想里面肯定有中国人。果然,让我惊喜的是,在这里听到的已经不单纯是熟悉的中国话,更是熟悉的乡音——一个东北厨师。从口音听出来,我们两个老家距离应该不超过300公里,果然一问,是梅河口的,吉林东南部的小城市。

我一问才知道,在福岛地震海啸之后,他一直呆在这里。我问不害怕吗?他说有点不要紧,这里人对他很好,他不好意思走。还有人对我说,日本人对见利忘义、抛弃雇主的人十分鄙视,地震时辞职的中国人很难回到原先单位工作。我们微笑着道别,我知道,人生永远在路上。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本文摘自王锦思即将出版新书《地震!日本》

王锦思,又名TA、小蜂、一开,吉林德惠人,定居北京,北京大学媒介专业研究生学历。做过记者、歌手,收藏中国各地各种史料和日本侵华罪证、中日友好交流史料,进行中国问题、国际关系、**战争和中日关系的业余研究,首倡***全国鸣警报、国家级公祭英烈和死难同胞、朝鲜半岛暨世界和平签名。专著《日本行,中国更行》、《活动家的证言》、《赶超日本》、《发现抗战》。 jinsiwang@126.com

 目睹日本震区惨如战争

目睹日本震区惨如战争

目睹日本震区惨如战争

目睹日本震区惨如战争

目睹日本震区惨如战争

目睹日本震区惨如战争

目睹日本震区惨如战争

目睹日本震区惨如战争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