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锦思 > 地震之后,探访中国名人在日本遗迹

地震之后,探访中国名人在日本遗迹

地震之后,探访中国名人在日本遗迹

 

王锦思

 

4月26日 ,乘坐MU 12~航班由首都机场飞赴大阪,当晚就匆忙赶赴古都奈良入住。在日本期间,承蒙各路朋友关照,使得行程能够尽量顺畅。

这次来日本有很多考量,许多打算,许多设想,重要一项是寻访鉴真、鲁迅、孙中山在日本的遗迹之旅。

以前来过日本,去过京都、大阪、东京等地。单纯走马观花,是旅游;对于我这种想深入看看的人来说,我愿意美其名曰-----考察。

在奈良一夜两昼。诗意地说来,历史地说来,这是一个唐朝的夜晚。这一夜,谁也无法阻挡,我就梦回唐朝。

奈良是日本古都,也是鉴真东渡后的传经之所。这里的平城京是模仿中国唐朝长安城修建的,至今1300年历史,作为历史性古迹已列入世界遗产之中。

我以前简单学过日语,大都忘了,只记得奈良在日语里的发音就是“nala”,和汉语很相似,估计也是唐朝时期日本学习中国,命名奈良借用了汉语的发音。

入住的酒店一晚500多人民币。好在服务还可以,第二天还有自行车租借,我可以尽情地驰骋。

以前就知道在春日大社和奈良公园里,有许多鹿与人和谐相处,这次也看看他们。早晨没吃饭,我看到东大寺门口卖糕点,就买了一袋。刚塞进嘴里一块,一群鹿就围了上来,和我抢食,让我吃兴大减。后来一看笑了,我吃的糕点是专门喂鹿的食物,我真是愚蠢。

来到正仓院,以前我就知道这里是一千多年前日本皇家仓库,存储很多从唐朝拿来的文物,可惜不开放,其中很多经由中国传入日本的西域文物。

奈良博物馆正在展览来自河南省的文物,展览题目叫《诞生!中国文明》,可以看出日本人对于中国文明的重视。

下午下雨。日本公共场所门口都有雨伞可以随意拿去使用,这很方便。我和同行者们手握雨伞,骑车向奈良西南郊外的唐招提寺进发。

唐招提寺:是中国唐代高僧鉴真东渡日本后于759年建造的。鉴真大师的坐像供奉于御影堂,被日本尊为国宝。寺院内有千年古冢鉴真墓;寺内还珍藏着1200多年前鉴真从中国带去的经卷。

唐招提寺掩映在一片翠丽的林木之中,显得幽静自然,鉴真大师安眠在这里超过1200年。安置于寺内的国宝“鉴真和尚像”是日本最古老的肖像雕刻,十分著名,可惜每年只开放数日,我们遗憾错过。

回来的路上,雨还在下。奈良的古庙很多,依次途径,奈良的女孩打伞悠悠地走过。此情此景,让我想起【唐】杜牧的《江南春绝句》:“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诚哉奈良。

乘坐两个小时要一千多人民币,贼啦贵的新干线疾驰赶赴仙台,历史从古代唐朝迅速走向近代,我从鉴真向鲁迅靠近。

到达仙台已是傍晚,正好恰似中国清末时期的国运,日薄西山,一天不如一天,浙江青年周树人或许也是在这样的心情里来到仙台留学。

鲁迅选择学医,意在救治像他父亲那样被庸医所误的病人。1906年,鲁迅在仙台上细菌学课,反映时事的片子放映中国人要处决,四周有很多中国人正津津有味地围观。

鲁迅在《呐喊·自序》里说:“凡是愚弱的国民,即使体格如何健全,如何茁壮,也只能做毫无意义的示众的材料和看客,病死多少是不必以为不幸的。”“我们的第一要著,是在改变他们的精神,而善于改变精神的是,我那时以为当然要推文艺,于是提倡文艺运动了。”

晚上经过好顿寻找,看到了鲁迅宿舍遗迹,一个老妇人在此居住。深夜打扰,我表示歉意。旧式门窗里灯光还在闪烁,仿佛周树人君正在藤野先生批改的笔记前自责和感动,随之思索祖国的前途。

晚上还看到仙台东北大学鲁迅的雕像,在暗夜里的鲁迅面朝西方的故国,双目炯炯,似乎要穿透无边的黑暗,看清每一个中国人的内心和灵魂。

仙台车站因为地震正在整修。鲁迅就是在这里来到,在这里离开,决心打他自己民族的耳光,那响亮的耳光声至今还在回响,许多该打的人还在怡然自得,伸着厚厚的脸皮等着鲁迅挥起巴掌,这就叫真他娘的没皮没脸。

早就知道日本人带路让中国人印象深刻,果然如此。晚上,一个正在跑步的日本青年听说我找旅馆,停下脚步陪我走了至少四里地,直到看到我找到才安心离开。

白天要到鲁迅当年的教室看个究竟,我就说来自中国,要看看鲁迅的教室。东北大学的总务部长高桥秀市闻听,带我前往。

遗憾的是,由于地震影响,收藏鲁迅当年看过幻灯片的仙台的东北大学历史馆受到影响,正在内外整修,我没能进去。

离开仙台,一路向东京进发,直奔孙中山所在的松本楼。

松本楼建于明治36年(1903年),是中国近代民主革命先行者孙中山生前挚友、结拜兄弟梅屋庄吉的故居。松本楼至今保存着大量孙中山在日本居住期间使用过的物品与文献资料,可惜都是复制的。

梅屋庄吉,日本长崎人,家庭富裕,崇尚维新,与孙中山一见如故,并承诺“君若举兵,我以财政相助”。

梅屋庄吉为了支援孙中山,关闭了照相馆,学习了电影制作的技术,从那以后,将所得财产全部捐给孙中山先生的革命事业。梅屋先生捐赠财产的总额,换算成如今的金额的话,已经到了2兆日元。

我在这里遇到台湾人,他们说许多大陆人总是耿耿于怀地谴责1923年日本地震中国救援后,还在1931年之后侵略中国。台湾人说,单纯梅屋庄吉捐献给中国的财产就远远超过1923年中国给日本捐助的财产,大陆没必要总纠缠日本侵略历史。我说不是纠缠,日本侵略的确是事实。梅屋庄吉捐款也是事实,两者是两回事。

1914年,孙中山和宋庆龄的婚礼就是在梅屋庄吉夫妇家中举行的。福田康夫的父亲、日本前首相福田赳夫当年也是在松本楼,与福田康夫的母亲三枝举行婚礼的。2008年5月6日晚上,日本首相福田康夫在松本楼餐馆招待到访的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

孙中山曾在庄吉和服短外褂的背面挥毫写下了“慈母”二字,赞颂梅屋庄吉夫妇像慈母一样不求任何回报地支援中国革命。

在历史上,鉴真、鲁迅、孙中山,都为中日之间友谊做出过贡献。一路上,我沉浸在他们的世界里,忘却现实的烦扰,忘却了金钱物质、明争暗斗。不过,我也痛心日本侵略过中国,希望这种历史不再重演。

 地震之后,探访中国名人在日本遗迹
荒郊野外,古刹钟声;天涯纵远,凡我造访。 

地震之后,探访中国名人在日本遗迹

巍巍乎哉,大唐鉴真。


 地震之后,探访中国名人在日本遗迹

地震之后,探访中国名人在日本遗迹

地震之后,探访中国名人在日本遗迹

地震之后,探访中国名人在日本遗迹

地震之后,探访中国名人在日本遗迹

地震之后,探访中国名人在日本遗迹

地震之后,探访中国名人在日本遗迹

地震之后,探访中国名人在日本遗迹

地震之后,探访中国名人在日本遗迹

地震之后,探访中国名人在日本遗迹

地震之后,探访中国名人在日本遗迹

旅途小憩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