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锦思 > [转载]从一份传单看东北抗联与大森林和采金点的关系

[转载]从一份传单看东北抗联与大森林和采金点的关系

从一份传单看东北抗联与大森林和采金点的关系

史义军

[转载]从一份传单看东北抗联与大森林和采金点的关系

[转载]从一份传单看东北抗联与大森林和采金点的关系
日本绘制的东北资源图。王锦思提供。

上午,王锦思给我传过来一张图片,图片是一份东北抗日联军第三路军1940年的刻板印刷品,题为《中国工人弟兄》,内容是揭露日伪政权的暴戾,号召北满的伐木工人和采金工人起来推翻伪满洲国,打倒日本帝国主义。这个印刷品是一份传单,而且是红黑字迹套印的,其中大字“抗日则生,降日则死”很清楚。因为年代久远,也可能是印刷或刻板质量的问题,有些小字很难辨认。但后面的第三路军总指挥张寿篯、总政治委员冯仲云的署名都是很清楚的。

也许是我孤陋寡闻,从未见过这样的东北抗联的宣传品,而且内容是反映伐木工人和金矿工人的内容。

在东北抗联中长期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叫“天大的房子,地大的炕,火是生命,森林是故乡,野菜野果当食粮”。

从东北抗联的战斗历程来看,他们之所以能在白山黑水之间坚持抗战十四年,就是因为有大森林的庇护,可以说没有大森林,就不可能有东北抗联的光荣历史。

赵尚志打过金矿,最有名的是打乌拉嘎,受伤也是受伤在要打梧桐河金矿的路上,牺牲也是牺牲在了梧桐河金厂。王明贵打过金矿,于保合打过金矿,祁致中本身就是金矿工人出身。在《东北地区革命历史文件汇集》66本中不知有多少关于金矿工人和林业工人的记载。

赵尚志将军的遗作《向之关于布置和建立东北游击队的报告(一九四〇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这篇文章中就谈到了大森林和金矿与游击战的关系,其中说到了我的家乡鹤岗、萝北、鹤北林业局这个区域,文章说:

汤旺河以东、松花江以北、黑龙江以西、乌拉嘎河以西为一独立游击队的主要区。原因:这一区域山林很大,金矿散在东部各处,沿江一带是农业区、山里尚有碓营,如破坏敌人,则金、煤、矿、木业能给敌人若干损失。汤原县、鸭蛋河之稻田区亦应破坏之。连江口至兴山镇之铁路、汤原至铁骊之铁路,此种破坏能使敌人受到重大的损失。汤原、绥滨一带屯落警备薄弱,易于解除伪警及伪自卫团武装。军事活动,因为面江背山,无大困难,便于游击,到处都有建筑秘营和临时后方的地利条件。野兽、鱼类相当丰富,金矿、木业、炭窑、碓营及农村方面均可供给以相当数量给养、服装。转折游击东西约二百基罗米突,南北亦二百基罗,若灵活东突袭击,出奇制胜,敌人防不胜防,堵不胜堵,但人数最多不应过二百人。现在至少应有三十人,而该三十或五十人应分二部队,一在龙北、绥滨往来活动,一在汤原北、汤原东往来活动,将来可增至三队活动。在汤原东绥滨、夏期更应利用江河林通的掩护,并向富锦、桦川沿江一带活动。夏期并经常得到渔船及货船的物质补助,冬期可成立二十名以上之马队往来于富锦、桦川、汤原、绥滨之区域,以牵制敌人向山里之进攻。该地曾有长期抗日历史,虽有奸细破坏及严重错误的影响,但在群众抗日斗争情绪激烈和颇有经验,恢复创造反日区,有几大便利条件。应知该区各矿工人数量最多,队员补充并不困难。每一小队在其经常活动区内应做到:一、建立群众工作。二、侦探布置工作,经常破坏敌人一切电信交通等事宜及袭击并夺取输送车马,使敌人分散注意力。三、筹备取得一切供给服装给养等类。四、分别储存大批的各样的供给品。五、建立临时后方及特别密营等。六、组织情报网、运输队、交通站及交通联络事宜。七、散布贴发宣传品,招补队员,医治伤兵等类工作。每一小队之经常工作应按时详细布置,详细检查,各小队应经常突然有计划的会合一处向侦察好的攻击地带的敌人做突然的袭击或卡击以取得胜利,并又随时分开以分散敌人集中的“讨伐”力。但分散后,应在较远距离处作积极的小活动,以互相援助,并又随时集中再作大活动,并可去到其他非基本游击区域内作独立活动,或配合他区之游击队共同活动一时期,以此种变幻莫测的机灵动作,日夜扰害敌人。我方胜利之大与日俱增,敌人所受的损失日愈奇重,恢复不及,便能提高抗日运动,开展群众工作,捕杀走狗奸细,巩固扩大队伍,而不再遭受“坐吃等死”的受敌人攻击的损失,并消灭了腐化堕落动摇的现象。为要使这一工作达到更顺利的程度,独立领导军政工作干部必须选择和训练而及时指导之,该区之党的军事的政治的负责人员,应按时分别到各小队视察并领导工作(垦殖工作应有相当布置,以下各独立区均应有)。(此地之临时上级领导机关应随时指导检查工作,分别轮流征调干部、队员训练派回及补助以必须之军用品,收取各种敌人材料,并按期发以适合当地斗争的宣传材料和必要的教育材料。)必要时可成立两个独立游击队,以汤原西和通河之独立队共成一个总队。

王锦思提供的这份传单中的基本思路和赵尚志这篇文章的立意是一样的,1938年东北抗联36911军西征后,落脚在西大荒,就是现在北安、讷河一代,这里是大兴安岭和小兴安岭交汇的地方,这里也富产黄金。

1942年王明贵所在的三支队经常袭击大兴安岭一带的金沟,而且每战收获颇丰。粮食、黄金、伪币等等应有尽有。陈雷在三支队负责政治工作时,同三支队队长王明贵在大兴安岭战斗时,战斗日记遗失了,此日记从1941522日至1942128日。1966年此日记从敌伪档案中发现,李敏给我复印了一份。在19415月至19421月,每次战斗缴获的战利品陈雷都记得很详细,如1942811日(益昌公司)“格尼河伐采储蓄之解决”这一天的战斗缴获了大量的战利品:

1、消灭日狗——金清宪太郎

2、没收粮食:

A、白面60袋(每袋180斤)

b、大米10包(每包二斗)

C、鱼八包(每包一百斤)

D、豆油一千斤

E、棉袄三十五件

F、棉裤二件

G、棉挂三件

H、洋蜡二箱半(每箱六十包)

I、洋烟四十五包(每包五十盒)

J、洋火五十包(每包十盒)

K、药品海碘酒、过×化水素等药布等多

L、大斧五十把

M、锯大锯六把、小锯十五把

N、国洋二十元

O、盐三百斤

P、海菜三百斤

Q、海米五十斤

R、锉五十把

S、青酱二桶

T、大酱三桶

U、马料三十石

V、剪发器一把

3、破坏物品

A、大麻绳四捆(每捆四百元)焚烧

B、铁绳一千斤(每斤四元)损坏

C、苇席四十张(每张十元)焚烧

D、房子三间——焚毁

4、收新队员三名(王金贵、萧振海、张昭勋)

这些物品非常丰盛。

不用多举例子了,没有大森林,没有各个金矿点,就不可能有东北抗联14年的苦斗历史。王锦思提供的这份传单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东北抗联艰苦卓绝的斗争,这是一份珍贵的历史文物。

0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