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锦思 > 谁美化张学良九一八准备抵抗

谁美化张学良九一八准备抵抗

谁美化张学良九一八准备抵抗

王锦思

痛心的是,东北两次沦陷于日本,都以来自于东北又统治东北乃至中国的主宰者在北京看京剧开始。1894年11月7日,甲午战争,日军攻占旅顺,籍贯吉林的老妪慈禧在颐和园看杨小楼出演《龙凤呈祥》。1931年9月18日,张学良在北平中和戏院看名旦梅兰芳的《宇宙锋》,也盛传张学良与影星胡蝶跳舞。

长期以来,中国人都深信所谓蒋介石给张学良发去命令其“不抵抗”的电令:“无论日本军队此后如何在东北挑衅,我应予不抵抗,力避冲突。吾兄万勿逞一朝之愤,置国家民族于不顾。希转饬遵照执行。”中国人还以为9月12日蒋介石密约张学良到石家庄:“要你严令东北军,凡遇到日军进攻,一律不准抵抗。”九一八纪念馆里摆放蒋介石命令张学良不抵抗、张学良表现得很无奈委屈的塑像。

多处历史记载云9月18日当晚,蒋介石连发十多份电报,要求张学良坚决不抵抗,结果张学良背黑锅,被诬为“不抵抗将军”,这些一度成为史家定论。我国许多文艺作品中都有这种刻画,蒋介石极端的丑陋,张学良极端的爱国;蒋介石极力主张剿共,张学良极力主张联共抗日,并发动西安事变,这也是许多人对他感情深厚和敬佩之所在。

1991年,上学的我也曾深信蒋介石命令张学良不抵抗不疑,还赋诗一首歌颂张:

王锦思

面对残破血雨腥,

神州半壁烽烟中。

无有少帅中华胆,

何时余日堕东风。

随着政治禁忌的开启,耀眼的张学良光环下出现了某些阴影。张学良主政东北,固然政绩斐然,但是专制化管理,并以极端手段处决即无取死之道更无应杀之罪的杨宇霆和常荫槐,使他连一个真正的副手都没有。“自杨宇霆被杀而奉事不可为”。九一八后,张学良曾排斥的吉林部队与他分道扬镳。有学者认为,张学良盗卖数百箱故宫珍宝用以享乐,通过他之手,英国图书馆以12万英镑购进《王右军快雪时晴图》,美国石油大王洛克菲勒65万美元购进《唐寅踏雪寻楼图》。

有学者打趣说吸毒成性、沉湎女色的公子哥张学良“宽以待人”,和张学良传出绯闻的女性囊括当时中国最有名、最有地位的美女,如蒋介石夫人宋美龄、末代皇帝溥仪弟媳、美国华人建筑大师贝聿铭后母、国民党外交部长顾维钧的夫人,甚至包括意大利独裁者墨索里尼女儿、外交部长齐亚诺夫人。张学良被迫辞职出国时,首先向情人一一告别,被责骂为“娇妾重于国土”。

张学良也不讳言好色,曾经说自己有过11个情妇,当时人称风流少帅。他爱讲荤笑话,还作了一首打油诗自嘲“自古英雄皆好色,若不好色非英雄;我虽不是英雄汉,却也好色似英雄!”“平生无憾事,唯一爱女人。我乱七八糟得很”。但是,这些被许多崇拜张学良的人回避,只是一再渲染张学良的伟大功绩和坚贞爱情,写文章拍电影拍电视。其实对于这些文艺作品,连赵四小姐都说:“都是瞎编的,懒得看。”

蒋介石的“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带有权衡整体国力迫不得已的隐衷,出于对内镇压和武力反共的迫切要求,显然违背大众意愿,损害国家利益,影响了张学良的判断和抗战大业的迅速展开。但是,我们也有理由疑问,蒋介石没有对东北军的直接指挥权,以“爱国狂”自称的张学良何以能够听从一纸“不抵抗政策”而弃东北于不顾?何以不能“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何以效忠“党国委座”至此?何以不允许蒋介石的中央军进入东北,却能听任日军为所欲为?何以后来防守锦州和长城抗战时,蒋介石与汪精卫数次令他抵抗他却撤兵?

因为九一八事变,东北的最高统治者从张学良换成伪满皇帝溥仪,两个东北小伙子表现得一点都不像纯爷们。

九一八事变之际,就有人认为张学良不抵抗,他本人也是承认的。然而此后由于各种政治纠葛、出于各种目的,计谋如同一块无所不掩的大布,把责任全都推给蒋介石,生生地逆转了历史,陷于虚假,一下就是60年。但是事实不是张学良替蒋介石背黑锅,而是蒋介石替张学良背黑锅。张学良敢于自我揭露、勇担重责、光明磊落的精神光耀古今,给那些笃信“屁股决定脑袋”,习惯于搬弄是非、一再粉饰张学良的史学痞子们一记响亮的耳光。至今,还有人认为坚持不抵抗的只是蒋介石自己,只字不提张学良自述,无形中还在迎接着张学良的耳光。文艺界在张学良关于不抵抗自述问世后的哑言是吹捧张过度后被当事人戳穿后的尴尬。其实张本人活地率直,是其他人非要把他神话,连他本人都不愿意!

对于张学良不回家原因,有的专家认为,张学良因为不抵抗,不敢面对家乡父老。有的研究张学良的学者讲述,贪官市长莫绥新带沈阳市代表团到夏威夷见张学良,香蕉皮、烟头乱扔,搞得客厅乱七八糟。张学良生日宴会,有人为争席位大打出手,群魔乱舞,差点弄翻轮椅,不欢而散。张学良怒斥“简直是土匪”。赵四小姐十分反感,说再不欢迎大陆人去。

笔者王锦思连续多年通过全国两会等场合,首倡九一八全国鸣警报、每年最高级别纪念抗日战争、公祭英烈和死难同胞时,还曾幻想让远在美国的张学良签名支持,那将是多么伟大的参与呀!可惜还没联系上,2001年10月15日,时年百岁的张学良就驾鹤西去,只剩下遥远的空谷足音。

世纪行过,巨星陨落。张学良宁肯客死海外,终老他乡,也不肯叶落归根。个中缘由只有他自己最为清楚。

无论张学良为何没回祖国,都已随着他的逝去而成为烟云。甚至,有人说张学良葬在美国是中华民族的耻辱。他也许看中了那儿的宁静和安详,没什么不可以。
 
王锦思,吉林德惠人,定居北京,就读于德惠中小学、北京大学媒介专业暨电影学专业研究生班。曾做记者、歌手,相关文章和报道见于诸多中外媒体,出版反映中日两国发展全方面对比及反思的专著《日本行,中国更行》,以及反思抗战的《发现抗战》。收藏中国各地各种史料、日本侵华罪证和中日友好交流史料。创作抗战新歌,卡拉OK保留曲目是《松花江上》。

连续多年通过全国两会等场合,首倡九一八全国鸣警报、每年最高级别纪念抗日战争、公祭英烈和死难同胞。参与保卫钓鱼岛、抗议日本参拜靖国神社、对日索赔等“后抗日”行动,参与位于北京香山的抗战名将纪念馆的策划展览等工作。

电子信箱:jinsiwang@126.com

勿忘国耻网签名支持国家级纪念抗日战争!http://www.wwgc.cc/qm/

 
 



推荐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