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锦思 > [转载]可笑可叹的“清除精神污染”

[转载]可笑可叹的“清除精神污染”

可笑可叹的“清除精神污染”

史义军


[转载]可笑可叹的“清除精神污染”

我们年轻的时候,生活中的主题词就是运动。我们是在运动中出生,在运动中长大,后来看了电影《芙蓉镇》,才明白流氓痞子是最愿意搞运动的人。凡是运动都是有喜怒哀乐悲恐惊的,现在回想一下,文化大革命结束之后,最搞笑的运动恐怕就是胡乔木、邓力群搞的清除精神污染运动了。

现在说来,我们的孩子都不相信,那会儿,特别是1983年从头到脚,吃喝玩乐没有不和精神污染相联系的,头发长了不行,扎耳朵眼不行,穿花衣服不行,裤脚宽了不行,唱流行歌曲不行,跳摇摆舞不行,看裸体美术画不行,甚至看《大众电影》上的大美女也不行。那会儿的各级领导真是威风八面,真是上管天下管地,中间管空气,就差管人家拉屎放屁了。

1980年代那会儿,我们正是求知欲旺盛的时候,文青嘛?很想看看文学名著。听说《金瓶梅》不错,想看,没有。不是没有,看这种书得是有一定级别的领导看,说年轻人看了容易被污染了。我靠,这是什么理论。感情你们全都被污染过了,而且你们还被污染得很享受。毛泽东不但喜欢读,而且还推荐给一些高级干部和一些省委书记读。1956220日毛泽东就曾给万里等人说:“《水浒传》是反映当时政治情况的,《金瓶梅》是反映当时经济情况的,是《红楼梦》的老祖宗,不可不看。” 1957年。毛泽东亲自拍板对《金瓶梅》在全国小范围解禁,毛泽东说:“《金瓶梅》可供参考,就是书中污辱妇女的情节不好。各省委书记可以看看。”

今年四月我曾到河南新县许世友的故居去了一次,同行的人民日报记者钱江有感而发,写了一首诗,诗中就用了许世友读红楼梦和“吊膀子”这个典故。

如果说把看《金瓶梅》等小说也当做搞精神污染,那毛泽东应该是搞精神污染的鼻祖。他不但污染文官,还要污染武将。毛泽东就曾让上将许世友去读《红楼梦》。读一遍不行,还得读五遍。许世友估计读不下去,据说是由秘书抄录出精华给他读或是读给他听。许将军研究红楼一番,得出的结论却让人哭笑不得,他在南京军区的一次干部会议上鄙薄起《红楼梦》来,说它“写的是吊膀子的事”,会把思想看坏。

什么是“吊膀子”?膀子即手臂,暗指某些勾引女人的行为。某个流氓看上了一位未出阁的大户人家的小姐,于是加以勾引,小姐上当,流氓便每天晚上 “吊膀子”爬到小姐闺房中与之幽会。此为“吊膀子”的典故。《歇浦潮》第二十回:“可惜你当日误交一班下流新剧家,跟他们登台串戏,干那吊膀子骗女人的勾当。”亦指代男女间相互吸引、挑逗、调情。

在这里,显然许世友的境界不如毛泽东高。如果读一本书能把一干人读到邪路上去,那这本书就更值得读了。

1983911日,陈云对新华社反映《西安市淫书淫画的流传有发展趋势》的内部材料,作了如下批语:

对社会上特别是学校中流传的诲淫性手抄本,必须干净、彻底、全部收缴。今后凡是制造者要处重刑,传抄的也要处罚。

同日,陈丕显在批语中指出:

在这次打击行动中坚决贯彻陈云同志的指示,狠狠打击制造、传抄淫书、淫画的犯罪分子,加强收缴工作,这方面的战果将及时报告中央。

不能说陈云等的批示不对,但干什么都大轰大嗡似乎是党的光荣传统,而且有的省份把传达贯彻陈云、陈丕显的指示同严厉打击刑事犯罪相联系。令人可笑的是,有的省查出来的结果却是,搞精神污染活动居然领导干部居多,领导干部的子女居多。如:

福建省长乐县古槐公社的屿头大队播放黄色下流录像牟利,大队11个党支委,有五个参与其事,收缴黄色录像17部和武打、言情录像40余部。录像制品来源涉及省市69各单位的干部、职工86人。省委对此极为重视,决定由省纪委牵头,省委政法委、省委宣传部、福州市委、省直机关党委参加组成领导小组,负责统一指挥,限期彻底查清黄色录像问题,并提出处理意见。由于省委决心大、措施有力,各级党组织和公安部门积极行动,发动了群众,使查处工作取得了重大进展。

从查出的问题看,复制、贩卖、组织播放黄色录像所涉及单位之多,人员之广,十分惊人。据九月十日统计,涉及省市和军队一百零三个单位、一百六十人。其中:省属四十九个单位、八十七个人;市属四十八个单位、六十七人;军队三个单位,三人;泉州、南平、上海各一人(观看的人数,尚未统计在内)。违法犯罪人员有“五多”,即:青年多、干部子弟多、政法干警多、小车司机多、经管录像设备的人员多。在一百六十人中,有厅、师级以上干部子弟和县、团级干部子弟五十五人,政法干警二十一人,小车司机二十二人,经管录像设备人员二十四人。

播放的录像过去以武打片居多,现在则大多数是淫秽下流、不堪入目的。已发现的有《顶峰》、《按摩女郎》、《脱衣舞》等二十二部。不少人由于常看黄色录像而腐化堕落。有的发展到带女人去同浴胡搞;有的勾引女学生,白天看黄色录像,夜间到游泳池“游泳”;有的结伙看黄色录像,跳色情舞,打群架,搞投机,什么坏事都干。(参见中央党校出版社1984年版,中共中央宣传部编《宣传动态》1983年卷)

看来,搞这些活动的都是有权有势之人,像我等草根屁民吃不上喝不上哪有心思想这些,真应了那句话“饱暖思淫欲”。更为搞笑的是,把精神污染产生的原因说成是资产阶级思想的侵蚀,我就纳了闷了,从延安整风我们就开始批判资产阶级思想,那么多年过去了,我们也没有出来一部无产阶级的世界文学名著,到现在也没有一部超越西方资产阶级社会那些作家所写的被国际社会公认的文学作品。是无产阶级的思想先进呢?还是资产阶级的思想先进呢?真是比我们越搞越糊涂。延安时期你们大跳特跳交际舞,八十年代那会儿俺们想跳,却说这是精神污染。我等到哪说理去。

你们可以看《金瓶梅》,为什么就不让老百姓看呢?老百姓看是污染,你们看就不是污染?俺们老百姓一看黄色的东西就说俺们容易被污染了,难道领导干部有什么金刚护体之法。怎么学了那么多年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领导干部中犯罪率咋还那么高呢!而且权力越大犯罪越大,犯罪的手法真是千奇百怪,他们不仅观摩,而且还实践。看来有些理论和思想不但不是清除精神污染的有力武器,恐怕还是精神污染的催化剂。这个催化剂就是毫无约束的权力,文化革命时期号召夺权,夺权干什么。有了权就可以掌握资源,就可以为所欲为,就可以到地主小姐的绣花床上打个滚。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绝对的权力,产生绝对的腐败,看来把权力关进笼子里太有必要了。

其实1980年代那场清除精神污染运动,就是一些人打击异己的棍子。一些领导干部如胡乔木、邓力群等把精神污染当成了一个筐子,什么东西都往里装。凡是自己看不顺眼的,都往这个筐子里装,后来这个运动搞得实在不像话了,始作俑者邓力群也不得不出来说话。

19831214日,胡耀邦同秦川、穆青、吴冷西谈话,胡耀邦说:

邓小平同志讲话中对什么叫污染,怎样清除讲得很清楚,讲的是清除思想战线上的污染。在宣传二中全会精神时,突出一下清除精神污染,提醒大家重视是对的,但是宣传上开始时表态性的消息稍微多了一点。小平同志的讲话还没有发表,没有认真学习,个别地方和单位匆忙采取不妥当措施,去清除精神污染,出了一些毛病。及时发现了,纠正了,没有发生什么了不起的后果。宣传战线比较敏感,有时容易过头。强调反映快是对的,但是有时候步子不那么稳当。

    邓力群同志最近作了几次讲话,特别是在全国广播电影宣传会议上,把许多界限都讲得很清楚。这并不是“收”,也不是“变”,而是要把界限划清楚,搞好清除精神污染的工作。

    现在界限一划,空气不那么紧张了,但思想战线上又有一些同志满不在乎,明明有错,也不作自我批评,这是不好的。

    清除精神污染还要搞继续下去,但要防止两种干扰。一种是“左”的思想干扰,一种是封建思想干扰。这两种思想容易使清除精神污染扩大化。因此,要注意八个问题:

    第一,不要干涉人家的穿衣打扮,不要用“奇装异服”一词。总的说,我们的衣着还是单调的,不要把刚刚出现的活泼多样又打回到古板、单调状态中去。

    第二,歌曲方面,我们提倡有革命内容的歌曲,提倡昂扬向上的歌曲。对不是淫秽的,不是色情的,没有害处的抒情歌曲及轻音乐,不要禁止。如果禁止须经过批准。要鼓励创作新的好的歌曲,来代替格调不高的歌曲。

    第三,文学方面,所有世界公认的名著不能封闭。资产阶级作家写的有名的小说中,即使有点色情描写也不要紧。我们要禁止的是专门描写性生活的作品。

    第四,电影、戏剧、舞蹈、曲艺、杂技等,凡是中央没有明令禁止的都可以演,不能滥禁乱砍。

    第五,节假日中,应允许青年人跳集体舞、少数民族舞。共青团要主动组织。现在暂不提倡跳交际舞,待社会风气好转后可以逐步提倡。

    第六,对绘画、雕塑,不能禁止表现人体美的作品。考虑到中国的民族习惯,可以采取逐步开放的政策,原则上不能禁止。

    第七,要在初中,高中开设生理卫生课。青年学生对人体构造、生殖机能感到神秘,因为缺乏基本知识。

第八,主要努力方向是从正面提出加强两个文明建设。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这方面的工作是大量的,非常广泛的。广播、电视的体育节目要增加。中央电视台要把体育节目办得丰富多采。中外体育节目都有,外国的可以用,现在中国的还太少,内容要广些。大球要播,对小球也要注意。象棋比赛可以办,书法也可以办,如书法表演、怎样写字。迷语、对联都有广泛的群众性。湖南花鼓戏、京剧折子戏和候宝林五十年代的相声都可以搞。中年以上的人对戏曲很感兴趣。相声的听众更多。举这些例子,无非说明精神文明可以搞的东西太多了。电视要办得丰富多采。

胡耀邦的这个讲话也就那么回事,不过那时候能认识到这个程度也不容易了。

后来,清污运动28天草草收兵,不了了之,但其恶劣影响至今还流淌在一些干部的血液中。

现在,回想一下,精神污染有什么不好呢?如果我当年能让西方人文思想多污染一下那该多好,大力提倡唱红歌的薄熙来不也把孩子送到西方去污染去了吗。

现在再回过头来看一看当年叶文福写的那些诗,如《将军,你不能这么做》中描述的将军和现在的徐才厚上将比一比,还有那个买了个现代化澡盆的将军和徐才厚比一比简直就是小儿科,他们腐败的水平太低了。后来,叶文福被处理了,2006年叶文福所在部队工程兵副政委刘月升将军特意看望叶文福,他见到叶文福后说:“你没有犯错误,犯错误的是那个时代!”

    好了,不多说了, 1983 年搞清除精神污染运动的那些人将会被永远刻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0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