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锦思 > 痛哉,百万抗战烈士下落成谜!

痛哉,百万抗战烈士下落成谜!

王锦思

抗战胜利65年之际,尽管大多中国人高呼牢记口号,但是让人想象不到的是,许多抗战遗留问题仍然没有解决,也没有得到重视。据笔者王锦思粗粗估计,至今仍有百万抗战烈士下落成谜,他们的尸骨去向、详细名单以及战斗牺牲的经过没有得到确认,因此也就无从妥善安置他们的尸骨和灵魂,并且对遗属进行抚恤。这一抗战最大遗留问题还没有解决,不能不说是一大缺憾。

据悉, 1946年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发布了八年抗战期间的军队伤亡总数为3216079人,其中阵亡132万。这一数字显然是缩小的、缺失的。几年前中国社会科学院最新研究成果认定,中国军队阵亡563.3万人。当然,也有学者认为中国军队损失千万人以上。

由于当时国共两党缺乏战死战伤者名单的详细记录和统计,以至于大多数抗战烈士身份成迷,数量高达百万。其中大多数在关内战场牺牲,其次是东北战场,再其次是远征缅甸等东南亚国家的十万中国远征军,还有少量分布在俄罗斯和日本境内。原因是战时没有仔细精心安葬,没有详细的名单统计和记载。而抗战结束后国共处于内战期间,更是无暇进行抗战牺牲者详细统计工作,以至于问题在抗战胜利65周年之际提出之时,已经很难有机会补救,导致上百万烈士身份成迷。他们或是仅有名单或是仅有尸骨,还有许多牺牲者名单和尸骨都没有留下,宛如一缕青烟消泯在历史风云深处。被国民党认定的百万抗战烈士在新中国是不能享有烈士待遇和抚恤的,也就无从知道他们的身世来历甚至名字,遗存的公墓大都在文革期间惨遭破坏。

难免许多人以戎马倥偬、战事繁忙、败仗较多、打完就撤、无暇统计为由,为不能安葬、精确统计战死者开托,这种理由显然十分牵强。据悉,哪怕是中共抗战的平型关大捷至今也没有详细的牺牲数字和名单,许多八路军烈士尸骨多年前还在荒郊野外。平型关究竟阵亡多少八路军竟然成为今天军事专家百思不得其解的一个谜团,实在令人叹息。

青山有幸埋忠骨,战地黄花分外香。有名的将军都有重要地位,忠骨会被隆重安葬,可是那些无名烈士谁愿问津?他们站起来是一片天,倒下时是一座山。从关注有名的牺牲者到关注无名的战死者,更体现了一个民族和国家的细致入微的人道精神和生命理念。

如果说战争索赔问题能否解决主要取决于日本方面的反省和忏悔意识的话,那么抗战烈士遗骨的寻找和名单认定完全是我们自身的任务。前者关系到对于战争伤害者及其遗属的心灵和物质的抚慰,后者关乎牺牲者的尊严和肯定,更是一项惠及全民精神品格的一件大事。我们可以看到,越是发达的国家的战死者身份越是清晰。即使找不到尸骨,名字是存在的;即使没有名字,尸骨是被妥善安置的。

美国经常在全世界寻找战死者尸骨,《拯救大兵瑞恩》更是体现了美国人的生命价值观和理念。日本也是尽可能地详细记载士兵阵亡的时间地点经过。比如1934年日军战死名册《满州事变关东军纪念写真帖》中记载:“步兵第七十六联队陆军步兵营长清水口松二,昭和8年6月3日,吉林省德惠乡骑涉场战死。”时间地点人物交代得一清二楚一目了然。而在现在的吉林德惠,人们对于抗战烈士知之甚少,跻身400位左右全国旅级以上抗战牺牲将领中的王光宇、胡乃超、陶净非三位德惠籍英烈往往也只是专家学者们关注。

靖国神社安放明治维新以来日本在历次战争中250多万阵亡者的详细名单,每年都有战死者遗属和右翼分子前来参拜。笔者王锦思还去过日本靖国神社附近的祭祀战死者的千鸟渊公墓参观。日本将海外发现的35万具无名日军官兵遗骸都收葬于此,每年都有首相和其他皇室成员、政府高官前来祭奠。

对于大规模战役造成的群死群伤,日本长年累月进行调查和统计,并就收敛遗骸与美国政府交换情报,并听取遗骸家属的意见。据悉,约有21900名日本士兵战死在硫磺岛。日本政府于1952年启动遗骸收敛工作,至今找到了1万多具遗骸。为推进搜寻工作的开展,就在战争结束65年后的今天,日本还成立专门机构“特命队”,由首相菅直人下令设立,由内阁官房、外务、厚生劳动、防卫等各省负责人组成。首相菅直人亲自出席会议,在致辞中表示,“收敛完每具遗骸是国家的责任,希望今后能将遗骸收敛的范围能扩大到国外。”

抗战结束至今已经60多年,是否我们往往过多关注现实,不太关注历史;是否过多关注物质,而不太关注精神;是否过多关注加害者是否反省,往往忽略了自身的责任和担当,以至于西方人认为中国人“仇恨过度,理性欠缺”。

“马革裹尸还”、有名有姓有归宿,是百万烈士的生前梦想。笔者王锦思从2001年开端,呼吁国家领导人讲话,全国统一鸣警报、默哀、降半旗,希望我国国家级、国际化、最高规格纪念抗战死难英烈和同胞。军旅作家姜宝才长期致力于东北抗联题材创作,曾经在长春发现了著名抗日将领赵尚志的颅骨。抗战胜利六十五年之际,位于北京香山的北京抗战名将纪念馆以丰富多彩的形式纪念抗战英烈,证明还有人不愿意遗忘和冷却。

一、              德惠农村走出的抗联副军长

来源: 东亚经贸新闻   2010-04-03     社会

东亚讯(杨李军 记者 王月)王光宇的原名叫王明堂,又名王兴,1911年出生于一个农民家庭,是吉林省德惠县岔路口乡解放村腰窝堡屯人。少年时,家里人省吃俭用供他读书,小学毕业后,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德惠县立中学。这个时期,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东三省。王光宇同部分老师和同学组织成立德惠抗日救国会。当年放寒假前夕,他与同学为抗日救国北上哈尔滨,去找中国共产党和抗日组织。1933年2月他参加东北抗日联军,后曾任抗联四军副军长。

1938年12月,哈尔滨、长春等地聚集来的日伪“讨伐”军,步步逼近抗日联军的驻地。王光宇率领的部队边打边退,逐渐向一个山坡靠拢。王光宇身边的战友一个个倒下了。最后,只剩下几名同志,他也身负重伤。战友们看见了,要把他救下战场。但他却向扑过来的敌人冲过去,最后壮烈牺牲。



推荐 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