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锦思 > 我用歌声祝福家乡伊春、德惠

我用歌声祝福家乡伊春、德惠

我用歌声祝福家乡伊春、德惠

 
 王锦思   于北京朝阳、海淀、西城

两个月来,家乡东北连遭天灾人祸,心灵也不免备受撞击。

近日,伊春客机失事造成42人遇难,东北再遭重创,听起来不免揪心。

三年前,甚至多年前,就要去伊春看看大姑。大姑从老家离开后去伊春定居多年不见,一直想去看看,决心下了很久,决定那个春节可能动身。可惜了,没有来得及出发,噩耗传来,大姑故去了,深埋在那片广袤的丰美的大森林之下。生命倏忽即逝,不容你等待,又一场更大的空难降临!当新闻主持人接连念出遇难者的名字之时,悲哉伊春!

我纯粹的家乡吉林德惠在迎接建县百年之际,也遭受了百年一遇的洪涝灾害。16个乡(镇、街)184个村、920个社损失严重,农作物受灾面积4876公顷,倒塌房屋3958间,直接经济损失8.6亿元,229287口人饮用水严重污染。当年的高中同学当了村干部,在灾区抗洪,他用德惠话说:“淹毁了!”听来不免沉重挂牵。就在一个月前,我还和几个同学一起到松花江边游玩,一片田园风光。时日不多后,天壤之别。

“等了千年的山盟海誓,走了万里的地久天长。”1998年,我为吉林电视台《浪漫之旅》节目撰写了宣传词,这其中的一句话也是我从少年到现在的真实写照。

岁月,是流经家乡吉林德惠的松花江,不舍昼夜,也不容分说,让我不再青涩,我分明听到青春倒计时读秒的滴答声响。每次回到德惠感受沧桑变化,我亲切,我感伤,我是唐诗里的贺知章。不过,当回想起曾经深情写下的诗句“那一时刻,纯真的情怀,岁月是拂不去你的微风”,当这些文字浓缩了往昔的阳光和风雨,我可歌可泣的少年和青春就永不会老去。

东北,拥有世界上最辽阔、最富饶的黑土地,一望无际、富有魅力的万里平畴,总面积是日本的三倍,盛产大豆、高粱、木材、铁、煤,“棒打獐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

在日本侵占东北以前,东北就被称作“满洲”,可见“满洲”并非是一个完全负面的名词。满洲之“洲”,不同于神州广州之“州”,带有恣肆的水,这水就是松花江。吉林,是全国唯一以少数民族语言命名的省份,以满语“吉林乌拉”前二字得名,意为沿江。 

松花江发源于东北的乳头长白山,蜿蜒而来,甘甜的乳汁哺育两岸的百姓。东北因为松花江等大大小小的河流湖泊,如同坚挺饱满而又未经吮吸的乳房。

美国黑人诗人兰斯顿•休斯写到:“我熟悉河流,我熟悉那些像地球一样古老的河流,比人类血管里流的血液还要古老的河流。我的灵魂变得河流一般深邃。”这种忧伤源于黑人悠久的历史和深重的苦难,节奏像爵士乐那样强烈。我对于松花江也有同感。

说实话,许多东北人喜欢日本歌曲《北国之春》,都情不自禁地想到日本和东北,感觉像海棠没熟透,酸酸的,耐人寻味。细细想来,正是孕育了美丽旋律的《北国之春》的日本,让中国诞生了哀婉凄惨的《松花江上》,而唯一的主题是离家。

德惠是一座小城。命名德惠,寄托着家乡人民对品德和恩惠的崇高要求。诗人说:“小城是绣花女,小城是打鱼郎。”小城的故事,比邓丽君的歌声还好听;小城的姑娘,比闪烁的秋波还迷人。任何一个新生事物只要刚一进德惠,随即风靡整个小城。

据悉,由于发生大型洪涝灾害,为了节省开支,“第七届中国·吉林德惠绿色食品节”将取消大型文艺晚会、大型焰火晚会。我由于北京事情太多,不能回乡参加,也没能捐款,在此我用一首老歌祈祷家乡平安、祝福东北吉祥。由于某种原因,博客不能登录歌曲,十分遗憾。

祝福家乡!祝福东北!祝福松花江流域的人们!祝福兴安岭深处的人们!祝福每一张笑脸!祝福每一张失去笑容的脸!祝福,祝福,只有祝福,惟有祝福!

——————————————————
 
 
 王锦思   于北京朝阳、海淀、西城

0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