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锦思 > 田中角荣喜欢“舌尖上的中国”?

田中角荣喜欢“舌尖上的中国”?


    “舌尖上的中国”正在热播,想不到的是,田中角荣侵华时似乎除了没喜欢吉林德惠大曲外,喜欢各地美食,成为“舌尖上中国”最大的粉丝。这是怎么回事?

    田中角荣,当过日本首相,年轻时作为侵华日军驻扎在东北,然而这成为许多地方争夺的焦点。甚至毫不顾及历史事实,任意胡编乱造,造成恶劣影响。

    一次在北京参加会议,北京区县有位政协主席对王锦思说,田中角荣当兵时曾驻扎在当地,很喜欢那里的栗子。我一愣,怎么又是田中角荣到处驻扎?我于是对他说,这不可能,田中角荣根本没有驻扎过这里。

    黑龙江省望奎县说田中角荣作为侵华士兵在望奎县驻扎,喝过名酒,广告说明写到:“日本前首相田中角荣在华期间多次喝过此酒,并给予高度评价。”云云,晕晕。借助“名人效应”做广告,对民族屈辱视而不见。无独有偶。2000年,深圳某白酒广告用日本鬼子和农民争抢来表明酒好。酒好不好姑且不论,只是没喝却被麻醉了。

    笔者王锦思发现,田中角荣真厉害,驻扎黑龙江之后又去了辽宁。有关方面称,日本前任首相田中角荣,“任侵华日军守备队骑兵上士”,曾在辽宁丹东大孤山驻扎过。“当他以首相身份来中国访问时,还向中方官员询问过大孤山,表达欲重游大孤山的愿望,当时正逢大孤山杏梅成熟之际,孤山镇特派人进京向田中角荣赠送了杏梅。”

    或许吃了大孤山的杏梅来了精神,田中角荣又从辽宁转移到内蒙古。有人说他“驻扎在内蒙库伦奈曼一带,吃库伦荞麦面和奈曼沙湖鲤鱼上了瘾,后来,他访问中国时,特意向中方提出申请,有关当局就急调了一车皮荞麦和沙湖鲤给田中角荣”。

    吃完了荞麦后,田中角荣毅力倍增,转战唐山丰南,因为“胭脂米”珍稀味美,又与名著《红楼梦》有关,田中角荣吃过胭脂米后记忆难泯,访华时特意向毛主席索求此米,后来毛主席送了一些。既然说是毛主席赠送给他,显然是国礼,但是消息抛出者能拿出证据么?

    田中角荣吃了好米自然还想好酒,河北省迁安市“贯头山”白酒进入他的馋嘴。有人谈到,每当服务员端上这种酒时,领导总少不得绘声绘色地说起它不同寻常的传奇:“一九七二年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在欢迎国宴上喝的当然是茅台。总理问他味道咋样?田中愣了一下后,连连点头称是。总理是何等聪明之人呀,马上看出田中有些言不由衷,立马联想到田中当年参加过侵华战争,便问他是否喝过中国的其他酒?”

    “我操!莫非这小子喝过《贯头山》?”客人们顿时来了兴趣。“正是如此!田中做为关东军的小队长,曾在迁安驻防。据说就在杨店子一带。那儿的老人讲,驻扎在那里的小队长约束部下很严,不许糟害老百姓。他没别的嗜好,就是爱喝个酒。老乡就送《贯头山》给他,一来二去就喝顺了嘴儿啦!”“国务院办公厅当即电询河北省革委会询问《贯头山》酒的情况并命令速送十箱到北京。就这样,在中日两国总理的共同关怀下,《贯头山》又恢复了青春!来,为总理和田中角荣,干了这杯!”

    纯属瞎掰!明白人说道:“贯头山虽好,可惜田中没喝过。他老小子压根儿就没出过山海关!”这种所谓田中角荣驻扎某地的“荣耀”都是篡改而来,其实田中角荣服役时仅仅驻扎过黑龙江富锦县一带。

    《田中角荣传》记载,田中角荣在一九三九年三月到一九四零年十一月做为关东军序列的盛冈骑兵第三旅团二十四联队一中队的士兵,驻扎在黑龙江富锦县,从未跨进关内一步,更不用说四处乱窜了,倒是某些中国人思维四处乱窜,任意驰骋,让中国的抗战记忆显得有如此滑稽和荒谬!
田中角荣喜欢“舌尖上的中国”?

田中角荣喜欢“舌尖上的中国”?




推荐阅读:

美杜莎蛇身人震惊世界

龙骧战略社区

 

    王锦思,北京“锦标堂”工作室,首倡九一八全国鸣警报、国家领导人出席等内容的国家级纪念抗战活动,征集收藏东北、北京、孔子儒学、中俄中日关系等主题史料文物。


    王锦思系列著作:《发现抗战》、《图说抗联》、《发现东北》、《超越日本》、《日本行中国更行》。购书网址:孔夫子网:www.kongfz.com,当当网:www.dangdang.com


    王锦思邮箱jinsiwang@126.com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