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锦思 > 日本俘虏参与创建了新中国空军

日本俘虏参与创建了新中国空军

  楚庄王为春秋时代楚国著名的贤君。他少年即位,面临朝政混乱,为了稳住事态,他表面上三年不理朝政,实则暗地里在等待时机,人问之,曰:“三年不飞,飞将冲天;三年不鸣,鸣将惊人。”楚国终于成为春秋五霸之一。

  2500多年后的解放战争期间,恰好是三年时间,中国人民空军一飞冲天,显然离不开东北老航校的艰苦努力和蓄势待发。

  抗日战争结束后,侵华日军在东北遗弃飞机和航空器材较多,具有创办航空学校的物质基础。中共中央作出决定,要在东北创建一所航空学校。然而,到哪里去找教官?没有教官办航校就是一句空话。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1945年9月,被围困在东北的有支日军王牌飞行部队——第二航空军团第4练成大队,有许多资深飞行员和教官,共300余人,大队长是林弥一郎,后改中国名字林保毅。为什么起个中国名字,这就和东北老航校有着不解之缘了。

  林弥一郎(1911年9月2日 - 1999年8月14日),日本大阪府南河内郡人,日本陆军航空兵少佐。

  1932年被征招入伍,成为一名航空二等兵。1932年9月到1935年,经历了三年多的刻苦训练,成为一名战斗机飞行员和飞行教官,并晋升为航空兵曹长军衔。由于技术出色,1938年5月,林弥一郎成为一名少尉候补生,进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受训。当年年底,以优等成绩结束了陆士的学业,正式以陆军少尉飞行员的身份被分派到飞行第54战队担任战斗机飞行员。太平洋战争爆发前不久,进入中国战场参战。

  日本空军史评价林弥一郎是以勇猛果敢、忠于日本军国主义而闻名的战斗机驾驶员。1942年8月,在桂林上空,林弥一郎驾驶的97式战斗机曾经与美国空军P-40式战斗机编队遭遇,机身连中34弹,而且发动机失灵,但是他奇迹般地飞回了基地。

  太平洋战争中后期,54战队驻守北千岛,是日本最早的本土防空作战部队。林弥一郎担任第3中队的中队长,在与美军的B-24、B-25轰炸机的苦战中,积累了相当丰富的战争经验。1944年11月,林弥一郎晋升为少佐。随后,林弥一郎任驻沈阳第101教育飞行团第4练成飞行队队长,承担飞行员战斗训练和防空任务。 

  日本宣告投降后,林弥一郎不愿投降。9月9日,带领300余人,遗弃机场和40多架飞机,向南逃跑,于9月29日流窜到本溪以南凤凰城以北摩天岭山区。这时,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东北民主联军第16军分区正在附近活动,司令员曾克林,所属21旅政委刘光涛带兵将他们包围。

  这次受降,共接收林弥一郎带领的17名飞行员,24名机械师,27名机械员,180多名各类地面保障人员,为以后人民空军的建立和发展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日本航空队被解除武装后,分散居住在当地老百姓家里。为了照顾他们爱吃大米的习惯,我军千方百计筹买一部分大米给日军送去。要知道处在日本帝国主义统治时期的中国东北,百姓们吃大米就是“经济犯”,轻则挨打,重则丧命。

  林弥一郎提出两条来,一条保证三百多人的生命安全。第二在条件适当的时候,能把他们送回日本去。据说毛泽东、周恩来说答应他们这两个条件,但是他们要把飞行员或地勤人员的技术教给我们。林彪当时说,这些人一个也不能他走。

  10月中旬,东北局书记彭真、东北民主联军参谋长伍修权召见林弥一郎和航空队的主要人员,晓以大义,希望他们帮助我军能够创办航校。

  深受武士道精神毒害的日本军人,如果说敬礼都不标准的话,那是不允许的。而飞行学员过去都跟日本人打仗,甚至有家仇,给日本人敬礼,从心理上很难。林弥一郎实际上也是在试探到底是有多少诚意,实际上讲他就是以守为攻。

  1945年10月中旬,成立东北人民自治军航空队。1946年1月1日,在吉林通化,航空队扩编为航空总队,林弥一郎担任东北航空总队的副队长兼参议。

  林弥一郎被任命为航空参议兼飞行主任教官,他所带的飞行队成为航校建设的主要力量。林弥一郎在理论、实践、训练、教学等诸多方面开创了基础,被誉为解放军空军之父。后来航校还任命黑田正义、平信忠雄、系川正夫、长谷川正等为飞行主任教官。

  从1945年到1949年,在短短不到4年的时间里,东北老航校一共培养了各种技术干部500名,其中飞行员126人,机务人员322人,领航员24人。其中23人参加过开国大典的阅兵。成为了建设空军,创办和发展新中国的航空工业和民航事业的骨干。当年的空军司令员王海、空军副司令员林虎、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刘玉堤,以及曾经击落美军王牌飞行员戴维斯的张积慧等人都是从这里走出的。

    1949年10月1日开国大典参加空中阅兵的23名飞行人员,全部来自东北老航校,他们驾驶五花八门的飞机,以高超的技艺组成飞行编队,接受党和国家领导人和全国人民的检阅。

  在沈阳,这一天也同样举行了盛大的庆祝典礼,林弥一郎驾机参加了阅兵式,他驾驶一架“隼”式飞机和几位日本教员驾驶的“九九”式飞机,编成整齐的编队,飞越沈阳上空,接受了检阅。

  1956年8月,林弥一郎返回了日本,仍然怀念着老航校的生活,把中国看成是自己的“第二故乡”。林弥一郎还给儿子取名叫林新,意思要做中日友好新一代,并送他到中国留学。1977年5月,林弥一郎夫妇受当时的第一任中日友好协会会长廖承志的邀请,访问了中国。林弥一郎亲自发起和组织了“航七会”(即“七航校会”),为创建“中国归国者友好会”(又称“日中友好会”,即后来的“日中和平友好会”)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后来成为空军司令的王海上将遇见林弥一郎都要敬礼,言必称“老师”。

  至今,还有许多人赞美林弥一郎为“新中国空军之父”、“亚洲的骄傲:日本教官林弥一郎几乎以一己之力缔造中国解放军空军”。

  当年在老航校医务队工作的高桥澄子,为伤病员献出了她全部的热情和爱心,也是老航校日籍工作人员中惟一没有回国的人。她加入了中国国籍,并给自己取了中国名字叫高玲。她常说:“我的世界观的转变,是受老航校的中国朋友的教育和影响形成的,刻骨铭心,永远难忘。他们永远是我的榜样。”

  教官诜岐文夫和夫人诜岐郁代同样在老航校工作过,还把自己骨灰埋在中国,与中国在一起。

 

日本俘虏参与创建了新中国空军

日本俘虏参与创建了新中国空军

日本俘虏参与创建了新中国空军

推荐阅读:

 

美国总统的本来面目

  

哪些中国人参拜过靖国神社

 

究竟谁是朝鲜战争的胜利者?

 

薛蛮子嫖娼丢了谁的脸?

  

 中国最危险的腐败是军队腐败

 

 朴槿惠为何比金正恩更受中国人欢迎 

 

 嘉兴海盐抗日时期民屋焚毁罕见照

   

   王锦思,北京“锦标堂”工作室成员。首倡九一八全国鸣警报、国家领导人出席等内容的国家级纪念抗战活动。收藏东北、北京、孔子儒学、日本侵华、中日友好等主题史料文物。王锦思著作:《发现东北》《图说抗联》《发现抗战》《超越日本》《日本行中国更行》

  请您关注王锦思新浪微博
http://weibo.com/wangjinsi918

王锦思邮箱jinsiwang@126.com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