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锦思 > 长春南湖老宅的燕子

长春南湖老宅的燕子

 长春南湖老宅的燕子

长春南湖老宅的燕子

长春南湖老宅的燕子

长春南湖老宅的燕子

长春南湖老宅的燕子
 

 

     又是草长莺飞的时节,我和长春南湖老宅门口的燕子重逢。

     不巧,拍照时,只有乳燕在窝里酣睡,大燕子飞出去采食了。是当年那只吗?多想看看她,看看那翩翩的舞姿和美丽的倩影,倾听那久违的呢喃。我想,自己青春初年的诗也是给燕子的,“那一刻,纯真的情怀,岁月是拂不去你的微风。”在我曾有记忆的深处,微风中,燕子飞来飞去,让我深情凝望。

     其实,我和燕子是一个家,我的家是燕子的家,燕子的家也是我的家,燕子把家安在了我家门口的电灯上,旁边还有个新窝。远亲不如近邻,十多年来,我们比邻而居,互相关心。我在春夏秋偶尔回到这里的时候,总有燕子送来歌唱。燕子让我省心,不用笼养,不用喂食,自力更生地爱护守候自己的小家,也给我许多启迪和慰藉。

     小时候,燕子是最美丽的记忆,是春天的使者。民间冬令“九九”歌中曾云:七九河开,八九燕来。燕子也是吉祥喜庆的象征,燕窝在头檩如何、二檩如何,……总之,不管哪一檩筑窝,都意味着家将有喜、好事临头!

那首好听的儿歌唱到:“小燕子, 穿花衣,年年春天到这里。要问燕子为啥来,这里的春天最美丽。”燕子来时,剪刀般的燕尾霎时划破了冬幕,打开了一扇通往春天的大门!随即花红柳绿、生机勃勃。

燕子没有百灵黄鹂鸟那么艳丽,但是也十分朴素美丽,眼睛明亮有神,黑身白腹,黑白分明,表里如一,符合人的审美学需要,难怪西方大师级别的燕尾服设计理念由此而来。

燕字由四个部件组成:廿、北、口、火。“廿”指雏燕从出壳到会飞所经历的时间:20天。“北”指“玄”。《说文》:“燕,玄鸟也。”“口”为“或”省,为城市平面形状。这是指家燕有营巢于城市民居的习性。“火”指气候暖和(春暖花开时节),也兼指南方。廿、北、口、火这四个部件整合成燕子的向北飞行时的形象:“廿”模拟燕子开口,为头部;“北”模拟燕子展翅,为翅膀;“火”模拟燕子尾部,为燕尾;“口”指燕子起飞之地。整个“燕”字记载了燕子的习性:每年春暖花开季节,燕子从城市民居家里的巢中起飞,一路向北,回归故乡。

在北方人的观念里,以为燕子冬天飞到南方,不过就是华南一带。事实上,燕子都出国去了。两湖两广的燕子也是一样春来秋去,落足点大致在东南亚各国;欧洲的燕子都要飞往非洲过冬,看过美国国家地理关于燕子的纪录片,非洲沙漠的土著在燕子迁徙季节,趁着夜色在低矮灌木中用一种特殊的蛛网大量捕捉燕子充饥。

燕子在德惠老家的田野上,小溪边飞来飞去,啄衔新泥。最让我欣喜新奇的是,燕子在外屋的房檐下叽叽喳喳,飞进飞出,用嘴衔来泥土、草茎、羽毛等,再混上自己的唾液,细心地造房子,就像赶一场春天的盛会。没多久,一个崭新的碗型的窝便出现在屋檐下了。

燕子是爱情的象征,燕子从不单飞,成双成对、比翼齐飞。记得那时,一个美丽的女生也叫做燕子,许多男生都喜欢她,可就是没人敢追,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飞呢。

90年代末,我在长春南湖边居住,凭窗眺望,一览南湖无余,燕子适时地飞来,装点我的春天的世界。后来离开长春去北京,燕子飞来做邻居,亲人把楼道里的一扇窗户时刻敞开,让她们飞来飞去。经过一段时间紧张的劳作,燕子建起了一座新房,很结实,很漂亮。有个孩子可爱地发现这个小家唯一的缺点就是没有卫生间。燕子就这点不好,随地大小便,弄得地上斑斑点点,很不雅观。

不幸的是,有人见到她们十分好奇,为了拍照,就爬到燕子窝边,一只乳燕受到惊吓,突然飞起,头撞在天棚上,不幸身负重伤。被放回窝里,不幸夭折了。说来奇怪,大燕子再也没回来,只留下空巢一座,可能失去挚爱的亲人,伤透了心,不想再回,这让我为此伤感好一会。但是此后,又在门口的另一处建了一座新巢。

但最让我感动的是,母亲在生病期间,就是燕子在窗前门口飞来飞去,给母亲唱起歌谣。母亲很可爱,有时也在屋里学燕子的叫声,叽叽喳喳,排遣了很多的寂寞和苦痛。天使啊,燕子的使命真的很伟大,真的感谢燕子。

     初中学过唐朝诗人刘禹锡的《乌衣巷》,很有意境。“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

     这是一首怀古诗。朱雀桥边、乌衣巷口,是以王导、谢安为代表的六朝豪门大族的聚居地点,曾经繁华鼎盛、家族兴旺。作看到桥边野草开花,巷口夕阳斜照,繁华不再。当年在王、谢家厅堂前结窝栖宿的燕子,飞到普通老百姓家里去了。或者说,刘禹锡借“王谢堂前燕”写世事变迁,昔日的王谢堂换成了今日的“寻常百姓家”。感慨沧海桑田,世事变迁,人生多变。

燕子念旧,无论迁飞多远,哪怕隔着千山万水,也能靠着记忆力返回故乡。飞走的时候,是两只大燕子带着一窝小燕子。小燕子长大了,可以自已照顾自已了,所以都飞走了,回来的时候就只有两只大燕子。就这样,燕子来了又走,走了又来,换了一代又一代。这一幕,让人感动。燕子如此,何况人乎。  

燕子也映衬我的个人变迁。这些年来,我也像一只燕子,飞来飞去,东奔西走。在忙碌中,岁月沧桑,人在变老,心事依旧,我还是我,可燕子不知是否还是那只燕子。

由燕子,想起少年,想起母亲,想起我。想到此,燕归来,燕飞去,带走了我的心。

 

 

王锦思,精通“德语”(家乡吉林德惠语言),北京“锦标堂”工作室成员,关注广泛,游历中外,著作多部,喜欢串门、唠嗑、收藏等。 jinsiwang@126.com
王锦思著作:《发现东北》《图说抗联》《发现抗战》《超越日本》《日本行中国更行》当当网htt p://www.dangdang.com孔夫子旧书网http://search.kongfz.com/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