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锦思 > 哈尔滨犹太富二代被绑架案

哈尔滨犹太富二代被绑架案





 

 

 

 

在日伪统治下的夜幕下的哈尔滨,发生了多少悲欢离合的故事,恐怕谁说不清楚。1933824日午夜,在哈尔滨发生了震惊中外的“西蒙·开斯普绑架案”,又称“马迭绑票案”。 就是马迭尔宾馆老板的儿子西蒙·开斯普,这位犹太富二代被绑架撕票,究竟是谁这么凶残?目的又是为了什么?让我们先从哈尔滨这座城市的国际化历史说起。

     1901年,沙俄在东北修建的中东铁路临时通车,欧亚经济、文化往来更为密切。在这一年,俄籍犹太人约瑟夫·开斯普作为沙俄骑兵团的军官来到中国,1906开始修建远东最豪华的马迭尔旅馆,正如《哈尔滨指南》1931年俄文版广告中所述“马迭尔旅馆拥有最豪华的舞厅及餐厅,最现代、最舒适的客房”。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人占领哈尔滨,约瑟夫·开斯普经营着大珠宝店,并且是马迭尔饭店唯一的主人,又担任许多联营电影院的首席董事。外界传说他的财产数百万敛财的手段和方法出神入化。日本人希望用象征性的付款买下印钞机一样的“马迭尔”,但是约瑟·开斯普100万的,这让日本人恼羞成怒。因为哈尔滨一点点地成为日本人在远东地区极为重要的情报中心战略中心殖民地,需要一座国际化酒店来点缀日本的殖民统治      

19315月,白俄流民成立“俄国法西斯党”,其总部设于中国大街125以反苏为宗旨,极力排犹日军侵占哈尔滨后,立刻依附于日本宪兵队1932年,成立了打手组成的黑衫队特别部,绰号“满洲黑手党”。日本人中村是法西斯党的顾问党魁康斯坦丁·罗扎耶夫斯基,是日本宪兵队和特务机关的走狗,直接参与筹划了马迭尔绑票案后于1946年被苏联执政当局枪毙于莫斯科。这个组织策划了一系列绑票杀人勒索案,主要针对犹太富商。被绑架并且撕票的,有中央大药房的老板科夫曼,以及中国大商人穆蔚堂等。其中最著名的绑架案伸向了哈尔滨最有名的马迭尔宾馆老板约瑟夫·开斯普的儿子。

约瑟夫·开斯普知道自己面临的危险,就采取了一定保护的措施。两个儿子在法国读书,长子就读于法国巴黎大学,次子西蒙·开斯普在法国巴黎音乐学院钢琴专业深造,都加入了法国国籍。老开斯普灵机一动,把马迭尔旅馆、影院的产权转移到儿子的名下,并高悬着法国的三色旗,以示神圣不可侵犯。最后,他还通知法国驻哈领事雷诺,一旦他的生命和财产遭到威胁便要及时采取行动。这一系列的举动,只防君子,难防小人为所欲为的日本侵略者和白俄根本不放在心上

    日本特务机关长小松原道太郎找到国际间谍范斯白,询问约瑟夫·开斯普的情况,并明确表示,国旗并不能阻止我们想做的事。范斯白与约瑟夫·开斯普有一定的交情,把信息透漏给了他。约瑟夫·开斯普深知自己很可能会遭绑架,便精心制定了一套防范措施。在马迭尔旅馆底层门窗上都安装了粗铁栏杆,俄国武装警卫人员在房前屋后巡逻,像一所堡垒。平常出行,保镖总是形成一个警戒圈。

     但是,约瑟夫·开斯普保护网上留下了一个漏洞,那就是他的小儿子。1933年,西蒙·开斯普24岁,高大俊美,在结束了巴黎音乐学院的学习后,趁学院放假立即来到哈尔滨,作为一个职业钢琴演奏家初次露面。老开斯普十分溺爱西蒙,期望成为一个超过帕德列夫斯基的艺术大师。他不惜一切代价,在哈尔滨、大连、上海和东京最上等的剧院为儿子安排演奏会。老开斯普警告西蒙,作为一个富有的犹太人在哈尔滨是危险的,不带随从外出时务必当心,特别是在夜晚。西蒙对这些话置若罔闻,继续自己的夜生活觉得父母多此一举。而他,毕竟是一个法国公民,有资格享受他的法国护照所宣布的一切保护。

1933824日,西蒙·开斯普和一个名叫莉迪娅·切尔涅茨卡娅的女友,参加了一个朋友组织的晚会。年轻浪漫的他不谙世事,不了解哈尔滨的夜幕有多深,有多恐怖。

    深夜,在马迭尔旅馆吃过夜宵后,西蒙·开斯普开着卡迪拉克轿车送女友回家,汽车来到了在面包街109号莉迪娅的家门前。由于西蒙·开斯普明天就要动身去大连演出,所以莉利迪娅并没有马上下车,正在卿卿我我的时候,车门被拉开,一只冰凉的手枪顶在西蒙·开斯普的脑袋上。凯迪拉克轿车载着小开斯普和莉迪亚一路狂奔,来到了比利时街(今比乐街)附近,莉迪亚被释放并被要求带话给约瑟夫.开斯普,提出来要赎金30万。西蒙·开斯普被从车里拖出来,蒙上眼睛,塞进另一辆汽车里,被押解到哈尔滨香坊的一个藏匿地。

    就这样,在日本侵略者主导下,日俄中等多国阴谋分子导演了这起绑架案。

对于价值连城的马迭尔宾馆的老板来说,30万元并不是个大数目。但是绑匪和幕后的日本人失算了,他们错误估计了形势,看错了金钱在老板约瑟·加斯普心中的位置。像许多个犹太富商一样,约瑟·加斯普固然善于理财赚钱,却十分吝啬,居然惜金如命,不肯交纳赎金,一度被传为笑谈。不仅如此,他还忽略了绑匪的残忍,立刻把所发生的事通知了警察机构,并要求法国领事馆干预此事,还对报界宣布,说他决不支付分文金钱,因为没有人敢伤害他的儿子。

第二天,副领事艾伯特·沙邦亲自去见伪哈尔滨警察厅长,递上一张控告和绑案有关人员的呈文以及康密萨兰科供状的副本,希望能够按照康米萨兰科提供的供词来抓捕绑匪,解救人质。

但是顽固的日本人和绑匪们根本不在乎,没有起到效果。

当日本宪兵队明确知道约瑟夫·开斯普的态度后,中村沉静地说到:“从此老开斯普不能再见到他的儿子是活的了,纵然他付出一百万”。小开斯普无法生还的理由有许多,因为和中村及日本宪兵军官谈过话,知道绑架他的俄匪后面,有日本人操纵。约瑟夫·开斯普始终拒付赎金看来是十分清醒的。否则,不仅失去赎金,最终还是要失去儿子的。 

由于逃离哈尔滨的绑匪康米萨兰科在绥芬河被当地警务机关拘捕,并且被押到了哈尔滨铁路公安局审讯。审讯中,康米萨兰科交代复述了这期绑架案的前后情况,共有7名俄罗斯匪徒参与了绑架。而当时日本政府上层,正在酝酿榨取犹太人财富的“河豚计划”,为了不因小失大,指示哈尔滨特务机关“终结此案”。

     19331128日,根据密探的汇报,绑匪比斯鲁可和赛亚兹夫在哈尔滨车站被哈尔滨铁路警察抓获。 

     找到了西蒙·开斯普的尸体时,已经是123日了。尸身覆盖着薄薄的泥土,在一个浅坑中露出四肢,景象惨不忍睹。95天的禁锢,严酷的私刑,使这个24岁的高大青年只剩下一副骷髅,零下30度的严寒,冻裂了他的面颊、鼻子和双手,双耳被割去。在长达几个月的监禁中,西蒙·开斯普不曾洗澡、修面和理发,尸身上积满尘埃和污垢。

 世界上少了一个犹太人,也更少了一位杰出的钢琴家。

    日本殖民者矢口否认参与了这次绑架,但是事实的确如此,大批犹太人不再信任他们,开始逃往上海,将这一恐怖的故事告诉周围的人。日军初入哈尔滨的野蛮行径,逼走了差不多七成的犹太人。

约瑟夫·开斯普此时早已离开他的伤心地——哈尔滨,去了巴黎,他把儿子的遗骸运回法国,又按照犹太民族的习俗在哈尔滨为儿子建了一座墓碑。后来他在巴黎抑郁而死。 

马迭宾馆在1934年遭日伪军队的残酷破坏,开始衰败。1946年,哈尔滨解放后,马迭尔被改为中共中央东北局招待处。文化与政要名人,开始更多的出入这个地方。90年代后期,马迭尔走上了多元化的发展道路,焕发出新的光彩。可以说,没有哪一栋建筑历史上的沧桑与风光,可以和“马迭尔”相提并论。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