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锦思 > 韩国女总统的父亲总统在伪满东北

韩国女总统的父亲总统在伪满东北

 

韩国女总统的父亲总统在伪满东北

韩国女总统的父亲总统在伪满东北

 

 

 王锦思 《韩国该不该小看》

 

    韩国女总统朴槿惠上任 ,父亲总统朴正熙在东北那些事。

朴正熙,号中树,1917年11月生。曾经用过“冈本实”和“高木正雄”这两个日本名。他是韩国第3任、第5至第9届总统,1961年上任至1979年遇刺身亡,执政长达18年。

    长春电视台有个栏目叫《发现长春》,主持人老曹,对朴正熙做过详细的介绍。

    朴正熙是伪满洲国陆军军官学校第二期毕业生,学校校址在今天长春南郊拉拉屯中国人民解放军装甲兵技术学院,简称为坦克学校。当时这里叫同德台,取日满一德一心之意思,故名同德台。

    伪满陆军军官学校完全按照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方式办学。从1898年开始,中国向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派出第一批士官生,一直到1937年中日全面战争爆发,一共有1600多中国人到这里学习,比如蔡锷、程潜、阎锡山、孙传芳、陈仪、蒋作宾、何应钦、汤恩伯、何柱国等等。

    伪满陆军军官学校主要是为伪满洲国国军培养军事人才,成立于1939年3月,解体于1945年8月,一共招收朝鲜学生48人,朴正熙就是其中之一。

   他从小就羡慕军人,崇拜拿破仑和民族英雄李舜臣。日本在朝鲜推行了改姓改名活动,叫“创氏改姓”,95%的朝鲜人改了日本姓、说日本话,比如朴正熙的日本名字是冈本实,还有一个日本名字叫高木正雄。

    朴正熙在朝鲜读完师范,20岁就当上了老师。1940年前后,朴正熙对“进入战时体制,穿国民服,剃光头”这套做法不满,毅然辞职,来到伪满首都新京,拜访了曾经在师范学校担任过军事教官的日本人有川大佐。有川大佐劝说朴正熙投考伪满新京陆军军官学校,并愿意为他写推荐信。可当时23岁的朴正熙年龄过线,军校最低年龄限制是19岁,未通过审查。1939年第二次报名时,写了血书:“我身为日本人,以精神与气概,义勇奉公,一死报国的决心报名当军官。为满洲国军、为满洲国,有为日本国献身的觉悟。” 韩国一家研究所公开朴正熙这段血书,社会引起巨大风波。

   血书没白写。1940年4月破格录取朴正熙,成为第二期学生。   学校学制是四年零九个月,预科两年,本科两年,预科和本科实习期九个月,朴正熙学习的是预科。他努力学习,非常刻苦,成绩优秀,言谈举止给伪满陆军军官学校南云亲一郎中将留下了深刻印象,于是把他介绍给自己的儿子、日本关东军第九师团步兵第七联队的旗手南云克郎。

    伪满军校的教育理念三合一:中国古代传统儒家思想、日本武士道精神和德国法国军事思想,学习诸葛亮的《前后出师表》,学习孔子、孟子、王阳明的言论。每晚学员都要进行自我反省,叫五省:有否违背至诚?有否羞愧言行?有否缺乏魄力?有否缺乏努力?有否懒惰混时间?没有达到要求或认为自己没有完全努力时,要挨打!军官打学生,上级学生打下级学生,甚至互相打。水龙头忘记关了,结果全连被罚,互相打耳光,每人一面挨了45个耳光,两面90个。这种铁拳教育,有人说是日本人的独创,其实是从欧洲国家学来的。

    根据校友朝鲜人金润根文章《朴正熙将军与1961年的军事革命》和校友、原长春市卫生局副局长李天成写作的《韩国总统朴正熙》一文,可以了解到朴正熙在长春这段历史。作家杨子忱老先生在《老长春》一书中记述:朴正熙有个中国同学徐树栋,加入反满抗日组织“恢复会”,当时朴正熙知道这个事。“二鬼子”是中国学生对朝鲜学生的蔑视称呼,徐树栋在与朴正熙闲谈时也这么说。朴正熙认为他不应该讲这样的话:“满系与满系不同,日系与日系不同,韩系与韩系不同,不应一概而论。”

    高大魁梧的徐树栋担心身材矮小的朴正熙告密,就打他两拳,被打得鼻口穿血,倒在地下。就在这时,一群朝鲜学生冲了上来,同时中国学生也冲上一群,一场恶战就要发生,这时朴正熙从地上爬起来,说不要打架:“徐树栋,你的祖国在流血;朴正熙,我的祖国也在流血。想到这些,我们的心都在流血,往前想想吧,往后看看吧。至于我的为人,所作所为,可能你怀疑过我。但是我不怪罪你,让日后的时间来作证吧。”过了很长时间,徐树栋安然无恙,就知道正熙并没有告密,徐树栋留下了忏悔的眼泪。

    朴正熙在韩国的领导层中间有许多都是伪满军校的同学,其中一个李已虔,日本名字叫西村武雄。1945年日本投降、中国学生起义,李已虔忐忑不安,但是有个中国学生对他不错,劝他马上离开。李已虔后来当上将军,在朴正熙发动军事政变时,起了重大作用。

    在《皑皑长白——伪满军校学生回忆录》一书里,原辽宁省地质局离休干部于子洋回忆说,1942年3月末,朴正熙毕业成绩第一,溥仪及关东军和伪满大臣等人,参加了预科毕业典礼,得到了伪满皇帝溥仪的奖品——金表一枚,并代表毕业生登台讲话。八个军官候补生戴上肩章,由朴正熙为组长到大虎山第五团实习半年,三个月后,朴正熙去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深造。

    邻床学友日本人竹泽氏说:“朴正熙是一名诚实寡言的学生,没有什么生活的逸闻趣事使人注目。”朝鲜学生李燮俊回忆说:“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禁止学生吸烟、饮酒。朴正熙在星期日休假外出之时,还是沉浸在烟酒乐趣之中,可以看出他蔑视清规戒律,玩世不恭的一个侧面。毕业时,他的名次是第三名,又反映出他在学习上不甘平庸,严肃郑重的侧面。”

     朴正熙在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毕业后,又回到中国东北,被分配到齐齐哈尔关东军六三五部队担任见习军官。3个月后,又被分配到当时的热河省伪满军队第八团任少尉,担任团长副官。

萨苏是抗战史学专家,他认为河北冀中南李庄战役中,被八路军陈再道消灭的伪军主力是日军以伪满新京(长春)陆军军官学校的毕业生为主体组建的皇协军“种子部队”,含一个团部又一个营,其军官和骨干虽然来自伪满军校,却多是朝鲜人。这支部队被打死的“教育班”军官们有一个同学很幸运地没有参加这次战斗,他就是二十年后的南朝鲜总统朴正熙。  萨苏说,朴正熙只是因故入关稍晚,才没赶上南李庄之战。其实朴正熙所在的服役地区是热河,和位于冀南的南李庄很远,大概有个几百里,不会形成地域上的重合。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由于通讯设施效果不好,朴正熙所在部队与外界断绝了联系,不知道日本投降和伪满洲国垮台,而后逃到北京。1946年5月,朴正熙以难民的身份回到祖国,在仕途上扶摇直上。1948年5月,朝鲜南部举行大选,召开制宪国会,定国名为大韩民国,选举李承晚为首任总统。此后,国防部长为了预防发生叛乱事件,命令在陆海军内部整肃检举公开隐蔽的左翼人士,并交付军事法庭判罪,朴正熙也在其整肃范围之内,后由陆军本部情报局局长说情,得以保命。

    1959年2月,朴正熙已经成为少将和警备京畿地区要职的第六管区司令官。此时的韩国社会,政治经济形势极不稳定,民众对政客们失去信任、对国家的前途绝望,朴正熙等掌握军队兵权的少壮派军官,在社会不满情绪急剧膨胀、政治腐败之时,渴望社会进步。

    韩国有三大集团,其中两大集团的中心人物都是伪满新京陆军军官学校出身的军官,比如李周一、金东河、金润根。许多参与军事政变的学生又是朴正熙在韩国陆军士官学校担任教官的学生,这样,三大军事集团最终团结在朴正熙的麾下,朴正熙成为韩国拥有最大实力的领袖人物。当年韩国国家最高决策机关里,共有9人,其中4人是朴正熙在伪满新京陆军军官学校的同学。

    朴正熙在长春伪满军校的这段人生经历,使他对本民族的命运有了更加开阔的思考,对他的一生政治作为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在韩国当政后,以军事强人政治强人的姿态,推进国家经济建设,效率极高,执行力极强。

朴正熙1962年出版的著作《我们国家的道路》显示出坚忍不拔的非凡毅力:“我思考着,难道就没有办法使国家复兴吗?难道就没有办法改变我们民族的衰败面貌,同时,建设一个健全的、民主的福利国家吗?难道就没有某种办法来完成一场人的革命,以便使我们的人民能够不再说谎,抛弃趋炎附势、游手好闲的恶习,重新成为勤勉的劳动者,来实行社会改革,建设一个没有穷人的、繁荣和富裕的国家吗?我们一定会有办法。我们的人民一定会踏上一条复兴之路,尽管在我们的前头还会遇到种种痛苦、艰难和挫折。至诚则金石为开。”

 

 

 

王锦思,精通“德语”(家乡吉林德惠语言),北京“锦标堂”工作室成员,关注广泛,游历中外,著作多部,喜欢串门、唠嗑、收藏等。

 

王锦思著作:《发现东北》《图说抗联》《发现抗战》《超越日本》《日本行中国更行》当当网htt p://www.dangdang.com孔夫子旧书网http://search.kongfz.com/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