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锦思 > 母亲与我合作三本新书出版

母亲与我合作三本新书出版

 

母亲与我合作三本新书出版

母亲与我合作三本新书出版

母亲与我合作三本新书出版

母亲与我合作三本新书出版

母亲与我合作三本新书出版

母亲与我合作三本新书出版

母亲与我合作三本新书出版
 

 

青春,不早了!我还是要出发!

2013年伊始,北京书展,有我出版的三本书,分别是吉林出版社的《发现东北》、青岛出版社的《发现抗战》、解放军出版社的《图说抗联》。这是我的六本书其中部分。

貌似能力强大,其实积攒了很长时间,只是集中在这一时刻三箭齐发。有的内容从高中就开始动笔。作者署名我是唯一,其实母亲也是幕后的作者。书里有母亲对我讲述的故事,还有母亲的剪纸,我对母亲的深情。当我想把母亲作为作者署名时,由于排版结束,只能遗憾。如果文中存在问题,那是我的,而不是母亲的。作者是母亲,我也要把这本书献给母亲,以及一些读者和关注者。

中学时就喜欢写,虽然水平不咋的。记得当初给解放军出版社投稿,花费了中学时间的宝贵,写了四万多字,最后在一个冬天作品被打回老家。由于怕老师和同学知道,地址用的是母亲的单位,母亲接到后交给了我,似乎也没有多说什么,或者时间久远我忘了。

母亲,似乎不期待我成为多有能力多强大的人,最深的期望是我平安快乐健康。可我狂野,我不服,我看不惯身边的种种,我要走出德惠,到远方开眼界,这让母亲操了很多心。

我记得很多年前出门求学时候给母亲写的诗歌。

妈妈!

希望时光,

给予您尽可能的青春。

我不再长大,

您也不再衰老,

果真如此,

世界该是多么美好!

这首诗歌,始终没有对母亲读起,到现在母亲也不知道。

家乡提速,母亲减速,脚步迟缓、搁浅了,让我难过。

记得我年幼时,当医生的母亲翻山越岭背着我,给患者看病。

记得初中时,我和师生在田间铲地劳动,那天的天空瓦蓝瓦蓝。母亲上班间隙特意去田间找我,给我送顶蓝色帽檐透明的太阳帽,在乡里很罕见,我美了好些天。

去北京上大学时的那年秋天,母亲送我到大道上,随后小跑上几步上前对我神密耳语:把包里的钱放好。我觉得好笑,笑着说没事放心吧。

母亲,身体不如以前,时常住院,再也不能送我到门口千叮咛万嘱咐了。很多次离开,我都表情故作轻松地和她道别,随即转过身,几分钟后就消失在人海之中。

上次是2012年12月12日,又要出发,和母亲多呆一会,开开玩笑,给她看我新出版的书里有母亲的剪纸。这些剪纸是2005年我创意后让母亲完成剪纸制作的。母亲心灵手巧,从小就会剪纸,尽管不算那么精湛,但在间隔多年后还是能够圆满完成难能可贵。为了让母亲开心,我说这算是你发表的,许多人都会看到。是的,凡是我能出版的书,我都刻意在书中放上母亲的剪纸作品,我和母亲都是作者。

如果时光还能倒流,我想,因为母亲,我的选择或许—————————

 

 

王锦思,精通“德语”(家乡吉林德惠语言),北京“锦标堂”工作者,关注广泛,游历中外,著作多部,喜欢串门、唠嗑、收藏等。jinsiwang@126.com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