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锦思 > 我在澳门赌城彻夜“赌博”

我在澳门赌城彻夜“赌博”

 

我在澳门赌城彻夜鈥湺牟┾

我在澳门赌城彻夜鈥湺牟┾

我在澳门赌城彻夜鈥湺牟┾

我在澳门赌城彻夜鈥湺牟┾

 

应好友和某机构盛邀,手拿产自家乡德惠的苞米进入港澳办事、逛逛,留个特殊意义的造型。在伟大祖国汹涌打击贪官腐败之际,幸好我连村支书都不是,哪怕我啥事没有,要不我肯定不会公开这次澳门赌见闻。之所以说我也是“赌博”,因为我是在赌城考察的网站博主和媒体人员,同时我的经历和尝试也是一种“赌博”。

澳门是世界赌城,最有名的赌场叫葡京酒店Hotel Lisboa,我在吉林德惠中学时候就知道。 

我到这里的时候,已是深夜,外面一个流浪女坐在那里,身边一堆杂物,鲜明地映照这是个贫富分化异常悬殊的天地。

澳门博彩股份有限公司于200812日宣布,重建葡京酒店娱乐场,以国际建筑设计比赛方式广邀各地设计者为葡京酒店娱乐场现址重新设计一座新地标建筑。

我在又一家赌场走廊,看到几个操着某能源大省口音的人士闹吵吵地说找几个小姐去,其中一个身材微胖,脖子赘肉的沟槽里嵌进去一条小手指粗细的金链子。七拐八拐,他们走到一个地下娱乐场所,几个打扮妖艳、白色超短裙、身材高挑的女性迎上前来攀谈,我用相机拍了他们的背影,不想拍正面,一是避免被发现,二是我也不想公开他们的长相,万一被其亲人熟人看到了,他们的名声扫地,哪怕事实如此,我也不想下手太狠。

他们谈了一会,那几个小姐走开,从我身边经过,一个长得比较磕碜的小眼睛小姐看到我手拿相机,“不许拍照!马上删掉!”听口音就是咱祖国内地的。我心里一惊,马上说没拍到,担心她纠集一帮打手上来,这种担心是多余的。这个小姐也倒实在,也没追究。

又有两个小姐,大约身高170左右,从我身旁经过,其中一个长得十分白净美丽精致。就这个长相,放到北京电影学院、中央戏剧学院里也名列前茅。当然这个是妓女,北影等学院的则是未来的清白明星。不过有人讽刺某学校的女生能睡一些同学的父亲,暗讽当今中国包养二奶、变相嫖妓的猖獗。哪怕接受了党和人民的多年培养,在女色面前也不是毫不动摇,就是丝毫不为之所动。

这个美女小姐看到我后,频繁抛送媚眼,尤其是左眼,闪动频率在每秒三下左右,极具诱惑性,用赵本山小品的东北话来说就是直chuachua我。我但是为了调查深入,就有意走上前去攀谈,她说:“需要吗?”我明知故问:“需要什么呀?”她说:“那个!”“多少钱?”“1500”,多长时间啊,半个小时,太快了这也,此类等等。一番闪电般的对话之后,我知道她是四川的。我找个借口要走,说有机会重逢。她给我个电话条,说等我。

而在另一处赌场,妓女全是白人,或是葡人,她们不像刚才那帮中国内地小姐那样成群结队、着装统一。有的打扮入时,有的性感窈窕,有的疯情万种,有的那个这个。在我四处张望时,碰巧目光和她们相对,她们还是用赵本山小品的东北话来说就是直chuachua我。其中一个个矮的西洋小姐还到我面前搭讪,很遗憾,我粗通英语,懵懂日语,精通德语(家乡吉林德惠语言),可惜就是不通她的语言。但是很显然她就是要提供特殊服务的那种人,最后她悻悻走开。

有意的是,澳门赌场这里没有彪形大汉之类的打手,和我们想象不同。

进赌场的一瞬间,进到赌场,人声鼎沸,骂娘声,叫好声,欢呼声.....声声入耳啊。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单身的情侣的....这里不分年龄不分阶层,只要你有钱。

大厅也算豪华是最低层的赌客,小注额。老虎机,射门机百家乐,加勒比扑克....刺激。有人拿着兑换来港币换成筹码,从最容易的赌:赌大小。找了人气最旺的一台赌桌,押了最低100,楼层越高的最低投注就越高

这里还有个别特殊性质的内地人,一看相貌气质和经常出入在火车站附近的那些身份不明的人很像,先是上来和你攀谈,说从哪过来的,说他们经常接待内地的老板、党员干部。又问我赢了多少,我故意叹口气:“倒霉,输了!”他们又说输多少,我随便编个数。他们说早知道我帮你啊。

然后他们陪我走一会,说他们经验很多,能帮助赢钱,说我花几万元就可以一夜赢二十万。又说如不达目的自己都爬着走。接着又上来一个同伙,帮助其搭腔,边走边到一个赌博大厅,说带我去看看,我说好吧,我上了电梯,和他们一同前往。但是也多少有些担心,万一抢劫,或看我不听他们摆布揍我一顿,但是好奇心驱使我前往,到了一个赌博中厅,一帮人眼睛猩红,赌得兴起。桌子上放得都是筹码,其中两个人还交谈,再玩几把就回去睡觉了,下周还要开会落实十八大精神呢!赌博的,不赌博的,一起大笑起来。

那两人频繁煽动我掏钱参与,我说不凑巧,身上没带钱,我是陪老板过来的,我听老板的,我去找找他,看他同意我再玩。我担心他们不放过我,甚至翻包,可是没什么事,有惊无险,我急忙离开这里。虽然没赌博,但这也是一场赌博,要是在内地赌场,这样的遭遇不知能否逃过。由此可以看出,尽管赌博这个不符合内地的最大的违法行动公然进行,但是敲诈、抢劫、诈骗等行为还是在法律的严密控制之下,一般不容易发生。我相信,一旦有类似问题出现,澳门警察和都城管理人员肯定会严格控制。

接下来,在我频繁出入各个赌场的时候,还碰见过几个内地女性,和我搭讪,问我是否需要帮忙,都说保管我赢,两个女性甚至找来一个他们的负责人,是个年轻人,我还使用上述借口离开。

免费提供矿泉水,商标上是新葡京字样。产自珠海,

最顶层,说是会员方可入内,我没有这样的特权,只好悻悻离开。

不知道了什么时候,我累极困极,想找换个地方休息,大厅内没有空闲凳子可供休息。有的赌桌尽管闲置,有个负责管理的无聊地坐在那等待赌徒上前,那我也不能不赌就上去睡啊。在老虎机前打盹了几次可是不舒服,一次还被管理员说不能上时间逗留。又去一个会员大厅,发现有沙发,我喜出望外,贪婪地睡了好久,被人叫醒了,原来是两个赌场管理人员,她们说你是会员吗,我说我朋友是,我在等他,他们说不许在这里睡觉,我说只是打个盹,随后我就离开。

半夜时分,我看到有艳舞表演。两名性感风雨的外籍女性,一个是白人,一个似乎是黑白混血在台上在神秘幽冥的音乐伴奏下舒缓的舞蹈,她们身着贴身舞衣尽情展演。只有近前的几个喝酒的赌徒在欣赏,远处各个赌桌前的赌徒们大都沉寂在是输是赢的的焦灼之中,无暇观看。

有人透露,澳门赌场贵宾房中内地内陆省份的赌客,与当年的广东相似,也是以企业出面招待的政府官员为主,往往一把下去就是几十万元,出手之豪阔令人咋舌。衣着光鲜却举止粗鲁,在赌台上下手狠辣,一双眼睛因为通宵搏杀熬得通红。

 20014月,因巨额受贿被判死缓的厦门市原副市长蓝甫,就是个借赌博之名行洗钱之实的个中高手。深圳市人大代表、龙岗区横岗街道六约社区综合党委书记陈醒光涉嫌参与境外赌博。陈醒光一年去澳门63次,两次赌输7000万元,为还赌资,陈醒光在公司股民不知情的情况下,在2010年把六约全体股民投资兴建的深圳圣德堡酒店以5000万元的价格贱卖给他人。

赌场不仅害某个个人,要是贪官介入,还会祸国殃民。

 

 

 

 

王锦思,精通“德语”(家乡吉林德惠语言),京“务公”,相关文章报道见于中日美韩台港等国家和地区,出版《发现东北》《发现抗战》《超越日本》等著作多部,首倡九一八鸣警报、国家级公祭英烈和死难同胞,收藏中外关系、儒学匾额、近代影像等。jinsiwang@126.com

http://baike.baidu.com/view/4122977.htm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