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锦思 > 北京女扒手什么样?

北京女扒手什么样?

 

北京女扒手什么样?

北京女扒手什么样?

北京女扒手什么样?

 

王锦思《更丑陋的中国人》

 

 

 

这是我在北京鼓楼地铁出口拍摄到的一张照片。

路旁广告警示乘客小心女扒手,恰好有位女性在广告前吸烟,做派似乎就是女扒手,其实只是偶然在这里吸烟被我拍到。谁家的女扒手也不会公然站在广告前说自己就是。我偶然拍得,请该女性见谅见谅。

北京的女扒手我倒没有真正碰见过,不过既然广告警示如此,想比肯定出现不少女扒手活动出没,我不过是没有幸运偶遇而已。

提起小偷,人们就会和贼眉鼠眼的男人联系到一起,很少会想到花季少女也会成为扒手,而且作案手段非常娴熟。通常乘客面对年轻的女扒手警惕性较低,她们和其他年轻的女孩在装束上没有更多的区别。她们混迹在乘车的人群中,像是普通的打工者,她们利用性别和装束的掩护,采用挤靠等手段进行扒窃,不容易引起其他乘客的反感和怀疑,更容易得手。所以,乘车时只要是有人总挤您,那可要提高警惕了,看好自己的财物,才是不变应万变的防范方法。

随着中国物质生活水平和道德素养不断提高,扒手——一个诡秘而阴险的非法职业,在中国逐渐减少,但是并没消失。

少年时,在德惠街头经常看见几个20左右岁的扒手,穿着当时最为流行的服装,扎堆寻机作案,或看见有人扎堆,他们就会拥上前去,假装围观然后伺机扒窃。

有人在外围“打眼”,就是望风,手脚麻利,饱经战阵的则亲自上手,小心翼翼神不知鬼不觉的把手伸进对方兜里,钱包、香烟、爆米花,只要能偷的都不放过。哪怕没用的,用手感觉不出来具体什么物件,也要掏出来再说。有用的揣进自己兜里,没用的丢到垃圾箱里或拐角处。大笔金钱就几个人一起分赃。

一次,扒手在银行掏出对方五元钱,看得我心惊肉跳。被偷的人也是大意,纸币在衣袋里探出头来好奇地观望,难免不被人觊觎。俗话说得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还有的扒手貌似很友善,为了方便扒窃,在围观期间,把胳膊肘压在对方肩上,对方一看稍有些愣,但是见热情之举不外道也放松了警惕,就把上衣兜大意地让给了小偷。小偷顺势摸个正着,随后溜之大吉。

要是被发现了怎么办?同伙就会上前威胁对方,看对方老实作罢,如果敢滋(同吱,德语)了一声,就是声张,立马大打出手,不口鼻窜血也不罢休。

一次在省城长春乘公交,一个喝醉酒的扒手离了歪斜上得车来,朝两个一起来的农村青年之一下手。被偷的农村青年大高个,能高出小偷一个头来,似乎第一次遭遇这种阵势,“很不识时务”大喊大叫,结果那小偷狗急跳墙,大打出手,显然练过,那大个男青年被打得满脸是血,连呼农村同伴增援,那同伴被吓住了,不敢上前,任由一起来的连遭厄运。

那喝了酒的小偷骂骂咧咧挎着衣服下车,似乎被偷的是他,今天不走运。

德惠的那几个小偷,好景不长,过了一段时间看到胸前被带上牌子游街,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将他们打得七零八落。他们的表情有些玩世不恭,满脸痞气,什么都不在乎。以后,就再也没见到过他们,或许出狱,或许还在里面服刑,或是远走他乡。

来到北京后也见过小偷,一次我乘公交车,车到了一站时被人一阵乱挤,忽感胸前有些异样,眼见得手机差点被掏了出来,一个矮个扒手慌忙下车。我们隔着车窗对视不到一秒钟,我把愤怒的目光投向了他那猥琐狡诈的脸上,他急忙转过头去。

北京女乘务员说事先就提醒你了,让你保管好自己的物品。也是,每每在北京公交车上,乘务员不厌其烦地反复提醒。

我看到一个吉林女孩带着哭腔说自己才丢了一个手机。

最防不胜防的小偷就在身边,有的公司职员手机被偷。

 在网上一查,北京还真有很多女小偷。

北京晚报 20050606报道, 北京站公安段对两名涉嫌盗窃的美少女予以拘留。

  6418时左右,公安段便衣民警杨金顺在北京站进站口巡视时,两个少女引起了老杨的注意。她们一直站在进站旅客的旁边。老杨仔细打量了一下两个少女,衣着干净,化了淡淡的妆,文静中透出几分漂亮,除了眼神有点问题,别的都是很自然,应该不是贼。

老杨继续巡视。不经意间发现两个女孩几次随旅客进站又出站,还用手触及旅客的衣兜。老杨不敢怠慢,悄悄跟在两人身后。忽然,两个女孩挤进进站旅客中,紧跟在一名男旅客身后。就在男旅客弯腰把行李放在安检仪上时,小个子的女孩越过男旅客,碰了旅客一下,旅客正回头看时,高个子女孩迅速将其挂在腰间的手机取在手里。老杨立即上前将两女孩抓获,搜出了被盗的手机

   俩人都很文静,衣着时尚、整洁,言语中没有一点匪气。也许正是这些原因,两人一起在火车站、地铁、商场里频繁作案有半年多时间了,从来没有失过手,也没有被发现过。经过审查,铁某和姚某都是单亲家庭,半年前认识后就一起盗窃。

民警揭示女扒手三种主要伪装自己的手段。

伪装成白领的女扒手一般都是比较年轻的扒手,容貌较好。
  识别方法:识别这类女扒手主要从衣着上观察,她们虽然穿着时尚,但衣着的质地和品牌较差。通常喜欢对同龄人下手。

伪装成打工者的女扒手以中年女子居多,多是外地农村妇女。

  识别方法:她们虽然看上去挺像保姆,但是从眼神上就能看出破绽。女扒手多在人群里寻找可以下手的目标。行窃对象多为老人。

伪装成孕妇的女扒手目的有两个,一是为了行窃方便,二是为了逃避打击。
  识别方法:真孕妇一般都喜欢带包,里面放一些日用品,一般不会去挤车门。而假孕妇会抢门,通常不带包。

   2007417日,法华寺公交车站等车的乘客较多,反扒民警发现混在人群中的两名女青年不断地寻摸乘客的衣兜及背包部位。当一辆685路公交车一进站,两名女青年紧贴着一个挎着黄色背包的女乘客上了车,民警也跟随挤上车。当车快要行驶到芳古园站时,两名女青年左右夹击故意将女乘客的挎包挤到后面,迅速从挎包内偷出一个钱包和一部手机。两名女贼刚刚得手就被反扒民警当场擒获。当反扒民警告知女乘客丢东西时,她才醒悟刚才不正常的挤是扒手为了方便作案故意制造的。 

   2008/01/29一名20多岁的女扒手当300路快车进站时,将手伸进了女事主的书包,可是由于车站人多,事主没能挤上车,又回到站台继续等车。没能得手的扒手并没死心,又一次站在了事主的身边,寻找再度下手的机会。几分钟过后,另一辆300路公交车进站了,女扒手紧跟事主再次挤进了人群,从事主包内窃出富士牌数码照相机一部。女扒手还没来得及看清手里的东西,侦查员就已将手铐戴在了她的手上。

2009015名专在医院内作案的女扒手落网公交警方发布春节预警,提醒市民注意防扒。她们到北京的目的就是在医院内窃取患者的救命钱。此前,她们曾在石家庄等地作案,并多次得手。由于知道北京的大医院患者较多,5名女扒手专门在安贞医院、北大医院、阜外医院等大医院作案。

  据5名犯罪嫌疑人交代,她们得到赃款最多的一次是在阜外医院。当时患者家属包里放着准备为老人做心脏搭桥手术的2.3万元现金被她们扒窃一空。

 民警提示通常乘客面对年轻的女扒手警惕性较低,她们和其他年轻的女孩在装束上没有更多的区别。她们混迹在乘车的人群中,像是普通的打工者,她们利用性别和装束的掩护,采用挤靠等手段进行扒窃,不容易引起其他乘客的反感和怀疑,更容易得手。所以,乘车时只要是有人总挤您,那可要提高警惕了,看好自己的财物,才是不变应万变的防范方法。

 

 

 

 

 

王锦思,又名TA、小蜂、一开,精通“德语”(家乡吉林德惠语言),在北京“务公”,相关文章、报道见于中日美韩台港等国家和地区,出版《发现东北》《发现抗战》《超越日本》等著作多部,首倡九一八鸣警报、国家级公祭英烈和死难同,喜欢串门、唠嗑、收藏等。jinsiwang@126.com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