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锦思 > 中国人去日本研究中国古代建筑

中国人去日本研究中国古代建筑

 

王锦思

这些年来,中国开始重视文化古迹保护和重建。笔者王锦思还记得多年前中国建筑师去日本研究中国古代建筑风格,理由是中国缺少原汁原味的古代建筑了,日本却还保存具有中国古代风格的建筑,更有丰富珍贵的中国古建筑研究史料。

中国北京是座古城,古老庄严骄傲,规格和布局与唐代长安城一脉相承。但是,同样师承于中国唐朝长安的日本京都奈良等古城,比北京更为古老,日本人在古迹古都保护上决心之大、恒心之强,都堪称难得。毋庸讳言,日本侵华使中国古建筑遭到巨大破坏,但是在侵华前后,中国人自己也对文化古迹进行严重破坏,尤以文革最甚。

日本古城京都仿照洛阳和唐长安规划布局而成,公元794年-1868年作为日本首都,是世界史上连贯时间最长的首都,具有“东方传统文化博物馆”的美誉,有着非常重要的历史价值与宗教价值。

日本自明治时期建立文物保护制度。1950年,在世界上率先颁布《文物保护法》,中国则是直到1982年才颁布。日本古建筑修复用传统方法,连斑驳剥落的地方也不加掩饰涂彩,刻意保留岁月的脉络印迹。《三国演义》电视剧组为再现三国时期历史古迹风貌,还特地到日本参照学习。

京都自然环境和城市结构始终如初,古迹保护和现代建筑创新巧妙地融合在一起,分为三个区域:自然和历史风貌保护区域、市中心新旧和谐混合区域、强化城市新功能区域。新发展的工业在城市西南部及卫星城里。高速公路、新干线铁路通过城市的地下。禁止6层以上建筑,屋瓦颜色大小也要审批。鲜艳的奶黄色麦当劳标志在世界上第一次被改成与京都色调统一的暗棕色,电视塔也被刻意造成佛寺香案上的蜡烛形状。17座建筑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单,1700多处国宝和重要文物。

1978年,京都主办世界第一届历史都市会议,包括西安在内的25个世界古城代表参加。中国多次派代表团考察学习京都保护经验。中国佛教大师赵朴初来到京都,对前往车站迎接他的清水寺104岁大西良庆长老称赞京都:“堪称此邦不忘本,保护文物到无形”。

1957年开始,北京兴起拆城墙的热潮,“用大家喜爱的义务劳动的方式”,怀着“为社会主义祖国作贡献的美好理想”,不计报酬,加班加点。有着“国门牌楼”美誉的前门五牌楼拆除,前门有轨电车停运,古朴的商业街区、京味的叫卖、天桥的杂耍,再也不见踪影。长城等古迹,凡是用手可触摸的地方,都刻着“某某到此一游”。有的建筑物上加盖小亭子、大屋顶,如同穿西装戴瓜皮帽,即有悖于传统,又无益于现代。曾几何时,北京重工业比重很高,经济结构在世界首都中绝无仅有。

笔者王锦思《日本行,中国更行!》记载, 1996年11月,北京开始向民间募集旧城砖,重修一段残存的古城墙。这无疑证实我们昔日走过一段多么荒谬的岁月。进入21世纪,为了举办2008年奥运会,北京新建奥运体育场馆,重建了永定门,继而恢复重建前门大街。保护国子监街、什刹海、故宫和长城,以及旧皇城、历史城市水系和古城基本架构,延伸传统中轴线,以体现古都基本格局。

笔者王锦思设想,如果没有历史上对文物古迹的破坏,没有不伦不类的当代建筑夹杂其间,而是对文化街区实行有效保护,还用得上重建吗?在现代化的今天,即使复建了整个老北京,那也不能成为古代文明。任何复古化和商业化的刻意雕琢都显得做作,文明是自然而然生活的积累,是真正的岁月留痕与文化传承。我们深深地希望,50 年,100年,甚至500年以后,前门大街再不需要重建来复古,只是点滴的修补和完善。那样的北京,自信而庄严。日本行,中国更行!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