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锦思 > 哪些中国人抄袭我的南京大屠杀文章?

哪些中国人抄袭我的南京大屠杀文章?

哪些中国人抄袭我的南京大屠杀文章?

 

王锦思

 

   常看见某些中国人重复别人的观点,人云亦云,把自己装扮成专家。要么就造谣传谣,日本地震后抢盐就是一例,为天下笑。

    某些中国人经常指责日本人篡改南京大屠杀,这是好事,起码证明咱中国人或许大概可能疑似差不多莫须有是世界上最具有反省能力、最善于牢记历史的民族。姑且不论在1985年宣传南京大屠杀前某些人鸦雀无声不了解南京大屠杀多少,也不那么仇日,而在85年中日关系风向陡变就就墙头之草挥戈东去,剑指东瀛年年骂阵,好像自己无所不通、成为南京大屠杀专家似的。

     可是在牢记的同时,要有自己的成果,要有自己的研究过程,总抄袭别人的文章,或总重复别人的观点,也就是吃别人嚼过的馍来谴责日本就有些不厚道了。是说你高尚,还是说你无耻呢?我有些拿不准了。这种人,在当下的中国,还真是不少。

我本布衣,不是吃皇粮的职业研究者,自己也不认为出乎棋类拔乎其萃,可总有人拿着国家的俸禄或单位的薪金抄袭我的各种文章,南京大屠杀文章就是一例。

2004年以来,《现代女报》、《读者》等报刊不断刊登一篇名为一哲的文章《南京、广岛;两个受害之城的比较》 。网上也被多次转载,甚至成为许多中小学的语文分析题和作文题。 

文中说:

“法国一名名叫切尔西的女记者走访了在二战中遭受浩劫的一些城市.她对日本的广岛和中国的南京两个灾难深重的城市记录得比较详细,现摘抄一些

广岛被原子弹轰炸得残骸都保存完好;

南京难以找到当年屠城遗址

南京大屠杀死难人数36万人以上,纪念馆"哭墙"上只刻有3000个死者的名字;

广岛: 200186,公布原子弹受害者221893,精确到个位

 :::::::::::::::::

两个民族对历史的记忆,为什么差别这么大?”

偷来的锣也敢敲。其实,其中主要内容几乎分毫不差地抄袭自我在2002年前即完成的文章《南京大屠杀又被谁“屠杀”?》读者网上搜索,就可以知道笔者王锦思文远在一哲文之前,只是一哲文出于某些原因删去原文“每年日本首相亲临广岛讲话,各国代表参加。文革前,中国代表团多次到广岛纪念,未曾去过南京。而今南京纪念大会市长也不是年年来,很少日本以外的外国人。”等内容。

笔者王锦思在2002年初爱国者同盟网、918爱国网等网站发表原文,并给许多人寄过,尽管文章不够精彩,尽管不是仇日的极力煽动,然而却被不断地肆意摘抄、篡改、引用,丝毫不提作者任何努力。

20043月,遭到《新京报》“小文”的《大屠杀纪念馆“免费开放”只是一个起点》抄袭,稿费挣了至少500大洋。200472日《现代女报》发表《两个受害之城的比较》一文抄袭,作者“一哲”,却说什么所谓的法国女记者“切尔西”亲自走访南京和广岛得出的结论。后来,《读者》等杂志又转载该文,稿费又挣得让作者窃喜。对于正常的引用和宣传我们表示理解,但是对掠人之美、窃为己用的行经, 让人觉得可笑!况且包括所谓的作者一哲还是什么别人,有谁见过那个切尔西?她最初关于两个受害之城的比较又发表在哪?

对于这种简单的对比,根本无须什么“走访了在二战中遭受浩劫的一些城市”,我仅仅通过公开资料比较即可,谈不上什么学术努力和卓越智慧,可是某些人这些起码的工作也不愿意做,总是习惯于抄来抄去,骗些稿费,显示他的什么成果,或者拉来洋人吓唬中国人。只会一味地坐在沙发上玩笔杆子,耍嘴皮子! 

不仅如此,日本早稻田大学晏英博士获“外国人看日本”征文活动最高奖,他以向在抗日战争结束后经历种种苦难最终死去的祖母倾诉的形式,分别用中文和日语描述了自己在日本的留学生活中获得了很多好心人的帮助。他在《该怎样来纪念南京大屠杀》http://blog.ifeng.com/article/9174120.html中涉嫌多处转载我的文章却不署名,不免让人遗憾。

看在大家爱国的份上,最好在学术上清洁一些,这样爱国才能更加无懈可击。谢谢了。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