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锦思 > 请看抗联败类投降的历史瞬间

请看抗联败类投降的历史瞬间

请看抗联败类投降的历史瞬间

王锦思

 

笔者收藏一本《吉林、通化、间岛三省治安肃正工作纪念写真——野副讨伐队》的日军影集,其中一张是抗联战士在抗战支撑不下去的情况下,打着白旗,向日军野副讨伐队投降。拥有摄影工具、善于记录胜利的的日本侵略者,不放过这一刹那的历史瞬间,拍下了这张合影照,七十多年后给我们传递了很多信息。

崇山峻岭,茫茫雪海,在杨靖宇牺牲后,余部不少人无心再战,在日军野副讨伐队的威逼利诱之下,决定投降。抗联史专家史义军也做出了细致的解读。

首先我们可以看看这张图片的说明,说明的大意是,在野副讨伐队猛烈而效果显著的追剿过程中,使抗联岳团长部投降。

笔者王锦思知道,岳飞,精忠报国,威震河朔,誓捣黄龙府与诸君痛饮耳的豪情,激励无数爱国志士勇往直前,没想到700多年后,岳家的不孝子孙,还是个团长,率先投降。

遗憾的是,这个岳团长目前史无记载,这张照片又填补了抗联研究的空白。

图片中右侧拿着白旗的五个人肯定是抗联战士,而那位头戴狗皮帽子,未戴武装带和武器的,紧挨着右侧数第六位,同左侧黑衣人握手的肯定就是岳团长。左侧五位,外加一条狼狗的就是野副讨伐队成员。在这些讨伐队员的身上还有明显的标志,那就是袖标。

很显然,这是野副讨伐队刻意摆拍的一张用来显示他们战功的照片,从军容和士兵的精神状态上也能看出左、右两侧士兵的区别。一边是手拄战刀,倒背双手,悠然自得,表情傲慢,以胜利者自居的讨伐队员;一边是手执白旗,军容不整,双手抄在衣袖中,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抗联战士。况且站的位置相对于日军稍低,过于闲散紧凑,看来疏于训练,投降在所难免。

从双方人员对比上,我方六个,日方五个。不对等的对抗,却是人多的投降了人少的。不过日方一条大狼狗,也是险恶凶猛的敌人。

这些人都是抗联部队中的软骨头,今天投降,也许明天就会加入野副讨伐队,成为像程斌之流的走狗,也和那条狼狗一样,忠实地为日本侵略者效劳。

抗联史史义军分析,这张照片左侧中的讨伐队员,说不定也有中国人。

这张照片估计是在吉林通化等地的一个小山村附近。大树下的那个箱子似的东西应该是农民家马车或牛车的大箱板,里面或许也是岳团长投降时带的见面礼。武器?金银细软?生活用品?没有打开展示,只有想象了。

日本侵略者的手,握着一个中国软骨头的手,一棵中国的树见证了这个历史时刻。

 

 

 锦思,又名TA、小蜂、一开,精通“德语”(家乡吉林德惠语言)。在北京从事文化产业,2011年度凤凰网十大影响力博主之一,首倡国家级公祭英烈和九一八全国鸣警报,出版专著多部,收藏多种史料和文物,合作筹建东北亚国际交流博物馆、万国博物馆、孔子儒学博物馆、中日交流展览馆。jinsiwang@126.com



推荐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