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锦思 > 家乡德惠最后一条小狐狸

家乡德惠最后一条小狐狸

家乡德惠最后一条小狐狸

家乡德惠最后一条小狐狸

 王锦思《发现东北》


2012年龙年春节当天,我从北京赶回吉林德惠,半夜到家,抖落了一身风雪。回首往事,母亲给我讲述了家乡最后一只小狐狸的感人故事。
那时,我家住在郑家屯,位于杨树公社,附近一个屯子叫做狐狸洞,曾有狐狸在此居住而得名。
母亲说,在我出生后不久的早春,正南山坡上的大狐狸也生了一窝小狐狸,大约三四只的样子。
狐狸在坟里的棺材中掏窝挖洞,尽管很简陋,但是一家其乐融融高高兴兴。
不幸的是,他们的住处被村里人发现了,几个人烟熏火燎,将小狐狸从洞里撵了出来,逮个正着,大狐狸则不知去向。
根据迷信说法,吃狐狸心可治心脏病,村民于是将几只小狐狸杀死,还剩下最后一只也准备处以极刑,爸爸不忍心,就抱回来养在家里。
母亲说,这只小狐狸小眼睛圆溜溜的,浅棕色的绒毛带点黑尖,毛乎乎的,扎利扎撒,可招人喜欢了。它被扣在用柳条编织的花篓里,用红布条和花篓拴在一起,上面还压上一块扒炕时换下来的带烟油的土坯。
我那时不懂事,想必也和这只小狐狸,我的小伙伴,进行了短暂的眼神交流。
几天里,常常有村民来看。小狐狸看到生人,就或许想到了死去的兄弟姐妹和不知踪影的父母,张开小嘴警惕地哼哼,时而哒哒哒梆梆梆的叫上几声。
母亲对狐狸心存敬畏之情,也舍不得宰杀这只可爱的小狐狸,就打算养大后再放归山里。否则,这个无辜的小生命过早进入大自然就有生命之忧。
那时母亲休产假给我喂奶,恰好我家养的母羊生完两只小羊,就用羊奶喂小狐狸,虽然它不习惯,也会勉强吃上几口。
一只小狐狸,两只小羊,还有我,四个小生命使得整个农家小院显得十分热闹,充满生机。
对于狐狸我并不陌生,看过日本纪录电影《狐狸的故事》,里面详细记述了狐狸一家成长和喜怒哀乐的全过程,动人的旋律《大地早上好》让我始终难忘。
母亲告诉我,小狐狸无休止的叫声吸引了失散的大狐狸。狐狸母亲在南山坡上深情地长啸,叫声和狗类似。母子俩邀相呼应,叫声一问一答,这里面凝聚着母亲对孩子的召唤,孩子对母亲的思念,天伦之爱在山坳间的小村里荡漾。
怎奈小狐狸被困在花篓里插翅难逃,上面还压上一块重重的土坯,犹如压在五行山下的孙悟空,狐狸母子的相聚如此艰难。
一天深夜,洋油灯发出昏黄的灯光。
母亲躺在炕上睡觉,忽然听到院子里扑腾一声,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没敢出去看。
白天出门,花篓和土坯倒在地上,拴狐狸的红布条断了,那只可爱的小狐狸不知去向哪里。
母亲猜测,在夜深人静之际,大狐狸博大的母爱超越了所有对于人类和家犬的恐惧,循着孩子的叫声,毅然决然地冲进了小山村,将唯一的孩子拯救出来,随后消失在茫茫夜幕之中,奔向了山上,奔向了自由的大自然。同样作为母亲,我的母亲理解狐狸母亲的行为。
家乡许多人愿意相信,狐狸是具有某种超自然能量的神秘动物,招惹了狐狸,往往遭到报应。奇怪的是,把其他小狐狸杀死的一个村民的媳妇因为绝症四十多岁离开了人世,这个村民悲痛过度,把媳妇从医院用马车拉回家去,放在炕上停了一宿。此前有人用猎枪打狐狸,开枪时不幸突然爆炸,将胳膊炸掉一支。
这并非狐狸施法术所为,或许只是偶然的不幸,但是隐喻着人类的某种命运,那就是征服大自然的结果,最后将是人类自食其果,大自然会报复的。
一晃很多年过去了,那只在我家院子里,和我同岁,并且一起啼哭的小狐狸的命运最终如何无法知晓。我和它一起见证了家乡的变迁。我为家乡的丰收欣慰,也为小狐狸和野生动物的消失深感惋惜。
此前,村子里听不到狐狸的叫声。此后,也再没有狐狸的叫声了。

 

 


王锦思,又名TA、小蜂、一开,精通“德语”(家乡吉林德惠语言)。在北京从事文化产业,2011年度凤凰网十大影响力博主之一,首倡国家级公祭英烈和九一八全国鸣警报,收藏多种史料和文物,在北京筹建万国博物馆、孔子儒学博物馆、中日交流展览馆。jinsiwang@126.com



推荐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