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锦思 > 最早的抗日斗争叫万宝山事件

最早的抗日斗争叫万宝山事件

 

 

王锦思

 

 

第八十个——九一八来了。

这是一个荒谬的时代。正义者们自以为知道抗战很多,其实对九一八知之甚少,不看完文章就开始恶骂,以为自己的母亲和女性亲属永远神圣不可侵犯。当你们恶毒攻击的时候,也有许多人在问候你们以及你们的亲爱的妈妈姐妹。

肇始于1931的九一八事变掀起了十四年抗日战争,在这一期间的第一次抗日战役,或被认为是北大营战斗,或被认为是1931年年底的江桥抗战,各种提法众说纷纭,但是也有必要廓清和认定民间自发的第一次抗日斗争,这一意义丝毫不逊于认定第一次抗日战役。

笔者王锦思认为,第一次抗日斗争比九一八事变还至少两个月,这就是发生在现在吉林德惠境内的万宝山事件。如果说当代人针对日本错误进行的斗争是后抗日斗争,那么万宝山事件可以称为前抗日斗争,或中国第一次抗日斗争。并非笔者王锦思对于家乡过度的偏爱,而是出于史学研究的严谨和抗战精神的弘扬,万宝山,无愧为中国抗日第一地。

 

万宝山事件的意义还在于它的国际性影响。如果说日本侵略中国在一个很小地方发生却有重大影响的事件,就属导致中日朝三国关系恶化的万宝山事件,其震动东亚,响彻世界。可以说,任何一部抗战史或中日史,乃至中朝史和中韩史,绝对离不开万宝山事件。

 

1960年5月29日,人民日报报道25日“吉林万宝山人民愤怒集会,反对美帝国主义扶植日本军国主义”。人民日报认为,万宝山事件是日本军国主义“作为它侵入我国东三省的先声”,无疑是对万宝山事件意义和影响的最权威认定。

 

2010年5月24日,在万宝山事件发生地、我的家乡吉林德惠市举行建县百年庆典活动,小学生们的诗朗诵这样诉说:“万宝山事件,让全世界听到了德惠人民的愤怒的吼声!”

 

2007年11月26日下午,我来到位于日本东京的靖国神社调查,万宝山事件也被记录在这里。但是这里的资料犯下一个常识性错误,把万宝山说成位于“长春南方的小村”,其实是长春以北。

 

万宝山在长春城东北约32.5公里。1931年万宝山事件发生时,隶属于长春县,这里有商铺16家,民户92家,人口1100余人。

 

1931年4月1日,与日本、朝鲜合资经营的长农稻田公司经理、汉奸郝永德,在万宝山租用土地500垧,为期10年,言明契约经长春县政府批准后生效。契约尚未批准,郝永德便将地转手租给流浪到东北的朝鲜农民耕种。朝鲜农民为引导伊通河水入田,在马家哨口处筑坝截流,并强行在中国农民的土地上挖渠,严重损害当地农民的切身利益。

 

6月7日,长春县政府劝告朝鲜农民停工。日本驻长春领事田代重德借机扩大事端,唆使朝鲜农民继续施工,并派武装日警“保护”,还遍布地雷,挖掘战壕,禁止中国人在5里之内通行,与当地农民发生冲突。

 

万宝山事件领头人孙永清举行隆重誓师仪式,400多人跪拜,祭祀天地,开怀大吃一顿猪肉炖粉条。不甘屈服的万宝山人民决心拼了!大不了是个死!

 

7月1日,数百名受害的农民自发填平一段引水渠。次日,农民正待继续平渠,日警公然开枪,但是并没有直接打死中国人。1960年5月29日人民日报认为万宝山事件中,日本军国主义“霸占民田并打死打伤几千名中国人民”,显然失实夸大。而当时日本和朝鲜的报纸故意捏造事实,进行欺骗宣传,煽动宣扬朝鲜人被中国人打死,于是点燃了朝鲜人的仇华情绪。在朝鲜平壤、汉城、仁川等地掀起排华暴行,从7月3日至9日,杀害华侨109人,伤160余人。

 

与此同时,一股难民潮正在形成。《剑桥中华民国史》史料记载,“在满洲的朝鲜农民据说一度曾达到200万人,主要从事水稻种植,但他们大多生活在日本政权难以到达的边远地区”。万宝山事件爆发后,东北频繁发生汉族和朝鲜人的流血事件。短短一个多月内,在满洲寸步难行的朝鲜人,“锐减到大约80万人”。而朝鲜半岛的华侨华人开始急剧锐减,导致现在也不足几万人。  

2007年9月19日,我走访万宝山事件遗址,用红色油漆描清斑驳的纪念碑。

 

日本外相币原称万宝山事件“侵犯帝国权益”,威胁“日本政府自将采取正当的随机措施”,并以“保护朝侨”为名出兵东北。张学良密电:“此时如与日本开战,东北必败,败则日方将对我要求割地赔款,东北将万劫不复,亟宜避免冲突,以公理为周旋。”蒋说:“切勿使民众发生轨外行动”。国民党南京政府严禁人民“举行露天大会及示威游行”,“绝对不准排日”,并派军警镇压抗日爱国运动。

 

日本帝国主义在万宝山事件中明目张胆、肆无忌惮的侵略行径,引起中国人民的极大愤慨,声援万宝山农民的正义斗争。

 

1931年7月7日,中共中央就万宝山事件发表宣言。同日,中共满洲省委发表了《关于万宝山事件及朝鲜惨案宣传大纲》,指出“万宝山事件就是日本帝国主义预先准备作为藉口出兵满洲的一个阴谋”。各地民众纷纷举行罢工、罢课、示威游行,表示捍卫国家主权、反对侵略之决心。

 

万宝山事件,可以说是日本帝国主义肆意歪曲事实真相,借机煽动挑拨中朝人民关系而策划导演的反华排华惨案;是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东北的一次预演,为日本发动侵占东北三省的战争,制造了舆论准备;万宝山事件是日本对中国反抗程度的一次侦察。由于中国军政当局极力退让,最终导致两个月后九一八的发生。无独有偶,在16年后的解放战争中,德惠也是国共冲突的最前沿,也可以说揭开了解放战争大规模战役的序幕,当然这是后话。

1931年9月18日入夜,高粱红了,高粱熟了,爷爷奶奶睡着了,侵略者却睁着猩红的眼睛下手。沈阳、长春失陷,德惠也岌岌可危。正像南斯拉夫战争影片《桥》主题歌唱得那样:“有一天早晨,从梦中醒来,侵略者闯进了我家乡!”

根据德惠《县志》记载,1932年1月23日14时许,日军乘80多辆汽车开进张家湾(今德惠市区),后向东开去。傍晚,从长春又开来一连日军,占领张家湾南大营。这一记载可能有误。日军占领沈阳和长春都用不上“80多辆汽车”,何况小小的德惠。

而根据日本1932年出版的《满洲事变记念写真帖》记载,2月2日,关东军独立守备步兵第一大队第四中队在中队长芳贺丰次郎大尉带领下,在窑门车站(今德惠车站)激战,日军伤1人,死13人。

1936年,殖民者日本把德惠县城迁移到现在地至今,建国后有的爱国者们觉得是耻辱,突发奇想要迁移回县城,说不让日本鬼子得逞。后来证明这种想法是荒唐闹剧,最后不了了之。

就这样,德惠,家乡,沦陷了。

 

 

 

王锦思,又名TA、小蜂、一开,北京大学媒介方向研究生学历,精通德语(家乡吉林德惠语言)。筹建北京万国博物馆,收藏中国、日本、俄罗斯、美国等国文物,首倡九一八全国鸣警报http://www.wwgc.cc/qm.htm、世界和平签名http://www.wwgc.cc/peace/。专著《日本行,中国更行》、《超越日本》,中日港三地出版《中国反日活动家的证言》。jinsiwang@126.com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