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锦思 > 中国共产党多少目标尚未实现?

中国共产党多少目标尚未实现?

中国共产党多少目标尚未实现?

 

 

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成立,当时确立了党的奋斗目标,以无产阶级革命军队推翻资产阶级的政权,消灭资本家私有制,承认无产阶级专政,直到阶级斗争结束。而实现社会公平正义也是中国共产党的一贯主张和奋斗目标,社会主义本质是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的本质和目标是实现共同富裕。九十年来,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之下,中国发生了天翻复地的变化。

但是关照现实、反顾自身,我们发现中国共产党还有许多目标没有实现。在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之际,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在讲话时表示,精神懈怠的危险,能力不足的危险,脱离群众的危险,消极腐败的危险,更加尖锐地摆在全党面前。这一论断也意味着中国共产党从成立之初至今,许多社会目标还没有实现,可谓任重而道远。

 

王锦思 

 

 

 

 近日,在北京高碑店万国博物馆馆长孙文雄处看到了一个有镰刀斧头图案的皮箱。据笔者王锦思初步鉴定,这只皮箱是1923年前后的物品,在当时也算奢侈品,“镰刀斧头”正是中国共产党成立早期的党徽标志。昨天,在北京参观沈阳收藏家詹洪阁的音乐史料展,了解了中国共产党的音乐史。

     中国共产党利用贫穷和阶级压迫,依靠人民,点燃了革命烈火,完成了新民主主义革命,实现了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完成了社会主义革命,进行了改革开放新的伟大革命。

毛泽东认为贫穷使人们想干革命,他于是投身到救国救民的革命事业当中,家族牺牲多人。1937年11月,他给表兄信中说:“家境困难,以非一家人情况,全国大多数人皆然,唯有合群奋斗,驱除日本帝国主义才有生路”。129师政委邓小平对山西老百姓说:“打败驱走日寇,好日子到来不会太久”。中国取得了抗日战争的胜利,而日本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温饱无法满足,生存面临严峻挑战。在战后初期,中国人生活水平虽然很低,但安居乐业,比日本强出许多。

1961年,溥仪热情洋溢地说“在中国共产党和毛主席的领导下,建设着日益美好的生活,但是日本人民的处境还很不好”。显然,他对大跃进导致的几千万人饿死、人吃人的严酷现实避而不谈,或并不了解,此时的日本已走出战败穷困的阴影。 文革中提出“越穷越光荣”,在自己吃不饱穿不暖时要去解放“水深火热”的世界人民。

中国古人提出:“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等贵贱,均贫富”、“天下为公”。传统马克思主义也认为,私有制及其分配制度是衍生剥削、两极分化的经济根源,分配公平、共同富裕集中体现了共产主义的崇高理想。建国后,公平分配,一大二公,以为平均主义就是公平、公道,结果导致“大锅饭”效率低下,脑体倒挂,成为一种变相剥削。干好干坏一个样,干多干少一个样,干少的剥削干多的,积极性不高,妨碍生产力发展。

改革开放后,为形成示范效应和压力作用,提高效率,推进竞争,就鼓励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国民收入有较大提高。但由于收入再分配政策滞后,市场发育不全,在不平等的起点上,权力介入,操纵国家资源配置,以及权力本身的弊端,钻政策法律空子,不法经济的肆行,腐败严重,在极短时间内,我国由平均主义向贫富分化极剧倾斜。

    常用基尼系数来衡量居民收入差异程度,0.3以下为平均状态,0.3——0.4为合理状态,0.42以上为收入差距过大状态。改革开放前,中国0.18。2004年之后,全国收入差距扩大的趋势不仅没有得到缓解,而且呈现出继续扩大的趋势,2010年上升到0.5左右,日本为0.2700。

 2011年,中国取得了伟大成就,但仍然是发展中国家。为中国革命、抗日战争作出伟大贡献和牺牲的革命老区:井冈山、太行山、吕梁山、沂蒙山仍然是最贫穷落后的地区。

中国国民收入过低和分配不公,差距过大过小,都严重影响社会活力和稳定协调发展,关系到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优越性,是经济问题,也是政治问题。

改革开放以来,许多组织和个人无原则地追逐财富而给社会带来巨大的危害,富豪榜名单多次易主说明了很多问题。国美电器创始人黄光裕涉嫌操纵市场、违规进行资本运作、非法挪用资金及对诸多高官行贿而被捕,再次让人们重新审视财富本身的意义。

近年来,随着我国经济高速发展,土地、资源、资本———这3种生产要素发挥了巨大的财富调整力量。房地产、矿产、证券等成为“最赚钱”的暴利行业,少部分人借此一夜间站到社会财富的顶端。

据2009年福布斯中国财富排行榜统计,前400名富豪中,房地产商占154名;在前40名巨富中,房地产商占19名;在前10名超级富豪中,房地产商占5名。房地产行业已经成为中国财富的主要集中地。

不可再生的矿产资源也被少数人占据、利用并迅速暴富。在全国产煤大县山西左云,记者了解到,近年来这里诞生了数以百计、身家亿万的“煤老板”,但当地农民人均纯收入只有4359元,比全国平均水平还低400多元。

央行报告称过万贪官外逃,携款8000亿,比前几年的预测长了4000亿。也该涨了,房价都长这么多了。可以想象一下,万余贪官如果集中在一起打麻将,绝对稀里哗啦蔚为壮观。若在一起喝吉林德惠大曲,一次能喝光库存精品陈酿。如果涌进美国华尔街倾囊而出,绝对摇荡世界经济。官方和时寒冰等诸多学者将笔者王锦思的吉林老乡,曾任吉林省长、云南省委书记、国家电力总公司总经理——高严,作为外逃级别最高的贪官,尽管他不是级别最大的贪官。

 

 

 

近些年来,中国经济增长率世界第一,发展上逐渐后来居上,许多产品和领域也成为世界第一,引起世界瞩目,国人也倍感自豪。但是社会发展程度和幸福指数不完全取决于财富的多少。许多伪劣产品和负面问题也是世界第一,及影响中国和谐社会建设,也损坏中国的正面形象,理所应当引起我们的足够警惕和重视。古代中国的经济总量位居世界第一,鸦片战争、甲午战争期间,产值也远远高于英国和日本,甚至占世界的30%强,然而却专制封闭、民生凋敝、战争屡败,可见财富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社会一旦失去和谐,一切都将化为乌有。 

可以说,再发达的经济如果没有和谐的社会支撑,也缺乏必要的价值和意义。美国《世界日报》22日公布的一项民调显示,在全世界23个国家中,中国、日本和韩国三国的民众最相信“金钱万能”,并列成为世界第一“拜金主义”国家,在金融危机之后尤为如此。环球网24日就此发起了一项在线调查,结果显示,80%的受访网民承认中国是第一“拜金主义”国家。

金钱固然使社会进步,但是单纯追逐金钱和经济增长,导致许多人性格冷漠心态扭曲,缺乏亲情温情友情爱情,社会底线失守,道德沦丧;强势利益集团肆无忌惮,社会两极分化明显。正如民间俗语讽刺说:“未婚同居的越来越多, 婚后同居的越来越少。耍手腕的人越来越多, 耍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出书的人越来越多,读书的人越来越少。养二奶的越来越多,养奶奶的越来越少。”

世界经验表明,当发展中国家人均收入在2000美元到6000美元之间时,容易形成社会动荡。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社会已进入“黄金发展时期”与“矛盾凸显时期”并存的阶段,面临着诸如政治体制改革问题、三农问题、就业问题、贫富分化问题、经济增长方式转型问题、环境保护问题、资源问题、公共卫生问题、腐败问题、社会治安问题、与西方国家价值观斗争问题等。社会矛盾一旦遇到“导火索”,就容易爆发大规模群体性事件,对抗激烈,社会破坏力强,处置难度大。中国的许多问题日本早已经解决,或者并不存在,有的也远比中国轻微,解决的阻力、难度也要小于中国。

据《社会科学报》报道,2009年全国内保费用5140亿元,已经接近军费开支;2009年中央公共安全支出增幅高达47.5%。与此相对应的是民权的困境、官德的堕落、公德的沉沦、政府公信力的削弱,同时不可避免的是,庞大的维稳经费和行政成本严重地挤压了民生。

面对大民主革命时期的失败,新中国成立后的两大失误,党和国家几度面临生死存亡。但每当这样的生死革命失败的反思,催生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战略思想;对“大跃进”错误的总结,凝结成社会主义建设规律的宝贵经验;对“文化大革命”的彻底否定,打开了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局面。

面对中国共产党尚未实现的目标,以及各种各样的问题,胡锦涛讲话中振聋发聩地承认,社会主义民主法制建设与扩大人民民主和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的要求还不完全适应,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具体制度方面还存在不完善的地方,在保障人民民主权利、发挥人民创造精神方面还存在不足。

胡锦涛在讲话中尤其强调指出,坚决惩治和有效预防腐败,关系人心向背和党的生死存亡,是党必须始终抓好的重大政治任务。如果腐败得不到有效惩治,党就会丧失人民信任和支持。

胡锦涛在建党九十周年讲话中,再次强调了两个宏伟目标,这就是到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年时建成惠及十几亿人口的更高水平的小康社会,到新中国成立100年时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能否实现这个伟大目标,关键在于能否摆脱前进中的障碍。让我们拭目以待。 

勇于变革、勇于创新,永不僵化、永不停滞。直面错误,承担责任,拨乱反正,力挽狂澜。


  中国共产党多少目标尚未实现?

中国共产党多少目标尚未实现?


  


  

 

 

 

王锦思,又名TA、小蜂、一开,吉林德惠人,定居北京,北京大学媒介方向研究生学历。粗通英语,懵懂日语,精通德语(家乡德惠语言)。

收藏中国各地各种文物史料,以及日本侵华罪证、中日友好交流史料,总计上万件。

首倡九一八全国鸣警报、国家级公祭英烈和死难同胞、朝鲜半岛暨世界和平签名。

专著《日本行,中国更行》、《超越日本》、《发现抗战》,中日港三地出版《活动家的证言》在各地新华书店和较大书店,淘宝网、孔夫子旧书网、拍拍网等网站。本人不负责销售邮购。

jinsiwang@126.com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