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锦思 > 在香港收获感动

在香港收获感动

“占中”等各种排挤大陆的行为让香港和大陆这一度水乳交融的关系蒙上阴影。我也对于香港之行多少有些忐忑。然而,我却收获了感动。
      一个香港同胞曾说在北京看到出租车司机三次拉开车窗吐痰,还在车内吸烟,让他大为不满,下车时多扔下二十元。司机问为什么,他说我就是让你改正,不要丢中国人的脸。大陆人通常认为香港人不讲感情只讲现实,只看金钱地位,但是大陆目前也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尤其是许多做人的细节上更是如此。这也是许多香港人看大陆人不顺眼的原因之一。

       2015年9月16日达到香港,手表链坏了,偶遇说粤语普通话的修表匠,听我的口音随口哼唱“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让我惊讶不已。有的中国人觉得不奇怪,“中国人还会唱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呢!”可是会唱“莫斯科“不见得会唱“松花江”,何况这年头又有几个会唱“莫斯科”。有的大陆人说他会唱“松花江”,可是他会唱的是当代歌手庞龙改编的,这个香港人会唱的则是1935年版的,更显功力。有的东北人感叹:“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唉!曾经美妙旋律,现在因为地方的歧视不敢涌出嘴巴!”
 
      在东北人几乎都不会唱的时代里,在许多香港人听到国歌义勇军进行曲还喝倒彩嘘声一片的时候,“松花江上”这首歌竟然被远隔关山万里的一个香港人吟唱,着实难得,让我不禁感慨和感动,情不自禁地想起家乡和一些永远的亲友!我相信,明惠等也知道我想他们。“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九一八,九一八,在那个悲惨的时候……”
 
       笔者王锦思先一个酒店,开始向一个香港年轻人问路,他约有三十多岁。急忙给我指出前进的方向,又不放心,带我前往,直到看到酒店了,才转身离去。我在日本问路经常会被带去,没想到在香港再次体验了这样的热情。
不仅如此,我和一位朋友又去找一个酒店,一个香港老人六十多岁,陪我们一直走了很远,到了一个过街桥下说从这里上去就到了,然而他也离去。
 
      为我奔忙的一位香港老人主动带我一起参观各种景点,去了海防博物馆,还有摩罗街古董市场,他不辞辛苦,倒地铁,上楼梯,一个劲给我介绍香港,看我单独买票不方便,特意买了八达通公交卡,生活俭朴,普通话说得很好。
 
       汤恩佳,1935年出生,已经八十岁了。是香港孔教学院院长、世界儒商联合会会长,开办了许多家公司。他对孔子儒家思想研究、宣传,倾力考察和资助。2011年9月,我曾在山东曲阜祭孔大典上和他见面,当时他和汤一介获得中华孔子奖。再次重逢在香港,作为亿万富翁,他没有丝毫的架子,笑容满面,慈祥可亲,深得儒门之风。对于我的孔子收藏,他给予充分肯定,希望能够发扬光大。他主动给我安排酒店,邀请我参加孔圣诞活动。
 
       我也见到一次香港服务员不满大陆游客催她,表情很不耐烦。但是香港人排队,不大声喧哗。离开香港,返回大陆,一出海关问路,对方不仅不告诉,甚至一语不发扬长而去。还再次碰到不排队加塞的现象,这都告诉我这是祖国母亲,你要开始适应了。
 在香港收获感动

在香港收获感动

在香港收获感动

在香港收获感动

在香港收获感动

在香港收获感动


推荐阅读:
龙骧战略社区

龙骧战略社区“百万签名”——声援对日民间索赔和追讨被劫掠文物!  


王锦思,北京“锦标堂”堂主,微信号:wjinsi 倡议全国鸣警报、国家领导人和全体国民出席等内容的国家级纪念活动,赴日本皇宫追讨流失海外第一国宝——中华唐鸿胪井刻石,征集收藏展览研究孔子儒学、名人牌匾、抗日战争、日本侵华、中日友好、中俄关系、环境保护、爱情婚姻、鸿胪井刻石、德惠、长春、吉林、长白山、松花江、东北、北京、新疆、河北、内蒙古、西藏、海南等各地各种主题史料文物。系列著作:《发现抗战》、《图说抗联》、《发现东北》、《超越日本》、《日本行中国更行》《中国反日活动家的证言》(日文版)

0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