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锦思 > 冒汗偷拍神秘诡异的靖国神社

冒汗偷拍神秘诡异的靖国神社

冒汗偷拍神秘诡异的靖国神社

王锦思

11月26日,笔者王锦思在中日两国媒体人士陪同下来到日本靖国神社。

国内传闻靖国神社是“龙潭虎穴”,需要冒死偷拍,不过这里没有大批警力和兵力,只有一个中年警察漫不经心闲走,拍个照片不需生命攸关。靖国神社大多地方可以拍摄,没人去管,但是展览侵略罪证的游就馆则不允许拍摄,不过管理不严格,于是我以毒攻毒,频繁按动快门,没有什么危险,虽然不用冒死,但是冒汗是肯定的。

靖国神社是日本祭祀明治维新以来历次战争中死亡军人的场所,供奉包括东条英机在内的14名甲级战犯和1000多名乙级、丙级战犯亡灵,不断有首相、大臣和侵华老兵前来为在侵略战争中死去的战争罪犯们顶礼膜拜,招魂扬幡。2001年小泉纯一郎任首相后,6次参拜靖国神社,推动日本走军事大国道路,修改日本和平宪法等一系列做法,客观上助长了右翼政治势力的气焰,中日关系受到严重损害,导致了中日高层互访中断多年。

有日本人对我说,批判靖国神社不能让日本人理解,这是日本人内政。我郑重表示,靖国神社伤害中国人的内心,这不是简单的信仰自由问题,何况政府要员毕竟身份不同,靖国神社也存在许多谬误。

许多中国人则认为中国人不能去靖国神社。2002年夏天,姜文为拍摄电影寻找素材,去靖国神社参观一次,就被臭骂一顿,说他有损国格、人格,是“卖国贼”、“汉奸”。其实如果出于研究而不是参拜都不能去,凭什么说它存在问题?

靖国神社鼓吹:“为了维持日本独立和亚洲和平,日本不得不战”,这样的表述为了使侵略战争师出有名鸣锣开道,是掩耳盗铃还是自欺欺人?电视里播放日本战时拍摄的录像,日军给中国孩子糖吃。战争不让女人走开,战死的女中学生、女报务员、女护士在照片里美丽而伤感地对我微笑。可怜天下父母心,有的母亲用女性偶人作为祭品陪伴战死的儿子。他们可惜忘记儿子参加是侵略战争。有的资料还犯下常识性错误,比如把发生于笔者王锦思家乡德惠的万宝山事件说成位于“长春南方的小村”,其实是长春以北。

我没有看到国内经常传播的身穿旧军装的人在这里张牙舞爪,应该是时机不巧,只是看到五六个身穿西装的日本老人参观,也许是当年的侵略老兵来此怀旧。

有日本人按照靖国神社特有的神道教仪式参拜,先是用清水洗手,而后“两拜———两击掌——一拜”。他们也许和右翼无关,只是表达一种对亲属和战死者的哀悼心情,不过我希望他们拥有正确的历史观,千万别再动了邪念。

靖国神社最后面的奉安殿存放战死者的灵位,身着白衣红裙工作服的女管理员对我说需要表达真诚悼念才能进入,我只能放弃,后来后悔不如将计就计假意应允。

靖国神社里还有个镇灵社,这里祭奠世界各国战争阵亡者。可见,靖国神社不全然单纯纪念阵亡日军。有的日本人双手合十,默默祈祷全世界的战死者安息。

记者郭宇宽曾在靖国神社的留言里看到,不到三分之一的人批判侵略,大多数表达对死者的告慰和怀念,没有一条留言宣扬仇恨、报复或者歌颂侵略的。最右翼的话就是:“没有他们的牺牲就没有我们今天的和平生活。”“我们要学习先辈这种爱国精神,今天的日本人对国家没有尊敬,对工作不讲奉献,光知道享受,真是惭愧。”

2004年2月11日,小泉纯一郎表示将继续参拜靖国神社,“任何国家人民都会尊敬阵亡军人”。我们有多尊敬中国的阵亡军人?他们都在哪里?因此,笔者王锦思一直主张大力纪念抗日战争、918全国鸣警报,连续多年通过全国两会提案。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