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锦思 > 一位中国公民致朝韩两国领导人的和平呼吁书

一位中国公民致朝韩两国领导人的和平呼吁书

一位中国公民致朝韩两国领导人的和平呼吁书

王锦思

近期,朝韩两国在延坪岛炮击,朝鲜半岛局势持续恶化,美国派航母进入黄海参加美韩军演,安理会闭门磋商陷入严重分歧,尽管中方加紧斡旋,但收效甚微。许多中国平民也表示担心和牵挂,我也是其中的一员。我本来这一期间要去朝鲜韩国旅游,但是鉴于局势紧张,此次行程无奈取消。前期各种准备工作化为泡影。

我有几位身在韩国的朋友,我也曾去过将朝鲜半岛一分为二的三八线旅游,切身感受到了两国紧张对峙的形势,也不免为两侧七千万民众担心。

我在韩国三八线看到自然界的美好,生灵的可爱,成群的鸟儿自由的飞翔。这一幕也启示我们人类如何更好的生存,那就是自由、和平和幸福。

我虽身份普通,但是愿意效仿墨子,表达一下真挚的和平渴望,并愿意奉献微薄之力。

2005年3月15日, 以色列亚德韦希姆大屠杀纪念馆落成典礼,包括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在内的40多位国际组织和国家领导人出席。受此影响,我于是以一个中国青年的名义,写信给世界100多个国家和地区领导人,呼吁纪念中国抗战以及世界战争死难者。最先反馈的是韩国驻中国使馆,表示感谢。与朝鲜有关的协会也打电话表示赞许,中国驻乌克兰大使馆回信表示送交乌克兰总统秘书处,回信级别最高的是日本内阁秘书处。

同时,香港特别行政长官曾荫权秘书陆慧冰、礼宾处副处长许英扬、海关关长陈宝玲,澳门公众服务咨询中心等都以官方身份正式积极回应。九三学社中央办公厅、北京政协程世娥主席也责成有关人员回信赞同。

这次,为了表达对于朝韩两国的和平意愿,我撰写了致朝韩两国元首的和平呼吁书,通过信件的方式邮寄给金正日总书记、李明博总统。我衷心希望韩朝两国解决纷争、把酒言欢,相逢一笑泯恩仇。

我希望再去朝鲜韩国旅游之时,我能看到一个木槿花盛开、《阿里郎》欢唱的和平景象。

中国公民 王锦思 

致朝鲜韩国两国领导人的和平呼吁书

我是一名普通的中国公民,长期以来关注国际问题,尤其关注中国近邻朝韩两国的局势。我有几位身在韩国的朋友,我也曾去过将朝鲜半岛一分为二的三八线旅游,切身感受到了两国紧张对峙的形势,也不免为两侧七千万民众担心。

近期,朝韩两国在延坪岛炮击,朝鲜半岛局势持续恶化,美国派航母进入黄海参加美韩军演,安理会闭门磋商陷入严重分歧,尽管中方加紧斡旋,但收效甚微。当前,朝鲜半岛局势千钧一发,高度复杂敏感,战争可能一触即发。中国政府对此深表关切和忧虑,许多中国平民也表示担心和牵挂,我也是其中的一员。我本来这一期间要去朝鲜韩国旅游,但是鉴于局势紧张,此次行程无奈取消,前期各种准备工作化为泡影。

在我的家乡东北临近朝鲜的边界地区,朝韩紧张局势都波及到了这里,甚至中国内陆不少韩资企业也不同程度受到影响。由此可见,如果朝鲜半岛发生流血冲突,首先遭殃的是半岛双方人民,酿成南北同胞手足相残的民族悲剧,也势必破坏地区和平稳定,殃及周边国家。

众所周知,中国和朝鲜半岛一衣带水,唇齿相依,命运一脉相承,近代以来都遭受过西方殖民者和日本的侵略,付出巨大的苦难和牺牲,也有着争取自由、独立和解放、携手作战的光荣历史。尽管获得解放,但是朝鲜半岛仍然处于分裂状态,朝鲜战争爆发曾使半岛陷入一场浩劫。至今,创伤仍在,苦痛依旧,每每看到朝韩同胞认亲的感人场面我也不免心酸。

当今世界面临着冲突、贫困、恐怖活动等众多挑战,纳粹主义和军国主义还阴魂不散。战争中的每一个人,苦难都是共同存在的,只是程度不同而已。小孩也好,大人也好,血的颜色都是红的,因为有敏感的神经存在,伤口也都是火辣辣的疼痛。

有人说,“朝韩战争爆发,唯一真正受害的是朝鲜半岛的民众。政治家们总是用民众的鲜血和生命来博弈他们利益的输赢。”我并不这样认为,相信在您的心中也不愿意刀兵相见,尤其是针对身为手足的同族兄弟。

鉴于两国民众都曾深受战争危害,而今人人自危、紧张担心,韩朝两国在各自发展道路上提出各种伟大的设想,一旦发生战争,一切都将成为空谈和废墟,因此就需要作为政治家的您拿出智慧,寻求和平的解决之道。您知道,战争从不是解决危机的最好的办法,和平手段应该是最理想最美好的出路。

中国的古籍《诗经·小雅·常棣》说:“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在世界逐渐走向和平和共存的时代,有许多问题需要朝韩两国与世界各国协力解决。联合国宪章和有关国际准则主张,各种种族、性别、语言或宗教,都享有平等权利。这一主张早在2000多年前的中国就已经出现。战国时期思想家墨子奔走于各诸侯国之间,宣传兼爱非攻的主张,要求君臣、父子、兄弟都要在平等的基础上相互友爱,消灭强凌弱、贵傲贱、智诈愚和各国之间互相攻伐。

我曾去过韩国三八线,最危险的军事地带却是最和平最安全的自然生态乐园,成群的野鸭、大雁扇动翅膀尽情飞翔,这种类似黑色幽默的悖论荒谬而严酷。这一幕也启示我们人类如何更好地生存,那就是自由、和平和幸福。

我虽身份普通,但是愿意效仿墨子,表达一下真挚的和平渴望,并愿意奉献微薄之力。我衷心希望韩朝两国解决纷争、把酒言欢,相逢一笑泯恩仇。

我希望再去朝鲜韩国旅游之时,能看到一个木槿花盛开、《阿里郎》欢唱的和平景象。

向您致以和平的敬礼!

中国公民 王锦思 

于北京

2010年12月20日星期一

王锦思,吉林德惠人,定居北京,就读于德惠中小学,北京大学媒介专业研究生学历。作者立足民间,研究中国问题、国际关系、抗日战争和中日关系,相关文章和报道见于诸多中外媒体,出版反映中日两国发展全方面对比及反思的专著《日本行,中国更行》,收藏中国各地各种史料、日本侵华罪证和中日友好交流史料。连续多年通过全国两会等场合,首倡九一八全国鸣警报、每年最高级别纪念抗日战争、公祭英烈和死难同胞。电子信箱:jinsiwang@126.com



推荐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