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锦思 > 目击宋徽宗御制古琴拍出天价

目击宋徽宗御制古琴拍出天价

目击宋徽宗御制古琴拍出天价

王锦思

 

125日晚,北京很冷,但是挡不住拍卖者的热情,一件北宋宋徽宗御制、清乾隆御铭“松石间意”琴,在2010北京保利5周年秋季拍卖会上以1.3664亿元成交,创造了世界乐器拍卖纪录,也是国内单件器物拍卖首次过亿。

笔者王锦思目睹这一切,震撼不已,也十分激动.虽然没有巨资参与争夺,只是看热闹,但是能够目睹击宋徽宗御制古琴真颜,也是三生有幸啊!

“松石间意”琴是北宋宣和二年(1120)东京(今开封)“官琴局”御制,有“天府奇珍”之誉。该琴严格按照古琴制式制作,上板梧桐、下板梓木。外涂掺有鹿角粉、朱砂、金、银细粒的大漆。此琴通体极长大,项与腰皆作凹入半月形,相交处复作凸出半月形,池沼皆为长方。

保利拍卖公司介绍,该琴流传有序,历经北宋晚期内府宣和殿“万琴堂”藏;经明及清康雍乾三代,至清乾隆六年(1741年)装匣,内府珍藏;清乾隆七年(1742年)乾隆赏玩御铭;后该琴从圆明园流出,清晚期进入北平“蕉叶山房”被张莲舫秘藏;1953年后上海著名琴人樊伯炎重金购得,庋藏上海至今。

这件古琴通长126cm,隐间115cm,肩宽21cm,尾宽13cm,厚4.7cm。腹款有“宣和二年御制”、“康熙庚午王汉章重修”,琴盒刻款“宋制松石间意大清乾隆辛酉装”、“永宝用之”,琴背刻款“乾隆壬戌御赏并题”。

古琴在拍卖市场渐受追捧。1115日,明代晚期的孔府“御书堂”乾隆御用古琴拍出5800万。在保利中国古董拍卖夜场,“松石间意”琴受到收藏家的热烈追捧。这把古琴估价2000万至3000万元,起拍价为1600万,经过数十轮的竞价,最终有藏家以1.3664亿元囊入怀中。

有消息称,目前国内肯花如此大手笔收藏古琴的不超过五人,其中包括步长集团总裁赵涛。这把“松石间意”琴究竟被何人拍得,保利工作人员称不便透露。

   看到这把古琴,响起了宋徽宗下朝后,回到后宫,歌舞升平,在“松石间意”琴伴奏下,宫女翩翩起舞,宋徽宗微闭双眼,不亦快哉。不过,这把古琴见证了宋徽宗最后的交接班,把皇权转给宋钦宗,更见证了北宋王朝的衰落和灭亡。

北宋末年,宋徽宗和宋钦宗爷俩被金军掠往东北。可以想见,孤家寡人,又书画皆精的亡国之君宋徽宗赵佶在尘土飞扬的旅程上心情之凄凉。没有了红粉知已李师师的柔媚,没有了蹴鞠一展身手的潇洒,没有了帝都东京晨钟暮鼓的铿锵,没有了“松石间意”琴的悠扬,他的心情是何等凄凉。如果带有纸笔,也少不了挥毫泼墨一番,写什么呢,南唐李后主的《浪淘沙》?“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其实他宋徽宗也写下了许多晦恨、哀怨,凄凉的诗句,如:彻夜西风撼破扉,萧条孤馆一灯微;家山回首三千里,目断山南无雁飞。

而今,宋徽宗无缘再见的古琴在北京问世,是我们当代人的幸运,只是这把见证了北宋王朝腐朽脂粉的乐器,给我们当代人应该更多的是警醒而不是单纯地幸运看过。可曾记得,就是在这琴声悠扬之中,北宋王朝腐败堕落如蹦极,金军大举入侵,北宋最后灭亡。



推荐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