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锦思 > 别老把美国许诺当成空头支票

别老把美国许诺当成空头支票

别老把美国许诺当成空头支票

王锦思

最近,甚至很早,也就是很久很久以前,美国就支持日本入常,支持印度入常,都被某些中国专家当成空头支票,嗤之以鼻曰不必当真。这种分析实质往往不是来自对于事情本身的客观分析,而是建立在传统的中国和美国日本印度等关系紧张对立基础之上的“我看不得你好,你能好我也不认为你好”的空洞判断,说白了就是“凡是敌人拥护的我就反对,凡是敌人反对的我就拥护”的敌我二元论。

中国人不希望印度日本加入常任理事国可以理解,从地缘政治和战略利益上,乃至于民族心理考虑都属正常,哪怕是带有我天朝上国岂能容忍番邦和我平起平坐的自大心态。但是世界不是个别中国人的一言堂,中国不愿意不等于别国不愿意,也不等于美国等国的表态就一定是空头支票。

不久前,奥巴马历时10日的亚洲之行,表示支持印度、日本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有人认为,印日入常需要美、中、英、法、俄的协商一致,还需要联合国成员国三分之二以上的投票支持。“奥巴马所谓支持入常,完全是言不由衷的逢场作戏,说说漂亮话而已,岂可当真。”言语之中讥讽有加,嗤之以鼻,而不是从理性和外交角度加以重视。反过来如果是某个国家支持中国某项事业,则被中国媒体放大到中国实力增强、国际地位显著提升的判断之上,徒增了几分虚幻的快感。

曾经的中国像一个饱经世故的老者,不断反复和停滞,目空一切刚愎自大的心态还在当代某些人身上承传。鸦片战争失败时,清朝认为自己仅在枪炮、机器、技术上落后,而纲常名教、政治体制、伦理观念仍然唯我独尊。甲午战争失败后,清政府认识到政治体制稍逊,文化观念、思维方式尚可。几十年间,中国未能验证日本仅用几年就接受的道理。

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时代,好的善的都被当作“社会主义”,丑恶现象都被贴上“资本主义”标签,失业被当作“资本主义不治之症”。种粮食是“社会主义”,搞副业是“资本主义”;养猪是“社会主义”,养羊养鸡就是“资本主义”,而养猪三头以上也是“资本主义”。大至国家方针政策,小至喇叭裤、长头发、裸体模特、流行音乐,从“洪水猛兽”到视之泰然,乃至矫枉过正,走了多少弯路,付出多少时间,难免让人对于变革艰难的无限感慨!

战后美国对于日本的诸多许诺都得到落实,并使日本受益匪浅。麦克阿瑟作为占领日本的盟军总司令,使日本摆脱天皇集权的封建专制,清除军国主义和国家主义,确立民主制度,制定新宪法,建立资产阶级政治体制,打破财阀过度集中和垄断,进行土地改革、教育改革。

1952——1978年,日本GNP翻五翻,从173亿美元到9739亿美元。1962年超过中国,1964年超过法国,1965年超过英国,1968年超过德国,1989年超过苏联,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这些成就的取得离不开日本的努力,也离不开美国把各种许诺逐一落实并得到贯彻。

谁都知道加入常任理事国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美国也不是联合国本身,不具有完全唯一的决策权。奥巴马公开、高调宣称美国支持印度、日本入常,对于后者来说是个巨大的鼓励,它们也没有一定就认为志在必得。即便不是短期内可以实现的目标,但是起码要比蒙古、朝鲜等国的希望大得多。况且有了美国其他国家的支持,即使不见得立即加入常任理事国,对于日本印度的国际地位也是一个肯定和赞扬,这也是这两个国家所希望看到的。

2008年5月,胡锦涛主席访问日本,在签订的《中日关于全面推进战略互惠关系联合声明》表示:“中方表示重视日本在联合国的地位和作用,愿意看到日本在国际事务中发挥更大的建设性作用.”可见中国政府对日本在国际上的地位逐步加以肯定,比此前有很大变化,但是也并不见得就表明中国乐意支持日本入常。

一再地认为美国许诺是空头支票,对于中国能得到什么?在新中国成立后的许多对美外交决策上,中国决策者都认为美国经常开空头支票,在朝鲜战争、越南战争上也是如此。低估美国等于付出代价,这样的教训已经很多。而嘲讽印度日本也不代表且无助于我们的进步,无助于我们判断日本印度的国际地位的变化,不便于我们和他们打交道。无论如何,重视奥巴马宣称美国支持印度、日本入常,比我们认为他开出的是空头支票要对我们有利。



推荐 20